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论飞雷神在实践中的具体特性及其分析(43-46)

精十少女:

前文点头像,有个前传叫《学习使我快乐》,是个论坛体。

有兴趣地话可以去看看

cp是扉泉

完结倒计时!应该明天可以搞定!


43.

可扉间终究还是听见了。

透过皮肉骨血,洞悉迟来数年的真言,他看不到泉奈的表情,眼前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对方眉梢眼角皆是含情带笑的模样。

他心头有一汪潭水,常年冻结,无波无澜。霎时间池边的枯树再次吐露芳华,萌芽开花,好像飘逸红裙从中心旋转绽开,不多时便是层层叠叠一树绯霞。夏之花明艳动火,温柔地飞舞而下,消融寒冰三尺,风再一吹,水面就全是悸动的涟漪了。

恍神间唇瓣上印下一枚略带凉意的吻,好似清澈透明的水信玄饼,一触即化,回甘悠长。

喜欢本来就是要说出来才生效的秘术,在心中猜想个千转百回也抵不上一句“一点点”。

而亲吻则缓缓解开由战乱年代所阻绝真心的封印,唤醒理智压抑下的情愫,猛然一瞬他回想起了很多东西,乱哄哄地随着怦然心跳涌入脑海——有童真岁月间的炎炎午后,下水撒欢时从南贺川里捞起的一尾游鱼;有兵戎相见时的寒芒一闪,泉奈手腕处露出一小截细白的肌肤;有漫天晚霞下的回眸一笑,修长指尖握着一枝紫花摇曳的荆芥,有…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他以为自己早已遗忘的细节,缤纷呈杂地勾勒而出,述说阴影重重下隐秘而美好的往昔。

还有擦肩而过的深情。

不过没有关系,若是时空转化,到头来仍是说出了喜欢不是吗?

没有什么比我喜欢你的同时你也喜欢我更幸福的事情了。

即使它是晨曦微芒,即使它是过眼烟云,渺不可见,转瞬即逝…可也毕竟存在过。

像水一样温柔,像花一般盛开,便是爱了。

“泉奈…”

扉间拨开蒙住双眼的手,叹息一声,刚想说点什么。泉奈却歪着头笑了笑,用食指尖抵住他的嘴唇,抢先道,“说好了听不到的。”

“……”扉间沉默一会儿,点点头说了句行。

彼此知晓就已经足够了,如果最终要告别的话,多余的言语不说出口反而更好——不会有挂念和遗憾,是最佳的结局。

但鬼使神差地,他却突然开始期待一辈子都别找到执念源头了…可是,强行把本该安然于净土的灵魂留在身边是一件非常过分的事情啊。

那么,念念不忘的人究竟是谁呢?



44.

深紫色的夜幕中流淌着静静星河,几束不知穿越了多少光年的银芒倾泄在窗口门前,再次提醒夜已极深。

“你该睡觉了。”扉间瞟了一眼墙上滴滴转动的时针,帮泉奈拉了拉被褥,“太晚了,现在能睡着了吗?”

这次泉奈乖乖地躺了下去,边闭上眼睛边出声表示自己会好好睡觉,“扉间也去睡吧。”

“嗯我会的,晚……”

扉间正准备说句晚安,脑海中却唰得灵光一闪,升起一个念头。那个想法过于惊骇,像寒冷冬日里当头泼下一盆夹杂冰块的水,淋得他遍体生寒,连指尖都开始打颤。

好半天都没听完回应,泉奈不由得睁开了眼睛,疑惑地望向扉间发白的脸,发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想起一件事。”扉间这才回过神来,勉强镇定地补完,“晚安。”

说完,他匆忙又慌乱地起身右转,关上了卧室的门,只留下瘪瘪嘴不明就里的泉奈一人再次闭上眼睛,坠入梦乡。



45.(回忆)

“扉间大人。”

报信的男子毕恭毕敬地冲着千手一族的二把手行个礼。

“已经确认过了吗?”

扉间没有回头,继续站在凭栏边望着渺渺天际那一抹血色残阳。

“是的,宇智波泉奈死了,我打听到他不多日之前已经下葬了。看来宇智波斑并没有说谎。”信使的语气中颇有些雀跃,“这样战局就更加有利于千手了,最终胜利一定会属于我们。”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多亏了扉间大人。”

一抹薄云飘了过来,在洒着熠熠暮光的庭院里投下一片阴影。

云朵十分洁白,像入殓时穿的葬衣。

扉间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接着便挥了挥手让信使退下。

太阳快落山了。

理性告诉他应该赶紧回去制定下一次作战计划,这次他们将非常有利。刚要提步,耳畔却传来一个熟悉万分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略带笑意:

“我要走了,你都不和我说些什么吗?”

他错愕地回头一看。

什么都没有。



46.

扉间站在办公室前,半垂着眼仔细浏览起了那些惨不忍睹的试卷。关于飞雷神的问题赫然在目,因飞雷神而死的人近在咫尺。

他苦笑一声,捂住眼睛告诉自己:因为你在出试卷上那道飞雷神相关问题时恍恍惚惚地想起了泉奈,又执念过深,所以才会把已故的亡灵唤回人世。

归根结底也不过是想要好好地说一声再见。

扉间站起来,轻轻推开卧室了门往里面瞧了一眼——泉奈已经睡着了,脸色依旧有些苍白。

就算可以接触到自己,以鬼魂的形式存在于世也是非常难过的事情吧。

所以即使艰难也必须要…

他摇摇头,暗自下定了决心。










评论

热度(25)

  1. 艾丽丝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