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三观重塑中(1)

遍地是麦冬:

mob论坛体的后续,不过主体是鸣佐两人,不看前文也没什么大影响


会提及柱斑和带卡,还有比较黑的鸣人,ABO设定







时隔半年回到木叶,宇智波佐助决定先去看看那两个勉强算是他族人的家伙。虽说这半年来他在外面并没有听见什么“宇智波斑和宇智波带土又联手去报社了”的消息,但是对这两个人天然的不信任让他忍不住猜测这两人安生这么久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的房子在木叶的最外围,得益于千手柱间的木遁,他们的蔬菜都是自己种的,千手柱间后来又从野外抓了些小动物回来养,倒是过上了自给自足的生活。宇智波斑尽管复活了,但是眼睛已经一只不剩了,身体也因为被辉夜姬搞了那么一出而被掏空了,复活后几乎是整日整夜地昏睡,除了时不时醒来试图挣脱身上的锁链以及那仿佛随时都会断掉的微弱呼吸,和尸体也没什么区别,可以说能活到现在完全只靠着千手柱间那开了挂一样的查克拉和医疗忍术。千手扉间虽然没有再找斑的麻烦,但是也不太乐意和斑住在同一屋檐下,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木叶的研究机构里生活。


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佐助用写轮眼仔细查看了一番,不出意外地发现又多了一堆报警用的术式,总算那些暗部还没蠢到觉得自己设置的结界能拦住宇智波斑。他也懒得敲门——千手柱间肯定早就知道了——直接走进了院子,宇智波斑就光着脚坐在走廊上,正在吃着仅仅是闻着都觉得辣的豆皮寿司。


佐助上一次见到对方的时候,宇智波斑正拼命地想把手腕上的铁链扯断,可惜,即使不考虑那是特制的锁链,宇智波斑那时候的体力估计连个下忍都不如,以至于木叶高层都没有费心去给他施下跟宇智波带土一样的禁术,所以他那时候就冷眼看着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男人被磨得满手是血。现在的宇智波斑依然跟半年前一样,穿着一身黑衣,手腕和脚腕都戴着镣铐,眼睛上的眼罩很明显被施了封印术,脖子上也有一些花纹繁复的咒印。他对封印术了解得不多,但是他知道在这个村里有能力给斑这样封印的人也就只有漩涡家的某人了。


斑很显然知道佐助来了,但是他选择继续优哉游哉地吃着那盘口味诡异的豆皮寿司,一副你不开口我也就乐得忽视你的样子。这样子的斑让佐助觉得有点微妙的违和,但他没耐心跟他耗,直接走进了屋子去找千手柱间。那位曾经的忍者之神正在忙着大扫除,看见佐助后立刻用了个水雾术把灰尘压下来,然后笑眯眯地说:“你总算回来啦,这次准备呆多久?”


“看情况,不会太久。斑他最近如何?”


“挺好的,他大概是三个月前清醒的吧。虽然他还不能凝聚查克拉,但是有不少人放心不下,结果鸣人就来施下了封印术。”


“他没反抗?”


“怎么可能。虽然已经看不见了,但他那个时候简直恨不得把鸣人的肉给咬下来。我这几个月可是天天给他做思想工作。”


“……继续保持吧。”


了解到斑没有报社的能力就够了,至于对方心理健康问题就不关他的事了。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千手柱间有点犹豫地说:“嗯……你有时间还是在木叶多呆一会儿吧。”


佐助奇怪地看了千手柱间一眼,印象中这位忍者之神对自己虽然没有恶感却也不至于挽留他吧?考虑到对方还算是个值得尊重的前辈,所以佐助也就随意地点了点头。


回到院子里的时候,斑身旁的盘子已经空了,正单手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此人从四战开始思维就比较跳脱,死了一次后估计也没有改善。佐助顺着斑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了一个做工精致的狗屋。


“小鬼,”斑忽然开口,语速缓慢(看来长达四个月的昏睡还是对他的交际能力造成了一些影响),“你要是想找带土,就不用去牢房了。”


“……?”


“他搬去和卡卡西住了。”


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同居这件事带给了佐助比较大的冲击,以至于他忽略了斑身上信息素微妙的味道。


在赶往卡卡西家的途中,他暗自猜测难道是那个带土又想不开所以必须要卡卡西贴身看护?可是即使有同一双眼睛,带土要是动真格的话卡卡西也拦不住他啊,高层不可能天真地认为卡卡西能凭借小学同学的情分把带土感化吧。结果他敲门之后,出来开门的是围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的宇智波带土。


佐助心说不对啊我已经是永恒万花筒而且还有轮回眼了怎么好像还是出现了幻觉?


“你小子终于回来啦。”宇智波带土似乎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的打扮哪里有问题,语气中十分坦然,“假如是来看我有没有报社的话你可以走了,我锅里菜还在烧着,万一糊了我和卡卡西今晚就只能去吃狗粮了。”


语毕,带土也不管因为信息量过大而陷入懵逼状态的佐助就关上了们。过了两三秒,他又打开门上的小窗,补充了一句:“这次回来就多呆呆好了,免得后悔。”


觉得自己不太好的佐助在去了火影办公室后看见一个顶着黑眼圈认真工作的漩涡鸣人后再次受到了冲击,以前他回村每次都能逮到鸣人不务正业。


“你回来了。”鸣人的视线依旧定在文书上。


“……嗯。”习惯了对方大呼小叫的佐助心情有些微妙。


“见过斑和带土了?”


“他们俩是怎么回事?”佐助谨慎地挑选着形容词,“整个人……都和之前不一样了。”


鸣人终于抬起了头:“因为恋爱了吧。”


佐助这下是真惊讶了:“谁?”


“佐助你真是一如既往对信息素不敏感啊我说……很明显的,斑被柱间标记了,卡卡西老师被带土标记了。”


连续两个“标记”给佐助的三观造成了成吨的伤害,他仅仅是离开了半年,为什么回来后这些宇智波的人际关系就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斑和柱间他还勉强能理解,朝夕相处日久深情也不算少见,卡卡西和带土是怎么回事?上一次带土还阴沉着脸说什么见到卡卡西这个垃圾就想吐,原来只是逢场作戏其实一直都在暗通款曲吗???想吐也很可能不是心理因素而是生理因素不对啊带土是个α啊???


看着兀自混乱的佐助,鸣人忍不住笑出了声。佐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大概没能控制好表情,连忙咳嗽了两声试图挽回一点面子。


鸣人站起身来后低着头停顿一会儿,然后走到佐助身边,从一旁的架子上拿了本书。


“我知道你不太喜欢呆在村子里,这次我就不留你了。”鸣人用书轻轻地敲了敲佐助的肩膀,“以后,如果没什么要紧事就不用回来了。不用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你不欠木叶什么。”


被鸣人甜橙味的信息素包饶的佐助有很长一段时间脑子都晕晕乎乎的,他想鸣人这小子在当火影之后的确有不少长进,现在是连朋友卡都懒得发了。









评论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