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论愿望的非自私性(中篇之鸣人篇)

N汉子:

本来想好等写完再发lofter的,但是最新的更新里出现了大密度的逻辑。所以我先发出来一部分,然后没看明白可以留言,剩下的我在写完后也会在该篇中发出


 


大家先去看看这个


http://ophiopogonjaponicus.lofter.com/post/3ffb9d_16482b7
http://ophiopogonjaponicus.lofter.com/post/3ffb9d_16e688c
http://ophiopogonjaponicus.lofter.com/post/3ffb9d_16482c5
之前因为各种原因无法指出,现在进行补加。

那么特此感谢麦冬提供的授权,能让我写出该系列




 


黑影开始扩张,伸展,渐渐地形成了一个树的剪影,树的枝条伸展开来。


“大玉螺旋……”啪,我被一个枝条使劲的击中了手臂。


啧啧,这下可麻烦了,毫无疑问手臂是断了。我看向前面正在不停地晃动的主干。


“好烫。”我闪到一边,用另一只手撩起袖子,手臂上浮现出了锁链的花纹,随着花纹的淡去……“手臂治好了?”


“这可真是强大的治疗能力,你绝对是和内个一样的优秀素材。”


真是不爽“你倒是擅长说风凉话啊。”


我从遮蔽处跳出来,“螺旋……”又被打断了,毫无疑问我使用忍术的速度下降了不少。


可恶,枝条四处乱窜的,就不能让它停下来吗?


我跳到上空,但是枝条紧随其后。要被击中了……


“我说你就不能呆着别动吗!!!!!!!”随着我的大喊,周围出现了十几条巨大的锁链,绑住了前面的黑影。


“趁现在!!!”QB向我大喊。


“不用你提醒我,仙法·风遁·螺旋手里剑!!!”随着忍术的击中,树被打成了上下两端,然后巨大的黑影开始收缩,到最后完全消失了。


 


“我打败它了?”四周的锁链被拉回了空间里。


QB落到我的肩膀上“很显然没有,并没有悲伤之种落下来。”


“魔女还能逃走?”


“一般来讲很难。”


“我使用忍术的速度明显下降了,这是为什么?”


“真很简单,之前你是直接提炼体内的查克拉,现在则是在用魔力转化查克拉。这种方法有效的提高了魔力使用的多渠道性,这是这个世界才有的特权哦。但是相对的,它也降低了魔力的利用率,总的来看也更花费时间。”


“所以我该怎么办?”“喂小鬼你的灵魂宝石呢?”身体内传来九喇嘛的声音。吼,我开始翻找起来。


“怎么办?很显然并没有什么优良的解决办法,正所谓权利和义务具有一致性,所以我建议你多使用自己本来的技能,采用传统的魔法使用方式。”


“喂!!”我开始翻找内衣的口袋“内个……QB,你看见我的灵魂宝石了吗?”


“在你身体的某个地方吧。”QB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把衣服脱了看看。”


我脱下衣服,嗯?在我的肚脐附近多了一个似乎是装饰性的宝石首饰,这是灵魂宝石?


“怎么变成这样了?”


“因为现在是战斗模式啊,身上揣着块宝石显然是不方便的事。”


“哦……。”是这样吗?


“一般来讲你进入战斗模式时还要插入变身特效什么的,但是由于系统的不完全,所以省略掉了。至于服装,考虑到让一群糙汉子穿女装并不符合所谓的大众需求,在这个系统内战斗服被设定为最常穿的服装。嘛,反正你只穿这一身╮(╯_╰)╭。”


“哦……。”这不明觉厉的演说,总之似乎……在替我着想?


“总之你的任务就是保护你的灵魂宝石,一旦宝石在战斗中碎了,你也就玩完了。然后就是收集悲伤之种来完成整个系统的标准循环。”


“那么这种怪物还很多吗?”
“不,并没有多少,但是会不断产生新的,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战争结束后。”


“诶?但是我还要保护村子啊?”这下要怎么和佐助他们解释啊。


“我说过了并没有多少,还有我认为你的这种行为就是在保护村子啊,而且拼上性命保护村民,这不是很符合你们忍者的一般理念吗?”


“感觉挺有道理……”“呵呵。”九喇嘛冷笑出来。


 


“吊车尾的,你在这种荒郊野地干嘛?”糟糕,是佐助。


“你肩膀上的白不拉几的是什么?“嘶……是什么?其实我也想知道,但是这可怎么解释呢?坦白?不行。但是要说谎的吧……


“你倒是说话啊,是什么啊?通灵兽?”


“对对对,就是通灵兽。这是最新研究出来的通灵兽,之前大蛇丸不是去内什么国研究一个通灵兽项目吗?这就是成果。”我把QB举到佐助面前。


佐助皱了一下眉“它有什么用?”


正在这时,“你要和我签订契约吗?我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QB它在说什么啊!!!!!


“它还会说话?”


“是的,我的名字叫QB,你有拼上性命也要实现的愿望吗?”


“愿望?”


“哈哈,佐助这个通灵兽开玩笑呢。”我抓起QB就跑回了村里。


跑着跑着感觉凉嗖嗖的,妈蛋还没穿衣服呢!!!!!!


 


我冲回我的房间,质问QB“你瞎说什么?你不是说要保密吗?”


QB还是内个表情,“因为他的资质也很优秀,我怎么能放过他呢?”


“……他不会怀疑吧?”


“但愿他会。”QB跳出了我的房间。


“喂。”


 


 


 


柱间魔女 属性为空虚


他不停的徘徊在不同时间的相同地点,但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了,仅仅是之前是这么做的所以现在也这么做,仅此而已。


巨大的树木代表着过去的荣耀与功绩,树枝上却什么都没有,之前似乎是有大朵的花的,但是在他放弃的那一刻,名为“斑”的花朵就全部凋谢了。


 


鸣人 持有技能肖申克


肖申克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再生能力,另一部分是召唤出锁链“羁绊”。


鸣人许下的是复活的愿望,所以再生能力恐怖到媲美时间倒转但只能针对自己使用。而“羁绊”则是连接生与死的锁链,锁链不是由金属做成,而是通过人们的言论和主人巨大的情感,因此尤为坚韧,并有对手越是罪恶,便越无法挣脱的特性。


 


名字来源 肖申克的救赎


 


 


之后两天,我一直在躲着佐助,QB也不见了。


唉,一边躲着他一边工作真是痛苦。晚上我回到家,虽说我不用睡觉,但是为了节省魔力以及掩人耳目我还是觉得应该恢复我的作息时间。


难得今天晚上天气这么好,我推开门。


“卡卡西老师?”我看见卡卡西老师以及……QB?


“哟。”老师和我打招呼。


“啊喏,内个旁边的是大蛇丸新开发的通灵兽QB,它跟你说什么了吗?”应该没有吧?毕竟它不是说老师的资质无法完成他的愿望吗?


“我在路上正好碰见它了,我就跟踪它来了你家。大蛇丸有做新的通灵兽吗?”


“有的有的,就是它。”我指向QB。


“诶?你手上的戒指什么时候有的?”阿勒,我一伸手,指头上的戒指就暴露无遗了。灵魂宝石有三种形态,普通的蛋型宝石态,战斗时的装饰品模式,以及最为便捷的戒指形态,平时戴在左手的中指上。


“啊……这也是最近呢,呵呵。”


“嗯……”卡卡西若有所思的看向我“还挺好看的。”


“哈哈哈哈,是吗?”


“能送给我吗?”


“不能!!!!”我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失言了。


“其实吧,这个是佐助送的。”我灵机一动“这个他比较害羞嘛,所以要我保密来着,哈哈哈哈。”好像OOC了吧?算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要保密的?”


“都说了佐助他比较害……佐助?”我看像推门进来的佐助。


“你怎么来了?”我磕磕巴巴的说出来。


他把一包东西扔给我“你的衣服,都脏成这样了,我给你洗了一下。”


“哦,谢谢,不对,你听了多少?”


“戒指从哪来的?”


……这句回答真是绝妙,九喇嘛你有什么想好的借口吗?不理我!!!!!


“噗。”旁边的卡卡西从兜里拿出了一个……戒指?


“老师你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是啊,抱歉因为太好玩了。”


“所以你的戒指是卡卡西给的……你不会要这么骗我吧?”你怎么知道?


“不对哦。”旁边一直在看戏的QB说话了。“先自我介绍吧。”


QB跳到佐助面前“我叫QB,我是从遥远的世界来的,你要和我签订契约吗?”


“契约?”


“签订契约后,你就要和魔女作战了。但是相对的你可以许一个愿望。”


“魔女是什么?我为什么非得和她们作战?”


“最近刚经历了大战对吧?导致怨气积累起来了,怨气和强大的意志融合到一起形成了魔女。”


“强大的意志?”


“基本上就是你们说的……灵魂。在你们的世界里灵魂是无法转生的,而是一直无意识的呆在特定的位置。这也就是为什么秽土转生可以实现。”


佐助面无表情的,嘛虽然我是没听懂啦。


“至于为什么作战,我只能说这是一种机制或者说是系统,就像是这个世界的忍者系统一样,是由看不见的第三力来维持的,即神之力。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那么,也就是说魔女可能在任何地方出现?“


“是的。所以我还要到别的地方去制造魔法少女。”


“我们是你的第一批契约人。”


“严格的讲之前还有一人,但是我方并没有把他视为试验品以上的东西。”


“哼……”


“那么你要许愿吗?即使是让古往今来的全部同族以最顶峰的状态复活也可以哦。”


我觉得我要说两句“佐助你要多想想。”我把戒指变成灵魂宝石。


“你看,一旦签订契约,灵魂就要变成这样了,看看。”


“这也是没办法的。”QB立刻插嘴“从积极的意义看这个机制有效的提高了你们的战斗力,以及延长了你们的寿命,而且为保护世界牺牲,这不是非常的感人吗?”


“不。”佐助冷漠的开口了。“我不这么认为。”


对了。“还有佐助,使用魔力后,忍术的发动会变得超级超级慢。”


“这个我也没办法,这是使用方法的问题,原本两个系统能够互相流通就已经是一种馈赠了,神已经把你们救出苦海了,你为什么还要再要求它为你们在荒野中摆出盛宴呢?我唯一的建议就是采取直接使用魔法的方法,魔法是种很方便的东西,虽然有一定的限制,但是绝对比忍术要方便。”


“我不管啦,总之这是很危险的事。”


“那你为什么还要签订契约?”


“因为……我又没有选择…”


“那QB,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以你的资质来说,是的。”


“让你这种生物灭绝也可以吗?”


“不行哦,这样就没有实现的愿望的载体了。这样就是悖论了。”


“我的意思是在完成愿望后再把你这种生物消灭。”


“唔……原则上可以,但是这样做又有什么好处呢?”QB迟疑了一下。


“最后一个问题。”佐助抓住了QB“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是为了这个世界。”它把头转到一边“QB是不会说谎的。”


“……那好,签订契约吧。”


“你的愿望是?”


 


 


“啊~ ~”我和老师以及佐助走在街道上,“我饿了。”


“你现在还会饿吗?”佐助还嘴。


“食物中也有魔力,虽然非常稀少。”QB趴在我的肩膀上“在这个世界里生物自然都是有查克拉的,而魔力可以转化为查克拉,那么当然查克拉也可以变为魔力。以你们自身为标准魔力转化为查克拉是顺浓度梯度,而查克拉转化为魔力则是逆浓度梯度。所以这个转化非常微弱。”


虽然没听懂“就是我觉得饿是对的吧。”


“不是。”QB反驳我。


 


我们到了路过的一家便利店,“嗯,就这几样吧。”


佐助手里拿着一个饭团和一份番茄沙拉,“买这么多干什么?反正你吃了也是浪费。”


“喂喂喂,咱们现在可是难兄难弟了。”我这么说着一摸口袋……没带钱。


“内个,谁能借我一点。”我看向走过来的卡卡西。


“……”


“……”


“你们不会也都没带钱吧?”


 


“真不愧是吊车尾的。”佐助走在一边。


“你不是也没带钱吗?”我吐槽。


“这不是一回事。”


 


最后还是卡卡西老师解决的,本来这家便利店是不能赊账的,但是卡卡西老师的能力是控制,所以让店长对我们网开一面,明天卡卡西老师再来还账。


“我还从没有这么丢人过。”佐助转过身。


卡卡西老师过来打圆场。“吊车尾的,走了。”


“去哪啊?”


“其你家。”诶?这是什么展开?


“好好研究一下我们的能力,制定作战策略。”


 


 


 


我躲过小型导弹,“佐助你有办法吗?”


面前是蝎魔女,一个长得跟蝎一样的玩具士兵把刀子插进危机桶的洞里。随着插进一个,就有一个仿蝎人型追踪导弹放出来。 


佐助瞬间移动到我身边“内个玩具的洞有十个也就是说有十发导弹,现在已经用去了四把刀,还有六把刀,咱们只要等他全用完……”


正在这时两个导弹飞了过来,“为什么会一次可以插两个洞?这不符合规则啊!!”


 


佐助把我和他转移到另一边,但是两个追踪导弹也跟了过来。其中一个导弹突然晃了几下,然后击中了旁边的导弹,我和佐助躲过爆炸。


“你们应该小心一点啊。”说话的是卡卡西老师。


“谢啦,主要是他竟然不遵守规则。”


“内个玩具还有规则?”佐助好像很不明白的样子。


“是啊。”佐助还真是没有童年“十个洞十把刀,总会有一个洞使海盗跳出来,话说我家里好像还有呢,要不咱们回去……”


“等一下。”佐助打断我“你再说一遍。”


怎么了?“我家里好像还有呢,咱们回去……”


“之前的。”卡卡西老师也紧张起来。


“总会有一个洞使海盗跳出来……”这下连我也明白了,海盗呢?


我看像玩具士兵,它把刀插进一个洞里,这次飞出来的却不是导弹而是一个圆柱体,它的一面上写着“蝎”,以这个圆柱体为中心两个傀儡形成了。


 


几乎是一下子它就冲过来了,我挡下打向我的一双拳头。


“鸣人,小心。”


诶?“嘭”我被另一边的一双手从侧背面打飞了出去,直接冲进了一个玩具堆。


奇怪,一点都不疼?


“你没事吧?”卡卡西老师把我拉起来。


“完全没问题,刚才它打中的是腰部。”我抖落身上的玩具碎片,“这两个傀儡明明是连在一起的动作却很灵活。”


 


“吊车尾的,你能绑住它吗?”


“我试试。”我召唤出了羁绊。


“卡卡西你控制玩具士兵,让它对傀儡发射导弹。”


导弹顺利的击中了傀儡。


“慢着,”佐助说道“傀儡还有一边。卡卡西。”


紧接着又一发导弹把另一边的也轰烂了,我松开了羁绊。


但是解除锁链后中间的圆柱内核立刻膨胀起来。


“刚才的一对傀儡也是侍从。”QB提醒我们。它敢进来我还真的挺震惊的,当然我更震惊的是它之前在哪?“那个圆柱才是本体。”


“卡卡西最后一发导弹。”


“现在很难打中。”


“瞄准我。”


 


 


“佐助你怎么想到这招的?”最后佐助把导弹直接送进了魔女体内。


“我的瞬间转移必须被我碰到,所以我也不愿意用这招。”这么说着佐助捡起了悲伤之种。“咱们三个辅助组合打怪还真是够呛。”


 


 


蝎魔女 属性为补偿


虽然是补偿但是补偿对象并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主题为玩具的结界,是魔女生前一直渴望的世界,里面的玩具都是魔女根据自己儿时的愿望做出来的。


 


宣布开场的玩具士兵:魔女以自己为原型做的小傀儡,代替魔女玩玩具。


 


连体傀儡:魔女试图也把他的父母做出来,但成品质量不佳,在多次修改均以失败告终后,魔女放弃了父母,选择把那两个丑陋的傀儡作为自己的护卫和房间的管理员。


 


卡卡西 持有技能心术


操控他人的意志,数量X质量是一个定值,也就是说卡卡西同时只能对几个生物进行精密操控。卡卡西的操控并不是什么五感的接管,而是通过暗示进行控制。理论上讲卡卡西的暗示会随着时间减弱,但不会完全消除。控制对象不限于有主观意识的人,动物,植物,微生物,魔女侍从统统可以控制,尽力的话甚至可以短时间的控制魔女。


 


 


 


“QB,魔女有几个?”佐助大早上的就去找QB,QB这时正在和卡卡西聊天,但是没听清聊什么。


“一个结界只有一个。”


“那昨天怎么会有这么多怪物?还有你说的侍从是什么?”


“侍从啊……基本你就可以理解为魔女的手下。”


“嗯……也就是说打到了侍从也没有悲伤之种?”我突然明白了。


“是的,而且你许的愿望,”QB转向佐助内边“让魔女在产生的一瞬间就传送到木叶外围,你很聪明,非常聪明,这下你就独占了所有的悲伤之种。”


“哼,这只是为了阻止你制造更多的魔法少女,而且这下子你就只能呆在这了,QB。”


“但是有句话叫,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听过没有?”QB说道,“天下从来没有净是利益的事。”


“怎么了?”我有点疑惑,QB到底瞒了我们多少事?


“你的愿望把魔女无差别的集中到木叶,这就导致了木叶怨气的收束。侍从是从魔女结界中跑出去的,或是被魔女结界影响导致。本来这也是小概率事件,但是极端膨胀的事件数量反复叠加会使概率大幅度提升。”


“也就是说村里还会出现侍从?”


“是的,而且你的预警只是针对魔女的,并不能预警侍从的出现。”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随时提防着侍从?”


“侍从的潜伏期很短,但是更擅长逃跑,而且也没有报酬。当然也可以无视侍从,等侍从弄死几个人积累一些怨念就会变成魔女,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去采集悲伤之种了。”


“怎么会允许这么做啊!!!!”我喊道。


佐助看了我一眼“那么怎么把侍从揪出来?”


QB跳到佐助胳膊上“这就需要灵魂宝石了,通过灵魂宝石来巡逻。”


“那么当下的问题就是……”


“我来吧。”是卡卡西老师的声音。“反正我现在也在主管巡逻,可惜了难得的闲差了。”


“嗯,”佐助回答“那么我和鸣人就主管你放假的时候以及晚上的巡逻吧。”


 


 


“卡卡西老师有异常吗?”我每隔一个小时就联络一次老师,通道也与魔力挂钩,能覆盖全村的只有我了。


“嗯,没有反应。”卡卡西的老师传来,他现在天天在村子里遛弯,哦不,巡逻。“这几天还真是和平啊。”


 


“卡卡西老师有异常吗?”


“有,我快到了,你向佐助确认一下是不是魔女,然后过来。”


“佐助,佐助”我喊醒佐助,他的魔力量不如我多,自然白天就要多睡觉来储备起来“现在有传送的感觉吗?”


“啧,没有,应该是侍从,你等着我带你过去。”我和卡卡西都被设置了坐标,直接就可以传送到。


 


到了侍从的结界,我看到了一栋温馨的房子,卡卡西老师就站在门口。


“我已经控制周围的人远离这里了,我们进去吧。”卡卡西老师着胳膊说道。


“你之前进去了吧?”诶?佐助为什么这么说?“鸣人给他治好左手的伤。”


“哦。”我的肖申克虽然代表着生物的不死性,是接近神的能力,但是只能治疗自己。所幸我还可以提炼查克拉然后使用阳遁治疗。


“很棘手吗?”佐助趁我治疗的时候问卡卡西。


卡卡西想了一下“与其说棘手,不如说恰好是我们最害怕的内种。”


“人海战术。”佐助默默的说道。


 


推开门几个人型小木偶正在吃饭,看样子分别代表妈妈爸爸爷爷奶奶等等。


“你们进我家干什么?”从楼上下来一个红发小孩的木偶,抱着一个泰迪熊“是来破坏我们的幸福的吗?”


嗯……是的?


“真是不可原谅。大家把他们赶去出。”他这么说着正在吃饭的人偶向我们扑过来,然后从楼梯上,从各个门中冲出来了各式各样的小人偶。


我也好佐助也好卡卡西也好都是擅长单体作战,我们都没有所谓的AOE技能。我们干掉了一批,但是又会有新的。而且人偶太多我们根本没有使用忍术的时间。


 


“我来让他们停下来,但是只有一小会儿。佐助你把鸣人送到房子的顶上,然后再和我跑出去,鸣人你在下落时使用忍术,一口气解决他们。”


“好的。”我匆匆回答。


“注意保护好你的肚子。”佐助提醒我“我要传送了。”


“我可是具有不死性的,倒是你要注意自己的手背。”我每次看见他露出来的宝石就觉得闹心。


 



侍从 蝎的大家族 :战斗力低下的玩偶群,没有特殊能力,只有数量比较惊人,由蝎魔女随手制作。


 


先说说佐助的愿望  让魔女在产生的一瞬间就传送到木叶外围


魔女产生是个很模糊的概念,所以实际上在魔女还未建立结界即还在卵态时就已经开始传送了,因此不用担心会有人卷进来。


 


 


佐助 技能 天之御


佐助的魔女预知并不是能力,而是从属于愿望的。佐助是在监控,监控魔女传送到木叶的时间和地点,以此来作出判断。


佐助的能力与其说是瞬间移动不如说是搬运,但是有两个限制。第一搬运的物品只能是自己或是自己碰到的物品,第二目的地必须是感知到的空间。


所谓感知得到的空间不严谨的讲就是看到的空间,但与其有所不同的是物体的内部虽然看不到,但是依然算是感知到的空间。佐助还可以在一个地方定下坐标,来进行一键传送,这样目的地的限制就解除了,不过仍需要触碰传送物品。


与近乎苛刻的限制相匹配的是佐助恐怖的搬运能力,一般的搬运最多搬运物质,能传送攻击已经是稀有了。但是佐助的搬运堪称登峰造极,不只是记忆等非物质,佐助的能力上升到理的高度,能够扭曲世界的法则。


比如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佐助可以把他一岁以后的时间积累搬运走,然后加诸到别人身上。之后十五岁的少年由于失去了时间积累就会变成一岁左右,另一个人不但能得到记忆,还可以得到技能以及权能。


搬运甚至可以把一个人“人的身份”搬运走,之后这个“人”会变成什么样呢?我不知道。


 


不过最厉害的部分是要用去大量魔力的,基本上一发魔力清零变魔女,所以相当于不能用


 


与之针锋相对的是锁链“羁绊”,被羁绊困住的东西即使是天之御也搬不走。


 


天之御取自天之御中主神


 


 


“今天带土怎么不见了?”我看向笑眯眯的卡卡西,“你今天看起来真挺高兴啊。”


“嗯,我觉得带土懂事了不少,现在想想十五岁的带土真是很懂事啊。”


他回答我的问题了吗?“那我平时老看见他在村子里帮忙。”


“哼,忙得跟个小蜜蜂似的,不还是没人理?真不符合他的风格。”


“哎呀,佐助……最近不是好多了吗?”


“他昨天找到工作了。”卡卡西云淡风轻的说。


什么?!!!!不只是我,连佐助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我刚想求真相……怎么偏偏是这种时候。


“感觉到了吧?”佐助突然问道。


“嗯”卡卡西严肃地回答“这次是个大家伙。”


 


结界打开,是一个下着太阳雨的空间,天上还有彩虹。


彩虹开始变得暗淡,彩虹褪去,出现了一个被两条锁链吊起来的……东西?


那是人?我实在是无法把那个干枯的像是木头一样的东西称之为人。


突然落下的雨滴变成了白色的纸,包裹在了它身上最后形成了一个天使的样子。


 


“佐助啊其实用我的螺旋丸就好了,我的魔力多,所以转换的最快啊,而且不用计较用量。”


“用佐助的更方便嘛,不过你的锁链还真是能击中啊,明明天使移动速度这么快,力气也这么大。”卡卡西老师来打圆场。


“天使的大规模喷洒飞镖技能很麻烦,必须要尽早解决。”佐助说了这么一句就保持沉默,一副我看不见你的气场。


我本来想再问问带土的事,但是佐助没问,我也就作罢了。


 


 


 


 


“这次的魔女很棘手啊。”我看向在空中盘旋的蜈蚣一样的东西,同时他的身上有大量的小爆炸出现。


“爆弹的魔女,”佐助说道“我猜是迪拉达。你看坐在蜈蚣头上的小人,内个就是本体。”


“你有经验?”


“只要使用雷遁就哑炮了。我去用一下千鸟。”


“不行。”卡卡西老师反对“你的灵魂宝石是在手背,裸露在外太危险了。我去。”


“哦,等一下,我提炼一点尾兽衣。”


“来不及了,我的在心脏,保护起来比较容易。佐助你把我送过去。”


 


卡卡西老师一摆手,我立刻用羁绊绑住了魔女,同时卡卡西老师已经在蜈蚣头顶上了。


呦西,卡卡西顺利的用雷切解决掉了魔女。


突然蜈蚣开始收缩,最终变成一个白色的小球。


“糟糕,我以为用了雷遁就能避免自爆了。”佐助转向我“你快点用锁链把卡卡……”


嘭!!!!!!!!!!!!


巨大的爆炸毫无征兆的发生了。


 


卡卡西老师……我抓起地上的悲伤之种,卡卡西老师去哪了?


“吊车尾的,这里。”


我走过去,卡卡西已经不动了,我拿起卡卡西身上的灵魂宝石,还未崩坏却已经有了裂纹,我总觉得这个灵魂宝石哪里很奇怪,但是我又说不出来。


这个灵魂宝石虽然很清澈,但是卡卡西却没醒过来。


 


“他要死了。”QB说道。


“什么要死了?”


我也想这么问,我看向佐助……诶?佐助没说话啊。


“前辈为什么要死了?”大和走了过来。


 


“我说的是字面意思,”QB不紧不慢的“你看灵魂宝石的裂痕开始扩大了。”


……


“你能救他,你只要向我许愿修好灵魂宝石就可以了。”


“喂,你又要和人签订契约吗?”我向QB喊道


“这是唯一的办法吗?”大和看向QB。


我得想个办法,不能再让人卷进来了“对了,我有治愈的能力,六道亲赐的,绝对能修好……”


“不能,你的忍术能修好身体,但是灵魂宝石和忍术不属于同一系统。”


……


“还有你们没时间了,等完全碎掉,就不是这个人的资质”QB跳到大和对面“能修好的了。”


“和我签订契约吧。”


 


 


南魔女 属性为假借


魔女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丑了,就用纸张包裹住自己,伪造成一个天使的样子。她坚信自己是为了保护世界,但她不知道,不只是这个太阳雨的庭院,不只是她天使的样子,连她的理想也通通都是虚假的。


会用身体上的纸张制作出飞镖,有的混入了起爆符,具有爆炸的能力。


 


侍从 追随者 


两根锁链名为“长门”“弥彦”,他们代表着X轴和Y轴。魔女自身不能行动,靠着这两根锁链来飞行。顺便说一下,准随者并不是指长门以及弥彦而是指南魔女。


 


 


 


迪拉达魔女 属性为狂喜


人生的格言是“BTOOOM!!!!!!!”


毫无思想的魔女,喜欢把生物吸进他的结界,然后让生物们变得非常的“艺术”


坚信着人世间:艺术已死(artis dead)


因为实在是太过肤浅,意外的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介绍。


 


侍从 升华


非常厌恶自己的名字,但是魔女懒得给它想更装逼的名字。接触它身体的物品都会爆炸,受魔女的熏陶,它认为被爆炸包裹住的自己真的非常的艺术。


在魔女死亡后会自爆,无法阻止,非常危险。


 


 


 


 


“鸣人,你去把带土找过来。”卡卡西老师一边往自己身上缠绷带,一边跟我说“马上小樱就来了,我会用魔法骗过她,你快去。”


“前辈你缠什么绷带?应该没伤了啊。”大和说道。


“戏总还是要演的,”卡卡西笑了一下“马上小樱就来了,趁小樱没走之前把他叫过来,更有说服力。”


 


我把带土从便利店叫过来,卡卡西老师和他说了一会儿,就让带土就回去了,结果比小樱回去的还早,所以说叫他来是干嘛呀?


 


 


大和的能力是治疗和攻击的滕蔓。


“说真的,我挺好奇的,为什么我们的技能全是辅助类的。”佐助如是吐槽到。


 


 


今天带土请客,一开始店员们都挺害怕我们的,弄得带土难堪。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突然就都放开了,齐心协力的折腾带土,不得不说他也有今天。


“喂吊车尾的,”佐助用通道喊我?明明他就在我旁边啊“魔女来了,正门外,这次可麻烦了。咱们得快去,你用通道告诉卡卡西。”


“卡卡西老师。”我使用通道。“正门外,我和佐助先去了。”


 


 


打开结界,出现的是奇怪的巨大细胞,然后细胞开始增殖。增殖后的细胞由于力的作用开始滑落下来,向各个地方扩散。


总之先打打看“螺旋丸!!!”虽然击毁了一批细胞,但是很快又会有新的产生。


“无限复制,这是开挂了吧?”


“这和某人还真像。”


“喂喂,佐助不要连你都这么说我。”


“你们,”卡卡西和大和来了“我试试能不能控制魔女不再让她增殖了。”


 


“不行,看来增殖无法停下来。”


佐助突然说“这个魔女有侍从吗?”


好像还真没看见侍从“你的意思是增殖的细胞是侍从?”


“很有可能……”


 


 


 


回到酒馆里,已经没人了。


“哦,内个人去医院了。”酒店老板说道“他喝太多了,而且我看他气色不太好啊。”


等我们到了医院带土已经睡着了。


“嗯……气色不太好……”卡卡西老师沉思了一下“鸣人你的阳遁应该是补充精神力的吧?”


卡卡西的意思是?


“拜托了。”卡卡西双手合十,我是无所谓了啦。


 


 


“卡卡西老师我和大和去商业街玩了,你有事去那里找我们。”我关闭通道。


“这下行了吧,佐助。”我谄媚的笑了起来“今天难得是周六嘛,魔女识相也不会出来的,况且你不有内个什么监控吗?”


“……”佐助面无表情的,好吧我是不指望他笑得跟花一样。


“走着走着。”我推了推他。


 


 


“喂,你们听到了吗?”诶?卡卡西老师的声音?“你们在哪呢?”


“走了,鸣人。”佐助突然说到“魔女来了。”


“怎么会?你没感觉到?”这不可能啊?


“现在当务之急是消灭魔女,你问问卡卡西魔女在哪?”


 


 


飞段魔女 属性为报应


魔女已经无法控制侍从了,他只能无力的站在那里,他或许是得到了不死的生命吧。


“魔女魔女你还想要什么呢?”


“我想死。”魔女如是说道。


 


侍从 柳宿增三


原型为细胞的侍从,在拼命增值后成为了细胞系,作为代价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故而无法控制,但是能够无限增殖。


 


 


大和 持有技能见舞


由两部分组成的魔法,一个是治愈的能力,但只能治疗别人,当别人受得伤越重,治疗效果越好。另一个是藤蔓,虽然可以用来攻击,但是其实主要用途还是来束缚,在束缚的同时还具有镇静,治疗,魔力的供给等功能,与羁绊相比束缚更脆弱,准头也不如羁绊。几乎是肖申克的翻版,但是在某些本质的地方有所不同。


 


 


见舞 来源 見舞い意思为 探望,注意该探望只能用于探望病人时。


 


 


我和佐助他们到村外的溪流边上时,看见大和正在用藤蔓束缚着什么,虽然他很努力,但是显然对方力气要大得多。


我走近一看……啊!!!这不就是上次的影子怪物吗?


卡卡西走过去,对大和喊道“你的藤蔓具有镇静的效果,还可以试试魔力吸取。”


“嗯。”大和回应道。“但是我没试过魔女的魔力吸取,我不确定能不能行。”


突然大和的藤蔓上开出了大朵大朵的


成功了!!!!


“快点。”大和的表情变得很痛苦。


“鸣人,你用羁绊绑住魔女,然后我提炼查克拉用天照烧光它。”


 


黑色的火焰缠绕在魔女身上,魔女剧烈挣扎起来。


然后几乎是一眨眼魔女又不见了,啧,时间系就是这么恶心人。


 


收工。我把羁绊放回空间。


“前辈?你……能过来一下吗?”大和没把藤蔓收回去。


“怎么了?”卡卡西没动。


“你过来一下……快点。我想说点事。”


“你就在这说吧。”大和的样子不太对?


“哦,内件事前辈你还在做吗?”


……


“是这样啊,那么卡卡西”大和竟然喊名字了?“世界上有好多哦,说人话,做人事,长得跟人类一模一样的魔女。你应该是清楚的吧?”


这么说着巨大的藤蔓使劲的穿透了大和的身体。


 


我还没回过味来呢。


“魔女化。新的魔女结界要张开了。”QB突然出现了。


 




 这中间是大和篇




 


周围的空间像是大幕一样被拉开,面前出现了一个瘦弱的植物。左边的花萎蔫的耷拉在一边,右边则是一个巨大的……榴莲?充满金属质感的巨大果实不自然的和枝条连在一起。


 


呲……果实下边的细芽燃烧了起来……嘭!!!!!!


 


爆炸的威力很小,“咳……咳,大家都没事吧?”我向四周看去,可是周围都是爆炸产生的烟雾,看不真切。


“没事。”有人回答我。


烟雾沉降下去,面前出现了……两个植物?


 


“这下可麻烦了。”佐助说道。


 


 


卡卡西捡起地上的悲伤之种,老师神情很是恍惚。


“喂!!!!QB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和变成魔女了?”


“这是程序选择的结果。”QB摇了摇头“这是必然结果。”


喂……等一下“也就是说我们也会变成这样吗?”


 


“你先听我解释一下,首先先让我介绍一下什么是系统。”


“所谓系统基本讲的就是整个世界,注意系统本身并没有规则,制定规则的是第三力神之力。但是这个神之力也是系统的一部分。也就是所谓的管理员,管理员启动了名为“忍界”的巨大程序。”


“所以实际上你们的种种苦难,例如宇智波家的灭门事件,神无昆桥事件,火影四代目死亡事件通通都是由该程序决定的。你们仔细回想一下每一个事件是不是都充满了疑点?以时间轴最前面的神无昆桥事件为例,如果当时带土没有被斑发现(显而易见,被发现是个极小概率事件)以后的顺位事件就统统不会发生。再往前走,如果柱间成功拯救了斑,那么连神无昆桥事件都不会发生。”


“然后注意你们这个世界的科技树,你们有一个根本不符合基本逻辑的科技现状,你们有电线,有电话,有电视,但是没有现代武器。你们要知道左轮手枪比电视早发明30年,燧发枪早发明约两个世纪,最早的管式火器更是早于电视700年。这不是很奇怪吗?我在这些年里一直在进行多方观测,然后。”


“狼哭之里,这是我观测到的商业贸易发展的结果。与预想相同,依靠武力的忍者程序连所谓的竞争力都没有,就被轻易的瓦解了。但是问题出现了。”


“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在经济科技政治均在发展的条件下,忍界连衰落的征兆都没有?说到底村子的守护神为什么还没有从火影变成钱?”


 


 


「这只是我的一己之见。我觉得忍界很快就要迎来终点了。」 


「忍术会被新技术取代,世界迟早会变成我们想都不曾想过的模样。」 
「就像青火粉取代忍者一样?」 
「是的。、本来,青火粉是在炼成不老不死、能治百病的仙药时,偶然作成的东西。村里的熊胆一族在里面加入了火石、硫磺、木炭等东西,增幅了爆炸威力。」 
「原本打算做不老不死的药,可是却做出了杀人道具吗……真是讽刺。」 
「忍术修行太过严苛,不是普通人能忍的。」


「有很多人在中途丢了性命。因此并不是人人都能成为忍者。即使成为了忍者,出任务时仍然随时可能丧命。……反反复复地经历生死险境,忍者会从中习得他人无法模仿的技巧,忍者就是这样提升自己力量的。」 
「的确如此。」 
「然而,问题正出在这里。」 
「十年前,村里的舆论因要不要提出中立宣言这件事而分成了两大派。那时候刚巧和雨隐村产生了一些摩擦。雨隐村看准这个机会,趁虚而入。」 
「雨隐村吗……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说那村子里好像很多人擅长幻术。」 
「三狼之中的前二狼……也就是,狼起之里和狼食之里很快就落入了雨忍们的掌心。雨隐村的忍者也来到了这个村里。我想你应该已经发现了,这个村里没有拿的出手的忍者。论起忍者的水平来,连狼起之里和狼食之里都不如。可是我们却战胜了雨忍们。你觉得是为什么?」 
「青火粉……吗?」 
「正是如此。熊胆一族为了在实战中使用青火粉,开发了大筒、小筒、空玉、地玉。使用方法很简单,只用吹口气、或者埋在地上就行。不必像忍术那样耗费多年时间进行修行。就连小孩子都能用。」 
「所以说……忍术只要忍者一死,就没有人能使用了。可是青火粉却人人都能使用……的意思吗?」 
「以个人能力来说,我们完全无力反抗雨隐村的忍者。然而,战争是团体战。获胜的是团体战斗力更强的一方。耗费长久年月习得的忍术都是独一无二的。独一无二即是指无法替代。那么只要这名忍者一死,团体的战斗力就会大幅下降。反观我们这一方,即使死了一两个人,对团体的战斗力也没什么太大影响。」 
「因此你们才能战胜雨隐村吗……所以你刚才才说忍界快到终点了?」 
「是的。」 


 


 


QB放出了一段声音,是一个人和……佐助的对话?


“以上是我记录下来的一段音频,虎吞零志先生的见解是十分正确的。但是为什么没有实现呢?这一点在对狼哭之里进行观测时也得到了解答。”


“你们知道狼哭之里最后的终末吗?”


“是毁灭哦,残酷的一夜就毁灭了。熊胆一族也早就式微,青火粉也好,大筒小筒也好统统都失传了,而且再没有人触碰………简直就像是刻意安排的一样对吧?”


“明明继续研究下去,就能去能取得重大成果了。”


 


“所以说……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哼,你现在在为变成魔女的大和愤怒,但是试想大和没有签订契约,最后又会怎么样呢?大概是会死吧。按你们的话说,这就是忍者的宿命,所以说这和变成魔女有什么区别呢?”


 


“真是的,思路都被打断了。我接着说,因此我们确信神之力是存在的,而且它残忍的铲除了一切阻碍该程序发展的部分,这才是你们科技树不合理的唯一解释。”


“然后在几百年之前,我进入了这个世界,并建立了魔法少女程序。通过对试验品H的研究,我们很确定,经过改进的魔法少女程序是完善的。我们的介入也确实的造成了影响。英文字母,论坛,电脑,这些就是我们造成的影响,至于我们为什么确认这三样是我的影响?这很简单,这三样无一例外都在被削弱,以各种形式,例如论坛,现在的论坛氛围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长此以往,毁灭也是必然的。”


“我想你们已经猜到了,是的,魔法少女程序也受到了抑制。在只有个位数的魔法少女的情况下,程序竟然达到了饱和,这是无法想象的。”


 “总之我说这么多就是说明所谓的忍界和魔法少女程序是没有区别的。然后进一步分析。”


“为世界和平牺牲,这是所谓的大义,也就是你们召集联合忍军,并且结束了四战的理由。但是你们想没想过为了和平牺牲与变成魔女的区别?”


“答案就是没有区别,而且以宇智波斑为例。他始终坚信他的即为正义,并且奉献了一生,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至少从你们的角度来看不是,对吧?所以你们的口号:保护村子也好,保护忍界也好,还是保护什么别的也好,通通都不能证明你们做的确实是对世界发展是有利的,只能说明对忍界程序是有利的。而我们的魔法少女程序则不同,我们是收集变为魔女的能量,确实的用于维持宇宙的可持续发展。这在立场的正确与否这一问题上,有着鲜明的优越性。”




“然后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确实是有利于宇宙的。如果将热力学第一、第二定律运用于宇宙,这一典型的孤立系统,将得到这样的结论:1.宇宙能量守恒,2.宇宙的熵不会减少。那么将得到,宇宙的熵终将达到极大值,即宇宙将最终达到热平衡,称热寂。但是实际上宇宙是不稳定的热力学系统,并不像静态宇宙模型所设想的那样具有平衡态,因而其熵亦无最大值,即热寂并不存在。”


“或者说宇宙在无限的趋向于熵增和焓减,即混乱与放热。通俗的说宇宙在自我毁灭,而你们所释放的能量,就是为了填补空缺。”


“而且我认为这一行为是符合你们的理念的,毕竟你们和没有觉悟的小姑娘不同。我认为你们是乐意于为世界献身的。”


“综上所述,我认为实际上你们一直做的事和变成魔女是一样的。”


“而且以下为我的个人看法,我认为忍界大战就是由第三力也就是神之力引发的,忍界大战,消耗了大量的物资,并很大程度上的引起了经济,科技的倒退。顺便说一句,绝对中立而没有派兵的狼哭之里就是被尾兽玉一发解决的哟。最重要的是,据我推测,当经济,科技再度发展时,第五次忍界大战的序幕就拉开了。”


“你们知道勒夏特列原理吗?在这个名为忍界的巨大平衡中,如果改变影响平衡的条件之一,平衡将向着能够减弱这种改变的方向移动。现在这个因素就是魔法少女系统。”


“所以说你们的反抗情绪也有可能是第三力影响的结果。毕竟你们的敌对情绪几乎毫无道理。”


 


 


“也就是说世界创造了忍者来维持平衡?”


 


 


“不对,忍者本身就是程序的一部分,还有忘了说了,系统是这个世界。忍界和魔法少女统统都是程序。不过我们这个程序很弱小就是了。”


 


“忍界程序制造或者说引导了很多事件,来确保忍界程序的正常运行?”佐助问道。


 


“是的,宏观上的全部事件,大至忍界大战,小至买菜做饭,或许都可以说是忍界程序的意志。忍者既是事件的承载者,又是被服务者,毕竟忍者就是程序的一部分,服务程序就是在服务忍者。”


 


“也就是说我们无法反抗程序,甚至我们一直在被利用?”佐助接着问。


 


“希望你们不要生气,但是你我都是末梢,在哪里都只是被使用而已,所以我们是一样的。所以忍者之死和魔女化没有区别,甚至还不如魔女化。”


“嗯……但是现在不同了,在们在脱离忍界程序,进而并入魔法少女程序。如果大和战死了,你们会去怪罪忍界吗?不会吧?所以你们为什么要来怪罪魔法少女程序呢?”


 


“你说魔法少女程序正在被抑制,是因为它威胁到了忍界?就像科技的进步一样?”


 


“不,只是因为勒夏特列原理。就好比说,你感冒了,你会去消灭病毒,但是你并没有被他威胁一样。嘛,虽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吧。”


“其实从根本上看我把你们从忍界程序中解放了出来,不过紧接着你们就被归入了魔法少女程序,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可邀功的就是了。”


 


“所以你们理解了吧?”


 


 


大和魔女 属性为憧憬


憧憬是离理解最遥远的感情,萎蔫的植物代表着虚弱的内心,低垂的花象征着无法得到的回应。终于绝望的魔女引爆了果实,那果实由怨恨所生,故为非常丑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魔女的攻击方式为爆炸。这和魔女一开始救得人的受伤方式是一样的。增长的植物代表着恶意的感染,即使是弱小的爆炸(恶意)反复的增殖(传播)也会变得非常恐怖。



中间的迅雷传参考的是鼬佐吧的翻译
http://tieba.baidu.com/p/2004806852
特此感谢




到最后还是得让卡卡西老师用心术忽悠一下纲手婆婆,从大和的送别会上出来,大家都各回各处了,没人多想。但是我们三个脸色没一个好看的,因为知道大和不会回来了,也因为看见了自己的末路。


 


我和佐助依然该怎么样就怎么做,QB说的什么其实我没明白,但是啊,佐助这么做了,我也跟着做,我听他的。


 


这次的魔女结界很大,几乎是正常的两倍左右了。打了那么多次我们已经配合的很熟练了,大和的悲伤之种我们没用。这是卡卡西老师提出来的,佐助竟然没反对,我估计他心里也不好受。


 


所以啊……我抓住时机捆住了前面的雪怪,得速战速决。


糟糕,针!!四周的几面镜子里出现了针雨。


 


佐助帮我击落了飞针“卡卡西老师,我现在得集中注意”啧,内个拿着大刀的雪怪力气真大“你控制住内些镜子侍从。”


 


 


最后倒是尴尬了,我们三个人分一个悲伤之种。我魔力贮存多,肯定是最后用,卡卡西和佐助倒是没有推来推去。


卡卡西直接就说“你先用吧。”佐助就先用了。


 


结果呢过两天我们就傻眼了,我和佐助被点名要去接两个人回来。不是别人就是大蛇丸和兜,他们回来就惨了,因为QB还挂着名呢。我也没想过他们会回来的这么快……嗯……以大蛇丸的速度来说也不快了。或者说一个荒岛上的通灵兽研究,他们这个梦幻组合能折腾两个多月已经算是给面了。


 


“啊……”我记得挠头“早知道就先让卡卡西老师用了。”


“什么呀,应该说幸好让佐助先用了。”卡卡西老师又在当好人。


“但是你一个人在村子里,远远超过通道距离了。要是出现魔女了呢?老师的魔力量也只是还好而已。”


“不对,你们要赶路消耗的多。而且我身上有佐助下的坐标,有魔女出现佐助会知道的。”


一直没说话的佐助开口了“侍从,我觉得之前的镜子侍从跑了。”


“只是一个侍从而已啊,我已经知道它的属性了。我看不是很强,就是不太好操控,我控制的时候可是拼尽全力了。”


“之前的影子魔女。”佐助反驳“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没监测到。”


“他出现了我就打,打不过就跑。”卡卡西把戒指变成宝石形态,宝石没有一丝污秽“你看魔力还很多呢。”


 


 


我和佐助一路带着大蛇丸往村里赶,但是他们倒是不紧不慢的,弄得我们干着急。


我算是理解我们说是来接他们走的时候,为什么内一个研究所的人都露出了喜大普奔的表情。其中有个叫由纪的妹子听说是这两个人的助手,当时她正在用电脑,听完之后的一个小时她笑的嘴都合不上了,啧啧,造孽啊。


中午吃饭时我看见由纪一直偷偷看我和佐助,我就让她坐过来了。听她跟我们吐完苦水,我深入的了解了,为什么所长在临别致辞时豪迈的说:“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在这一天我们终于迎来了暌别了两个月之久的和平。”


 


一路上他们两个人一直在暗搓搓的观察我们,我只能悄悄地把佐助护起来。


“鸣人君,你身上的查……”


“你们做了什么实验用了两个月?”佐助突然插嘴。


大蛇丸把头转过来(他真的只转了头)“你有兴趣?”


“只是好奇。”


大蛇丸从嘴里吐出来一个小瓶子,小瓶子里是乳浊液。


“我之前藏得,关于一个故友的细胞。嘛,虽然在别的地方也有,不过还是这里的全能性最高。”


“你想复活他?”


“实在不行还可以使用秽土转生。”


我听不下去了“不行,这种事情决不允许。”


“已经完成了哟,鸣人君。”兜推了推发光的眼镜。“你以为内个小小的通灵兽课题值得我们在这个封闭的岛上花费两个月的时间?”


“你又有什么阴谋?”佐助说出了我的心声。


“只是想找个人叙叙旧而已,最近啊我也开始怀念过去了,就寻思着总得有个佐证啊。”


“炫耀过去的功绩是内心衰老的证明。”


“呵呵。”


 


这种感觉是……魔女在村子里?我看向佐助,他也很震惊。


我们甩开背后的两人,直接跑到了魔女所在地。


但是我们到了之后,就看见没什么变化的卡卡西老师坐在一个房子门口的台阶上。他的对面是带土,手里拿着卡卡西老师的灵魂宝石,宝石依然很清亮,就像是我们走之前一样,我这才想起来这是带土家。


卡卡西老师好像说了什么,虽然当时没风也没路人,但是我和佐助都没听到。事后问带土他死活不说。


 


然后我们就看见带土手上的灵魂宝石顺速的退去了光华,变成了介于纯黑和深灰色之间的颜色。





评论

热度(10)

  1. 艾丽丝N汉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悲伤的卡卡N汉子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