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214782:

【2016.10.15】

我常常在想,有什么是不好的呢?

我没有答案。

我把一块钱的白色瓷碟放在残荷模样的锡托里,它便也由是显得完美且珍贵。

——稀少或者过多是它的错吗?

——供奉与砸碎于它又有什么意义呢?

——更不要提臧否与定价了。

谁盖谁的棺,还说不定呢。

我看着它,在深夜的灯里看着它莹腻如冻奶的釉,看着它纯白如骨色的光,我难道可以说,这是不好的,不值得的,不该被可惜的吗?

我不能。

面对这样的偶然,这样的不可预设,我不能。

我和它,我们——我们的身上,难道不共有宇宙里的同一块碎片吗?难道不曾同沐过崖山之后的某一滴血吗?难道不曾在土里同汲过水,不曾同听过哪一阵风声与琴声吗?

一个人的骨既可以生火,一个人体内的矿物,亦可以锻出铁钉啊。

是,你猜得对。

我是喝醉了。

评论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