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论飞雷神在实践中的具体特性及其分析(47-50)

精十少女:

前文点头像,有个前传叫《学习使我快乐》,是个论坛体。

有兴趣地话可以去看看

cp是扉泉


47.

也许是因为昨夜睡得太晚,第二天直到太阳爬到天空正中时泉奈才悠悠醒转了过来。

有些晕眩,他撑起身来坐了好一会儿才甩脱这种脱力感——鬼魂毕竟是鬼魂,哪怕外表看上去再正常也是不适应现世的鬼魂。

没有秽土体的支撑,全凭一人执念凝聚于此,而他在这里逗留太久了。

稍微有点苦恼呢,幸好他早已习惯于忍耐。

泉奈鼓起腮帮子,翻身下床照例去关心他的金鱼。要他说这真是一群傻不拉几又好命的家伙,整天只用吃了睡睡了吃就可以了,还笨,根本没什么心结忧伤。

最可恶的是它们能长久地陪在扉间身边。

“泉奈,你醒了吗?”

随着咯吱一声的推门声,他回头看去,随即勾唇一笑打趣道,“哟,今天什么日子啊,你居然穿得这么休闲?”

难得没戴毛领的扉间选择不对此做出回应,反倒清了清嗓子说:“醒了我们就出门吧,要去的地方有点远。”

“远?”泉奈挑眉,“我记得有一个忍术叫飞雷神。”

“你远足的时候是瞬移的吗?”扉间耸耸肩。

闻此,泉奈猛地笑了出声,凑上去勾住他的小指头晃了晃,拖着软软的腔调说:“约会就约会嘛,还远足呢,会不会讨好人啊?”

扉间一时语塞,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去不去?”

“去。”泉奈斩钉截铁。


48.

天空一碧如洗,灿烂的阳光从茂密枝叶间的缝隙间射下来,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把深绿丛林照得通亮。

“这是要去哪儿啊…”在林荫小道前进了将近四个钟头后,泉奈忍不住提议道,“我认为在娱乐时也可以适当地使用忍术。”

快他几步的扉间没有回答,用沉默拒绝了该项提案。

于是泉奈嘴角一垮,压低声音怒喝:“千手扉间!你就是这样和人约会的吗——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追啊?趣味何在?”

“我没有…”想心事想得神魂游离的扉间终于醒了过来,连忙放慢脚步等泉奈追上来,“我刚才走神了,之后会等你的。”

想了想他又伸出左手牵起泉奈的袖子,“这样好吧?”

“噗…”泉奈盯着那两根紧张又矜持,只敢轻轻扯着他衣袖的手指,放柔神情笑了出来,随即大大方方地用五指扣住了扉间的手,“需要稍微改一下。”

此时正值盛夏,掌心相抵颇有点显热,可两个人沉默片刻,都不打算放开。

一阵风刮了过来,带着几丝甜蜜的清香。

好像是蔷薇花香。

泉奈眼睛一亮,拉着扉间便小步向前跑去,没拐几个弯一簇怒放的白蔷薇便施然映入眼帘。

原来灌木林里开了这么多花呀。

他闭上眼嗅了嗅芬芳馥郁的空气,侧过头对着扉间莞尔一笑,“我突然发现夏天还是很不错的。”

“嗯。”扉间点了点头,“我们要去的就是花最多的地方。”


49.

倦鸟归林。

伴随着越发缭乱的蔷薇,天空也愈是披上绚烂霓裳。

花瓣色泽娇艳、姹紫嫣红,一朵朵一簇簇,盛开在仿若丝绒一般嫩绿的灌木丛上,远远望去犹如艳丽夺目的锦缎。

泉奈依稀感觉这地方有点眼熟。

好像很多年前他也来过一次,就是不曾见过熠熠生辉、欣欣向荣的景象。

“我们到了。”扉间停下了脚步,“之前在这儿找过木天蓼,还记得吗?”

“果然如此,我就说我应该来过的。”他眨眨眼,思索了一会儿,又笑着说,“没想到你还是挺有浪漫细胞的耶,带我来看花吗?”

出乎意料的是扉间却摇了摇头,松开手后退几步,“我要给你看的不是这个。”

“哎?”

扉间没有继续回答,只是快速结了一串水遁印。

——静谧幽香的树林中荡起波澜。


50.

那些凭空出现的水波以泉奈的双足为圆心,拉伸延展,旋转上升,又一般宛如泄地水银分散裂开,化为一颗颗晶莹剔透的袖珍球体,折射出夕阳与落霞的灿金或绯红。

氤氲微光中数百粒珍珠水滴轻慢变幻,褪去滚圆的形状,像幽昙怒放,又似孔雀开屏,生出绫罗绸缎般飘逸的鳍和尾,在暮色与蔷薇花的双重映照下染上烈火燃烧的艳色,竟是捏成了起欢快摇摆的金鱼。

憨态可掬的小金鱼们绕着泉奈且游且舞,其中有只通体莹红的胖金鱼甩了甩轻纱长尾,调皮地浮上来蹭过他的指尖,在掌心徘徊流连,柔软清凉的触感窜入神经,让他忍不住湿了眼眶。

如梦似幻,抹去世间所有嗔痴虚妄,迷离惆怅,只留下幸福泡影填补空洞的灵魂。

原来扉间是要送给他一场鬼魂也能触碰到的金鱼花火,这简直…太浪漫了。

非常幸福,却一戳就破。

泉奈拼命地抽着气,试图把酸涩感伤压回炽热胸腔,但这时有个琥珀般澄澈的浅金水球飘了过来,携静谧微光坠入他的掌心——其中裹着一枚橘红的木天蓼果实。

于是他眉头一蹙,眼角发红,抬起手捂住嘴唇,终于克制不住地失声痛哭了起来。

隔着朦胧水雾泉奈凝视向扉间同样悲戚的双眼,像聚满压顶黑云,又像深不见底的涡旋。扉间没有哭,只是表情很难过,比小时候练不好飞雷神还胜过千百倍的难过。

不过也是,这已经不再是烂漫年华中的烦人琐事了,是历尽沧桑后的愁肠百结啊,怎么会不难过,怎么才能不难过?

西下之阳将两个人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他突然想起黄昏也被称为逢魔之时,相传通往黄泉的道路会在此时悄然打开。

他明白——草药找到了,该说再见了。




评论

热度(23)

  1. 艾丽丝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