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青赭:

“那是十年前的事,他是我的大学舍友。”


昏暗的日光灯晦涩的忽明忽暗照射着下方的木桌,一双白的过分的手探出不被照亮的阴影里,却也只能看见紧握着被绷紧的皮肤透过光隐约看见淡青色的血管。


“他住在我上铺,是一个初见很让人讨厌的男生。头发很长,平时会扎成一束放在脑后。性格与其说是开朗不如说浮夸,很喜欢表现自己也有表现力的一个人。”喉口似乎梗着什么情绪让声音变得嘶哑,手的主人依旧隐藏在阴影中看不清脸,但越发捏紧的拳头却彰显着心情的波动,“后来因为同宿舍也熟悉起来,人不错,很仗义,学习恋爱都不耽误,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说到这里描述突变的干涩,一句话说出的艰难让人想到未上油的琴弦干燥崩裂。


“感觉到他对我感情不对劲时已经晚了,给他堵在宿舍门口质问,非要一个答案。”干笑给这段描述带上了几分无力,白皙的手腕上镣铐碰撞发出的声音尖锐刺耳,“后来我们在一起了,又很快分开,毕业的他南下,我娶了个父母介绍的女人做了妻子。他走时让我等他,我没告诉他我已经订婚了。我以为他也是说着玩玩儿。”手指交握短秃的指甲把软肉别出一条红印。坐在手的主人对面的人影顿了顿,刻板的催促了一句,放置在笔记本上记录的手……


很难看。


“再次见他是上个星期的事,听他回来了没敢见他,他自己找上门来提着酒说要和我喝两盅诉诉旧情。我没起防心以为经历了磨难也成熟了,知道那条道不好走。就叫妻子抄了两个菜和他对着喝,一来二去就有点醉,下酒菜也吃的差不多,妻子已经睡下了没好意思再叫醒。拿了钱包准备自己去买点东西吃。”讲到这里声音止住了,两手不安的摩擦着,带动着锁链细碎的响。


“等我回家的时候……”顿了顿气息却依旧压不稳,指甲别出来的红印更明显了,“一开门就一股血腥味,再往里走就能看到从卧室门上粘着的血……。我跑过去看,妻子的肠子被拽出来黏糊在床单上,上面还有一些秽物。拿着刀的他长发规矩的束在脑后,被血染的湿漉漉的。”哽咽了一下手缩回阴影中,身体晃动带动的椅腿嘎达嘎达的敲击地面,锈蚀的金属部分发出嘲喳的牙酸声音,“他回过头看我,那张脸上的笑容和十年前一点儿都没变。他问我为什么不等他,还没想好回答他就过来把刀塞到了我手里。”


“他说‘杀了我’,我没动,他又重复了一遍,伸手过来握着我的腕子狠狠把刀捅进了自己的身体里。即使那时他也笑着看着我,直到断气。”


一声短促的咔哒声止住了寂静空气中唯一一直响动的录音机,拿着笔的警察将手中的笔记本合起来面无表情的出了房,只留下那双手还在白炽光下紧紧交握,红印几乎红的渗出血。



——


也不知道是啥cp也不知道写了啥_(:з)∠)_


大概是x泉x?
狗血的很

评论

热度(5)

  1. 艾丽丝青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