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三刷归来后从细节处理解《大鱼海棠》剧情

Mysirts:

说一说个人对大鱼海棠剧情的理解。


【半被迫的】(☜☜☜当初死命安利别人去看,然后不断有没看过的人让我陪她去看,“不是你推荐我看的吗?”…哦,好咯)三刷归来,第一次看的时候有点失望,第二次看的时候觉得更好看了,第三次看的时候居然差点哭出来。
可能和跟我第三刷的那个妹子有关,她在旁边哭得稀里哗啦的,整个电影院都听见她吸鼻子的声音,出来之后拉着我的手哭了半天,说,
“…好烦啊,我最受不了湫这样的人了。”
我的反应是楞了一下,然后回答,
“是啊,湫…”
湫是个怎样的人呢?看了三遍,每多看一次,我就觉得他的付出更多一些。
之前一刷的时候蛮认真的写了个影评,现在看来,里面的一些话语着实有些幼稚。当时看的时候有很多想不清楚的地方,我那时是这么写的:


“至于为什么灵婆听了椿吹几次笛就愿意拿灵魂给她,灵魂为什么会带来灾难,鼠婆回人间铺垫了这么久却对后来的剧情完全没有影响,洪水怎么来的怎么停的没有人类的信物如何通天海棠树为什么可以堵天的一类讲不清楚的地方,感觉有种急着把话说完的仓促。”


现在这些问题,结合网上看到的一些讨论,和自己三刷的理解,慢慢的想清楚了,想大概理顺一下。


****湫是天神论


其实我觉得湫是天神这个设定应该是很明显了才对,可是和我三刷的那个妹子停止哭泣之后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


“湫是干什么的?”


我,


“你觉得?”


她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 说,


“他…是掌管水的?啊,难道他是那条龙??”


我:


“……”(龙?你认真的??)


其实确实有在微博上看到有一个说法是,湫的确是掌管水的,只是他自己称自己为“天神”,而椿等人对自己的身份理解不同,所以不称自己为“天神”。


但是就我而言,我还是倾向于湫是“天神”这个说法。且不说湫自己本身的那句“你接受的是一个天神的爱!”所明确抛出的事实,其他很多地方都可以说明湫身份的特殊之处。比如椿爷爷不惜以牺牲自己为代价也要救活湫;还有养鱼的事情,应该来讲椿与湫是同犯,众人却只指责椿;湫为什么知道鱼在哪里,湫为什么能够在与椿同时行动的情况下发觉鲲被胤所发现;鼠婆明明未见其人,却闻出了湫的味道(爱的味道什么的,我并不相信…😓😓);还有湫上船时,三手对他脱帽致敬;以及湫呼唤三手,并不用核桃,往天一吼就把它召唤过来了等等。


然后我很在意的一个点是,后面湫呼唤三手那里,可以知道湫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如何过去如升楼,并且三手过来接他的时候,湫对它表现的极为亲密。而在开头尾随椿时,却并没有选择过去。当然啦, 摆渡人只有三手一个,并且湫也不能惊动椿,只是湫在那个地方脱下帽子露出惆怅的表情那里,让我觉得非常在意。难道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椿要去干什么了?从后面的剧情来看 ,他是不知道的,唯一的猜想是,他曾经去过如升楼。至于干了什么,那就扯远了,毕竟这只是我的脑洞而已。


既然湫是天神,那么湫“天神”的身份,和椿等人,是一样的吗?我认为是不一样的,从湫那句“我背叛所有神灵”来看,湫把自己和其他人分割开,自己是“天神”,而椿等所谓“其他人”即是“神灵”。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当湫开门时,凤大喊了一句,“湫!以你现在的法力还不能开天!”也就是说,湫是可以开天的,而且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而从湫问的那句:“你相信有天神吗?”椿回答说“不相信”,“没人见过”,中可以得知,在椿等人的世界中,“天神”实际上是接近于设定中所说的“神”的存在,而湫能开天这个事实是大家所知道的,但是湫是天神这个事实却不是众所周知的。也就是说,湫作为天神的力量,远远没有开天这么简单,开天,应该来讲是他作为这里的“其他人”所拥有的能力。而湫作为天神,真正的力量是什么呢?我们尚不能知道,如果这个结论不成立的话,反过来想,为什么大家都知道湫是天神,而椿不知道呢?或者,如果只有后土,凤,椿爷爷这样的老资格的人才知道,那为什么不能让大家知道呢?


《大鱼海棠》以《逍遥游》为基底 ,庄子是道家学士,而道家延伸出的道教则信奉“举头三尺有神明。”我想,这里的“神明”和湫所说的“神灵”,内涵大约是差不多的。“举头三尺有神明”,说的是世间万物一花一草,都有神明的存在,强调要顺应自然。而椿他们这样的“神灵”分别掌管世间万物的运行规律,细到连花种都进行区分,可以说恰恰验证了“举头三尺有神明”。椿等人的力量,一直强调是“规律”,规律是不能改变的,这又和道家思想的“天行有道”不谋而合。椿他们,代表的应该是自然。而湫呢,湫的力量,可以擅自开天门,发大水,打破了以往的常规,可以说,是破坏了“规律”的存在,不是真正的“自然”。所以,湫这样的“天神”,与遵从“自然”的椿这样的“神灵”相比,应该更高一层,是更加接近于“神”的存在,湫不需要遵循“规律”。并且从椿子时到如升楼的那一段可以看出,湫同样可以使植物发芽,结果,他的力量是凌驾在掌管特定事物的“神灵”之上的。


而且,在湫问起,“你相信这世上有天神吗?”时,椿回答“如果有的话,他一定会惩罚我。”湫对这样的回答一脸震惊,因为事实就是,他并没有惩罚她,不仅如此,他还深爱着她,保护着她。于是他连忙追问,


“为什么?”


而得到的答案更令他大吃一惊。【港真,每次电影放到那里,我都觉得湫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你!说!什!么!!?的感觉…】


总之,湫是天神这个结论是比较明显的 ,这里讲到这些,是为了下面的理解作解释。


***椿与灵婆的契约


椿当时与灵婆作契约时,是说,拿一半的寿命与灵婆交换,换回鲲的灵魂,结束。


但是后来我们从灵婆与湫的对话中可以得知,椿的契约,远远没有这么简单,这么便宜。灵婆为什么要对椿有所隐瞒?这个放到后面讲。


椿与灵婆的契约是,椿交给灵婆一半的寿命,灵婆唤活大鱼,大鱼走了,椿就会死,大鱼如果死了,椿也会死。所以在椿活着的情况下延续她的寿命是办不到的,只有在她死过一次之后,才可以让她复活 。


在后面的剧情中,我们可以看到,椿化为海棠死去后,鲲依然存在,那么可以推测,上面的结论,反之是不成立的。椿的寿命,一半用来与大鱼相连,而另一半,留在自己体内。当椿化为海棠时,死去的是剩下的一半寿命,而另一部分给了大鱼,所以她会死去;而当大鱼死去时,死去的是与她相连的那部分寿命,同样会感应到椿的身上,导致椿死去。这就是为什么湫要用全部寿命来换椿所谓的“一半寿命”的原因,用灵婆的说法,椿无论如何都会死去,那么因为椿已经拿出了一半的寿命,再死去,那就是所有的寿命了,所以,再换,就要用所有的寿命来换。所以椿化为海棠死后,和灵婆的契约是已经结束了的,和大鱼相连的寿命也分割开了,这时大鱼再死,已经和她无关了。因为这一次的寿命已经归零了,到椿再次复活时,那已经是另外的寿命了。。


所以我一开始没有搞懂为什么鲲后来要咬着海棠枝找灵婆,现在我推测,鲲应该是由相连的生命感受到了椿的死亡,于是放弃飞过海天之门,想要以自己的寿命换回椿的寿命。可以说,这个时候鲲已经长成一条大鱼了,也就是说,他的灵魂已经成长完全了,只要越过海天之门,他又是那个鲲汉三【喂】。所以,他的灵魂,和椿的灵魂,是可以相抵的了,而且这个时候他死,和椿也没有关系了。它咬着海棠花去找灵婆,就是告诉灵婆,我要复活她。鲲对于灵婆的认知,仅仅是一开始椿与灵婆作交易时有见面 ,那时他还不过是只幼鱼,应该还蛮懵懂,到后来对灵婆的认知,就应该是从椿与湫的对话里了。而从椿湫的对话中能够得知的消息,当然是灵婆是灵魂交易人,椿是通过她复活自己的,所以鲲要复活椿,只能去找灵婆,而反过来讲,他去找灵婆,由于认知程度有限,除了复活椿 ,应该不会有什么其他的理由。而且是他自己当时放弃飞过海天之门的,现在去找灵婆,当然也不会是求她想办法再变回人类。


***关于灵婆与鼠婆


“至于为什么灵婆听了椿吹几次笛就愿意拿灵魂给她,灵魂为什么会带来灾难,鼠婆回人间铺垫了这么久却对后来的剧情完全没有影响,洪水怎么来的怎么停的没有人类的信物如何通天海棠树为什么可以堵天的一类讲不清楚的地方,感觉有种急着把话说完的仓促。”


嗯,过去的我的这些问题,一次性在这里解答。首先是没有人间的信物如何通天的问题,这里复制一段导演原话:


————————分割线哦哦哦———————————————


        梁旋:电影结尾部分,没有人类信物的椿是怎么进入海天之门的呢?其实她有一个信物,湫送给她的信物。这是画面背后的故事,我们没有讲出来。这个就是中国很多创作故事跟西方故事特别之处,你需要自己去发掘和理解。我们有人间信物这个概念,但是我们不会像西方电影一样跟你说这个白色的石头就是人间的信物或者通过一些对话讲出来,你自己去理解,你通过画面的意向去理解。


  张春:我觉得倒不只是西方电影。应该是西方好莱坞式爆米花电影。导演跟你说什么你就跟着走就行了,到最后看完、故事讲完,导演告诉你是好人是坏人。


  梁旋:因为本身那块石头是湫在之前要去人间的时候就留下来的东西,关于那块石头是有背后的故事,我们没有把这个故事讲出来,因为我们想让给观众一些留白。


  如果看了很多遍电影,你会知道说其实那一阵风吹过,就像当年湫来的时候。


  张春:因为湫跟她说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陪伴你。


  梁旋:有的观众会GET到这个点,但可能有的观众没有。如果看到的观众会被震到的,当他看到这样一个女孩子,一个面对鲲伸出手的时候,他胸前一阵风吹过他的头发被吹拂,胸前的信物会发光,观众会知道是湫回来了。


——————————分割线啊啊啊—————————————


说句实话,这个点是很难想到的,因为电影并没有交代湫这个信物是从哪里来的,而且那个信物这么奇异,我还以为是他家祖传的呢…但是仔细推测,也是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椿没有信物却穿过了海天之门☞☞☞回到人类世界全裸的椿身上唯一的东西就是耳环,湫的信物☞☞☞耳环很明显是椿在这边世界拥有椿很久的东西,而湫的信物来路不明☞☞☞推测,湫的信物是从人间来的。


不过一般想到这里都会觉得自己脑洞太大就是了…一开始没看到这个解释的时候,我的理解是,因为椿自身变成了人类,所以不用信物就可以过去,要用人间信物穿过海天之门的人只有这边的人而已…好咯。


接下来讲回鼠灵二婆,很多看法都表示鼠婆和灵婆携手策划了这一切,这一观点我一开始觉得很扯,后来刷了三遍,看到一些细节,就会知道确实这一切是有预谋的。


从哪里体现出呢?


第一点就是灵婆对椿交换大鱼的交易实质有所隐瞒,因为她无论如何都要使椿完成这个交易,她怕椿会有所动摇,所以隐瞒了她会死的事实;然后是鼠婆在拿到鲲的笛子之后马上就说,“这下我就可以回到人间了”,这个时候湫与灵婆还没有定下契约,鼠婆也没有解开不能触碰阳光的诅咒,但她这时就这样下定了结论,就是因为她们已经筹划好了一切;再反过来看下雪时期的那一件事,鼠婆告诉湫让他把鲲藏在冰河里,之后又指挥老鼠夺走了椿的笛子,可以说也已经能够看出鼠婆有在策划,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带有目的性,每一件事都是串起来的,为下一个目的做准备。包括后来后土去找鼠婆,应该也是鼠婆自己派老鼠去通知他的;在大水来袭的时候,灵婆说了这样一句话“下边儿脏东西多了 ,是该洗洗了”,我的理解是,鼠婆因为不能触碰阳光长期住在地下,“下边儿”指的应该就是鼠婆,而“洗洗”当然就是大水把鼠婆送出椿等人的世界;还有鼠婆唱的那首歌,“大鱼来了搬家家,家家搬到山上去,那里才是我的家”。这里的信息点很多,首先就是“大鱼来了”就可以“搬家家”,就是说大鱼一来,就意味着鼠婆可以回到人间,这也表明这一开始就是有预谋的。“那里才是我的家”,结合鼠婆会说英语 ,跳探戈,有留声机等人间特色鲜明的东西,以及“人间是个好地方”这句话,可以推测鼠婆原本就是人类,或者是和人间有数不清的瓜葛的人。


灵婆有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台词,就是椿去找她的时候,她说的那一段“你发现你欠下的怎么还也还不清”。所以很多人说灵婆所亏欠的人,就是鼠婆。关于这点,我持保留态度,因为官方有说,灵婆给湫的牌是1634,即一路三思,也就是说,灵婆的行动并非像鼠婆一样,是完全针对他三人,绝对的坏人 。而且灵婆养猫,鼠婆养鼠,好人的灵魂坏人的灵魂,猫鼠善恶本身就是对立的。但是灵婆的目的是把鼠婆送出去,我觉得这是对的。
灵婆为什么听见椿吹笛子,就把核桃给她?因为她听出了这是人类的笛子,进一步诱导椿去用生命交换大鱼。椿与灵婆定下契约后,可以说是必死无疑,那么这个时候,作为天神的湫就会来向灵婆求助,这时候灵婆再告诉他引发大水,开启海天之门,这就完成了送鼠婆出去的任务。而引发大水后,椿一定会牺牲自己想办法让大水停止,这就达成了椿死亡湫来续命的条件,因为在之前的情况下,灵婆已经告诉他“不过给了也没用”,唯一的办法是舍弃掉椿的法力,送她到人间。我想,灵婆告诉他的“答案就在你手里”的答案,就是开启海天之门,送鲲出去,造成椿死亡,再用核桃内的金丹【】以及自己的性命,复活椿,使椿变成人类,通过海天之门,前往人类世界生活。所以,“答案就在你手里”应该有两个含义,一是指湫的天神之力,二是核桃和核桃内的金丹。当鲲从北冥天池离开的时候,湫并没有用龙王面具,而是仅仅用核桃就开了海天之门。这或许又是湫天神之力的体现,但从这里我们又可以看出,那个核桃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的用来见灵婆的信物,它一开始就在为湫献身作准备了。


所以洪水是怎么来的呢,是湫引来的。当灵婆对湫耳语时,湫露出了大吃一惊的表情,而湫在之前就已经在灵婆说要用全部寿命来救椿时,就已经用“我愿意”来表达已经做好牺牲自己的准备了,在这时再大吃一惊 肯定不是因为要牺牲自我,而是引发大水,擅自开海天之门,“背叛所有的神灵”。而湫在山坡上灵魂呐喊完后,海水立刻就涌了进来,然后紧接着忘记是谁就说了一句“海水倒灌!不好啦,是天神发怒了!”这就意味着是天神——湫引来了海水。而他前面说的“他背叛所有神灵,为你忍受一切痛苦,带给你欢乐”,说的就是他要引大水,开海天之门,让椿去人间世界和鲲生活,得到欢乐 。


而洪水是怎么停的呢?在椿化为海棠的那一段里,我们很容易留意到的是海棠树堵天,而忽视了这件事造成椿死去的事实 。所以洪水是怎么停的呢,就是因为椿死了,这已经达成了湫再次复活她的条件,所以洪水停了——天神不再发怒。


而灵魂带来的灾难并不是灵魂带来的,是天神的心境变化造成的。


再反过来说说灵婆,灵婆在这场闹剧中得到了什么呢,就是她讲的“清洗”,和湫这个接班人。前面讲到了,灵魂所引发的灾难,并不是灵魂带来的,而是天神带来的,根据凤等人的言行来看,禁止养鱼是由于有过逆天而行引发灾难的先例。那么之前养鱼的人是谁呢?而那时发怒的天神又是谁呢?湫变成了灵婆的接班人,那灵婆或许就是上一个湫,是上一个天神,而她所说的还不清的债,是不是就是当她发怒的时候所欠下的债呢?而鼠婆之所以受到惩罚,是不是就是因为当年是她养的鱼呢?但是如果她是人间来的,可不可以猜想她是当年没有飞出海天之门而滞留在这里受到惩罚的“怪物”呢?


我真是脑洞无限大唉…


但是我其实觉得灵婆是天神的可能性不大,那么谁是天神呢?这个还是放到后面讲。


***依然遗留的一些疑问


1.湫成为灵婆的接班人后,灵婆去了哪里?


2.灵婆说的“这次灾难让水陆相连,往这边走是北冥天池,在那里,你可以送它最后一程。”在这里椿并没有打算让湫跟着去,而灵婆却说“可以送它最后一程”。这里到底是因为灵婆知道湫要送椿去人类世界,还是北冥天池成了人类世界【陆】和海底世界【水】的新通道呢?水陆相连到底指的是什么?


3.湫的信物到底是什么?


我们从导演的话里可以得知,湫的信物是从人间来的。但是一开始它只是一块无暇的白石,当湫性命危机解除后,它又化成了别的样子。从椿的反应来看,这个东西,即使是在他们的世界,也是很神奇的,这肯定不是一件凡物。而湫一苏醒,它就变样,是不是和他的性命连在一起我不敢断定,但可以说肯定和湫是息息相关的。而湫在那时,几乎是性命不保,也就是临死前的感觉交给椿,对于湫来说,它一定也很重要。而在“湫兮如风”的封面中, 也是湫在亲吻着这个信物,可以说,这件信物就是湫的象征。这件信物很神奇,我觉得它应该不是一开始就是人间的东西,而这件信物象征着湫,也就是天神,结合导演说的“这个信物背后是有故事的”,是不是给湫这个信物的人本来并不是人间的人呢?那么他是不是因为上一次“养鱼事件”而来到人间的呢?而他拥有如此神奇的信物,又把它交给作为天神的湫,他,是不是就是上一代的天神呢?


只有编剧知道的世界😃😃😃…


…而且,我想说,当椿最后向鲲伸出手时,鲲先是疑惑,后来舒展开了眉目,很明显是认出了什么,而画面转到椿胸前的那个信物发着光,说不定…他认出的不是椿,而是那个信物呢…?


湫的信物设计一直是闭着眼,说不定睁眼的时候,会发生不得了的事情。。。


————————这里是结尾的分割线———————————


        “张春 : 因为现代的人大多数觉得我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就是因为有企图,有所谓的爱情。其实湫对椿的好是一种很纯粹的。包括椿最后把鲲送回家,就是因为她之前救了他一命,他要把她救活。


  梁旋:他们是非常纯粹的感情,那些感情你要理解成三角恋,那只是因为你已经不再单纯了。”


 我觉得看完《大鱼海棠》,应该很多人心里都会有很多疑问,但是最后到和和当时的我一样,归结为“故事讲不清楚”,“剧本写的太仓促”,然后就觉得这讲的是个狭隘的三角恋剧情。其实我自己本人就像张春讲的一样,觉得椿对鲲的好是有所企图——是因为怀有爱情才这么做的。我自己没有办法相信那么纯粹的感情,觉得仅凭“还他一命”是做不到这个地步的,所以按“爱情”来理解了,而其实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的。我想说的是,用“三角恋”来形容鲲椿湫,是把导演想表达的纯粹的感情糟蹋了。甚至有人加上玛丽苏三个字,那就更无法理解了。中国人讲故事比较委婉,很多因果需要我们自己去找,这也是导演自己说的,有些点是需要我们自己去get的。


总之又一不小心爆字数了,还有我觉得导演埋了很多第二部的伏笔,鼠婆回到人间啊,湫的信物啊,不过鲲,椿 ,鼠婆都在人间,说不定下一部的舞台就在人间呢。


最后,以上仅是个人脑洞观点,欢迎大家一起讨论。


还有,


   “张春:我们原本还有另外一个彩蛋,后来因为片长的原因卡掉了,但其实大家都很喜欢那个彩蛋。  


     梁旋:就是有一天椿会变成一条鱼再跟湫重聚,因为他已经成了接班人,他也许在那里会待8000年,8000年这是古人的话:有一棵大树它8000年是春天,8000年是秋天,生命是一件很长的事情,你不要着急。”


这个彩蛋…我好想看哦。


        

评论

热度(24)

  1. 艾丽丝Mysirt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