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星期四食肆-20-(正文完结)

JOKER:

“让我想想……应该从哪里开始。喔!对了……”


不理会在场之人身上散发出的刺人敌意,六道斑慢悠悠的盘膝而坐,在凭空出现的求道玉的环护下漂浮在半空中。


“……我们就从幻术开始吧。”


撑着半边脸,锡杖横在腿上,现在的六道斑明明和六道仙人相似至极,却又像阴阳两极,截然相反。


在扉间看来这人就连嘴角偶然掀起的角度都成了充满了讽意的居高临下。


“你想说我们都中了无限月读?这怎么可能!”


自称老夫的二代目尚且被戳在地上不能动弹,脑袋被刺穿让他的五官随着自身的话语奇妙的扭曲起来,不停的掉下土渣。


“这边的千手扉间倒是看起来不怎么聪明,”六道斑施舍给了匍匐在地的千手扉间一个眼神,就不再理会他啊的话了,“要怎么开始呢……嘛,总之所有人,从一开始就在我施展的无限月读中了。”


震惊过后,反应过来弟弟还被钉在地上的千手柱间,还是先出手帮千手扉间拔掉了身上的黑棍子,顺便整理一下自己被这个过于唐突的消息扰乱的思维。


六道斑也不打扰他们,兴致勃勃的看着千手柱间艰难的一根根从千手扉间身上拔掉,又乒乒乓乓扔在地上。


等他拔完了,六道斑挥挥手,他们就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变了。


没有人问这里是哪,在场的所有人中,可能只有濒临死亡的宇智波带土略知.可他现在正陷入昏迷之中,无暇为其他人解答迷津。


“哎,哎?哎!!!喂,喂,这是哪里啊我说,我们被弄到哪里了?其他人呢我说?!”


“吵死了,这种事情你应该问那边的家伙。”


不管在什么地方,鸣人和佐助都是显眼又安定的相处模式。


“嘛,嘛,斑先生应该会继续说明的。”


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插在儿子和儿子挚友间做和事老,笑容充满了宠溺的无奈神色,让别扭的两人立刻就消停了下来。


“这里是……”


从六道斑越过自己之后,似乎对先前‘毫无预兆的’的攻击心有余辜,柱间在自家弟弟的护持下安静的全程围观,现在身处的地方让他联想到的某种可能性,令他忍不住惊叹出声。


之前在他和斑偶然聊到幻术的时候,两人曾谈起过类似的情况。


分不清天和地,前和后,此处世界,仅是白,如同还未使用的白纸一般,什么都没有。


他们的存在就像突兀的黑点一样,显眼又毫无凭依。


“你知道吗我说!火影岩大叔2号!”


“哎?我们那边火影岩上还只有我一个,这么叫我也对喔……”


莫名其妙陷入消沉的柱间让看不过眼的扉间气急,现在只柱间可能知道内幕,结果却表现出这样不靠谱的样子……


那边的六道斑十分悠闲的看着他们,没有立刻开口的意思。


可能六道斑也知道比起他来说,和宇智波斑站在对立面的这些人,还是更希望从柱间嘴里得到答案。


“哥,你到底知道什么!”


柱间抓着头发,开口说起自己觉得完全不可能的猜想,“斑说过,幻术使用者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就能够构建出自己的意识空间,这里……可能就是类似的存在吧。 ”但是没有哪个幻术使用者会随意让人进入自己的意识空间,如果有,那不是敌人,就是必须新人指认。


六道斑打了个响指。


“答对了。”


被他的动作吸引注意力,望过来的人都觉得,这个人的性格是不是和一开始有点区别?


“这里就是意识空间,由我构建的世界……”


千手柱间踏上前一步,握住又松开的活动着双手。随着自我认知的改变,他的身体已经恢复成了活人的摸样,要说他和另一边柱间的不同点,现在两个人除了服饰不同外表上已经没什么差异了,但是……


千手柱间是和善可靠的领导者、引路人;柱间是在朋友和亲人陪伴下捧着一股执着开拓前路的探索者。


哪怕长的一模一样,身体的年龄段也十分接近,这两个人的差别还是能让旁人一眼看出来。


六道斑兴致盎然的注视着两个柱间,和站在最前面的千手柱间对视。


“斑,比起这个,你可以先答应我放弃施展无限月读吗!无限月读无法实现和平的未来的!黑绝的事情你不是已经了解了吗?陷入无限月读并不是真正的活着啊!”


“未来?活着?”六道斑脸上愉快的神色瞬间退去,他的情绪来得快,消失的也快,如潮涌的海浪,只在观着的脑海中留下残余的微妙反差。


斑昂着下巴,再度审视起在场的每一个人,看着他们脸上各式各样的表情,接着六道斑脸上的表情变成了可怕扭曲的轻蔑,彻彻底底的否认了他口所讲述的大义,“未来当然是没有的,没有你们也没有我,甚至没有你们正在拯救的那些人……”


“还没想明白吗?……”


不管是直线的理解他的说法,还是怀疑他别有用意而戒备他的人,和冷静的注视着他陷入思考中的人都未能理解他口中所描述之物。


六道斑重新回归最开始毫无感情色彩的神情,无波无念,宛如申明。


“这个世界‘宇智波斑’对我的影响预料之外的大……也罢。”


六道斑握着锡杖,向正下方轻触,水波般的纹样荡漾开,世界被染上深黑的色泽。


泛着波纹的漆黑成为了‘地面’,能够清晰看到彼此的无光空间成为了‘世界’。


“你们,从一开始就不算是真正‘活着’。”


“你是……什么意思?!!”


扉间终于忍不住,声音颤抖的拔高,人生头一次如此失态。


但是,扉间无法不动容,他们已经不再是能够冷静看待这里发生的这一切的局外人了,六道斑的话是把他们也包含在内了的……扉间不觉对方是不小心漏算了他们是来自其他世界的事情……


“就像你听到的那样,你们刚才所处的世界和这里没什么不同,”斑指向漩涡鸣人一行,又指向柱间扉间两人,“你们,和你们之间也没什么不同。”


“基础相似的世界,微妙的差异就能让未来产生巨大的偏差,这种偏差之中是否存在着永久和平的方法呢?你们的世界就是为此创造出来的试验场……”


“我才没有死呢我说!!!大家也还没死呢!宇智波斑别随便就把别人说死了啊我说!”


最先跳出来反对的果然还是漩涡鸣人。


“喔,那么在你看来死人和活人有什么不同?只要在幻觉世界里,五感,生死都可以操作,重现出世界也未必不可,那你又凭什么觉得自己活着呢?”


“哎!唔……啊啊啊啊!完全想不明白啊我说!我才不知道呢我说!”


“嘁,不管分成几份,这份愚蠢劲倒是没什么变化,也罢,你们想知道的无非就是月读和我的事情,实际上这两件事情无非是一件事情……”




六道斑的故事发生在很久之前,比六道仙人的时代近一些,却比他们所认为的六道仙人时代更远一些。


他身上发生的故事,是和这个世界的两人极其相似的境况,只是有一点不同,在终结谷战役之前,在斑离开木叶之前,他和柱间是真正的挚友,敞开心扉互相理解,一度,两个人都误以为他们已经达成了少年时代的梦想。


然而,这份梦终究还是破减了。


策划了许久,舍弃掉对友人的愧疚,也算是和友人坦诚了告别过了,斑曾以为不管发生什么,走上不同道路的两个人依旧会是挚友……


他唯独没想到,最后一击会来自背后,柱间可以说是利用了他的信任……


不管柱间真正的想法是如何,在柱间死去的那一刻,对斑来说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一如木叶,一如忍者,一如自己,一如黑绝……


如同萤火的些微不同,让斑在四战的战场之上杀死了试图背叛利用他的黑绝。


他已经,无法再让任何人站在自己身后了。


知晓了月之眼的真相,斑不肯认命,如果无限月读是把查克拉都收集给‘神树’,那他就制止这种本能,用查克拉维持人们的生命就好了。


挥手间消弭了秽土转生的几位火影,集世间所有查克拉为一体,斑打败了‘命运之子’,整个世界都落入了他之手,陷入无尽的美梦当中……




遗憾的是,这并非故事的终结,不如说这之后发生的事情,才是现在众人所面对一切的伊始。


月之眼实现后的世界,并非乌托邦,无限月读也不是永动机。被神树供养的人们还是一个一个死去,力量已近仙人的斑能够打败窥视神树果实的大筒木族人,却无法挽救逐渐走向终结的世界。


就算用轮回天生让所有人都活过来又如何?终究和过去没什么变化。


“…………”


或许就这么让世界死去,成为一个没有人类生存的世界也不错。


没有人迹的村庄被废弃,爬满了绿藤,小动物们从藏身处窜出,疑惑的攀爬在神树的枝干上。


万物无不追寻着弱肉强食,物竞天择。


终究不会因为他的所作所为有任何改变。


这样之后过了百余年,当最后一个依托神树生存的人类死亡,这个世界上就仅剩下斑一个人了。


六道斑已经记不起当初自己是如何打算的了,或许就那么静坐着和世界化为一体。


六道仙人就是在这个时候和他联系上的。


六道仙人告诉斑,他一直注视着他,看着因陀罗转世的宇智波斑做出的这些事情,但往事已矣,现在追究这些已经太晚了,如果斑还怀有一份怜悯,不妨为世界上徘徊的查克拉灵魂们另塑一个世界。


这就是现在这个世界与平行的那些世界,世界上所有的查克拉灵魂都被两人收集,由斑操作无限月读,清洗他们的记忆,以自己的精神空间为依托,和每一个人的精神联系在一起构建出的世界。


斑做了这些事情之后依旧就的不满足。


他和六道仙人道出了自己的想法,他想通过构建无数相似的世界探索和平的道路,这样的话他就可以让外面的这个世界重生……


沉吟着的六道仙人同意了他的计划,自身也投入到斑所构建的精神世界,帮助他分割构建出数个世界,并以和影分身相似的原理让查克拉灵魂在每一个世界中存在……


若说这些世界和六道斑所生存的世界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这些世界中从一开始就没有大筒木辉夜的存在,六道仙人存在的时代在这些平行世界中并没有真正发生过。


只是因为查克拉中流传着这样的信息,才会一遍一遍的走上相似的道路。


六道斑扮演着观察者,并在大筒木辉夜这个漏洞被人发现的时候,负责毁灭。


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为了整理庞大的意识空间,忍耐承载如此庞杂任务的痛楚,六道斑也已经’死‘去了,他的身体还活着,脑海构建世界,身体承载力量,六道斑的意识却也只是这万千幻术世界中毫无归处的一员而已。




“是吗,我们的世界也不过是一个幻术空间啊……这样啊。”


柱间的笑容发苦,这样的真相,真是令人宁可不知道。


六道斑代替所有人活着,柱间不知道他是想要赎罪,还是傲慢的试图扮演神明。


也许,不管他如何想的,都会做出同样的事情吧——相同的牺牲自己。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还是觉得我是活着的!”


不知道听没听懂的漩涡鸣人,握紧拳头,眼神中的光亮并没有因为听到这样的故事而有任何动摇。


他看了看身边的同伴。


“我是不明白那么复杂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们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我只知道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没把大家从困住他们的无限月读中救出来,没把佐助带回木叶,也还没成为火影!”


鸣人或许并不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他也无需如此,终归,他才是引导所有人站在一起的那一个。


大家不是因为命运之子而行动,而是为了漩涡鸣人而聚集。


“斑你也说过我们的世界还和无限月读不一样吧!”


所以,哪怕他们已经在斑所说的真实世界死去了,鸣人依旧相信着,他们这些人依旧能拥有自己的未来。


众人都被鸣人的粗神经和乐观态度震惊了,一时无言。


“……哈哈哈哈!不愧是波风水门的儿子,漩涡鸣人是吗……”


说实话突然爽朗大笑的斑实在有点惊悚,但紧接着大家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变得透明。


“安心吧,我并没有毁灭你们的世界,这次就额外放过你们当做这个回答的奖励好了。”


六道斑坐在黑暗中,静视着他们逐渐化作光点,回归自己的世界。


“这个世界有很多偶然,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是……只是如果下次我再被召唤出来,这次可就觉无例外了……”


…………


柱间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趴在食肆的桌子上,自家弟弟蜷在他脚边上看起来好不可怜。


“我们回来了……”


站起身,自己一个人先醒来的柱间发现自己依旧能够清晰的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包括六道斑所说的每一句话。


“斑还是这么温柔啊……”


叹息的说出了曾无数次,用各种语气说起的话,柱间知道自己可能是唯一一个为那个斑感到心疼的人吧。


哪怕他并不是去心疼对方,因为应该请求谅解,能够和那个斑分担痛苦的柱间已经不在了。


或许对六道斑来说,千手柱间已经是一个彻彻底底从他的人生中退出的故人了。


再度相见也无法令他再动容了。


大门被某人粗暴的拉开,暴躁不已的男人看到他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一下,接着就是一脸别扭的抗拒神色。


“你们之前跑到哪里去了?!身为火影不老老实实的呆在村子里,竟然让我们去找你?你到底有没有身为头领的觉悟,这样还不如干脆让你弟弟去当什么劳什子火影好了。”


“斑!”


斑说的话,柱间一个字都没听进脑袋里,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已经无力去分辨,他只想叫着这个人的名字,抱住他。


“柱间?怎么了?”


惊讶于柱间反常的行为,斑没有反抗,任由自己被个大男人抱住。


“斑……”


柱间不想让斑知道,知道这样的世界的真相,那么沉重的事情他来背负就好了。


只是……


只是有一点,他觉得自己和’千手柱间‘不同,他想要让斑幸福,想到,想要把这一点变成愿望,拼进一切去实现。


“……不管发生什么你一定要幸福啊。”


“说什么傻话呢,”斑疑惑的把脑袋埋在自己颈项间的男人,“现在已经比过去幸福多了吧。”


“也是……”柱间又哭又笑,箍紧了双臂。


“松手!发生么疯!柱间你找揍吗!”


“没关系,斑不开心就揍我吧!”


“……你这家伙……”


“放开我哥哥!禽兽千手!”


“喔喔喔,泉奈也来了啊!哈哈哈!大家要一起相亲相爱啊。”


“……不知道你在范什么病,果然你还是给我去死吧。”


“好痛啊,斑QAQ”


…………


无限月读——无限世界,他们的世界是偶然还是必然,这些对活在这个世界的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吧。


重要的是我和你还在一起,还有这可以期待幸福的未来。







评论

热度(58)

  1. 宁默JOKER 转载了此文字
  2. 艾丽丝JOK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