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杂记】此生只若初见 ——关于宇智波斑

宇智波泉奈的黑暗行:

人们将不可理喻又威胁自身的存在称为怪物。哦不,“不可理喻”本身就是一种威胁。

两者都占的宇智波斑,大概是被许多人称为怪物的吧。

这个活了死死了活活了又死三周目的男人的一生,来来去去似乎就几样事业,如果让外人编纂人物大事纪,恐怕就剩下一样:

世界和平世界和平世界和平世界和平世界和平xN

且看最后如果黑绝没有驴他、主角团拿不下他反被他放倒后,斑将抵达的那个世界:世界和平,而他是永远的、唯一的看守者。

“这样我就是救世主了。”他说。

翻遍地球七十亿人口也未必能找到愿意做这样的“救世主”的,别说名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如果有人非要算上黑白绝我也拦不住)。在永恒的孤独面前他笑着说:这样我就是救世主了。

这就是他的愿望。这种搁别人身上要被追问“那你自己的愿望呢!”的愿望,真就是他无数个日夜孜孜以求的,自己的愿望。

机关算尽、竭尽全力、一条命用了三回,再加上千万年的孤独,求到一个他认为能永远和平的世界,每个人都保有自由意志又不会互相冲突,每个人都得到了幸福。

——全未想到这幸福只是暂时的。

如前所述,梦境世界是有限的,人无法想象自己从未体验过的事物,却有着去体验从未体验过的新鲜事物的根本诉求。这一矛盾注定了月之眼只能暂时满足人们的愿望,当人们在一个愿望实现后自然而然去寻求新的愿望,一个接一个下去,终究会到达想象力的边界。这个时候月之眼是当机呢还是把走到边界的人restart?不管怎么补救,月之眼计划在那一刻已宣告完蛋。

斑一个机关算尽的人,在黑暗中想了几十年,怎么就没想到这样简单的破绽呢?

A.ab自己就没想到。

B.宇智波斑他就真的没想到。

如果是B,其实是说得通的。宇智波斑一生的愿望,全部列出来也就那么几行:世界和平人人幸福、保护好弟弟、荣耀宇智波、赢过柱间、和柱间一起实现梦想、即使一个人也要实现梦想。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想他这些梦想,当他在地底的黑暗中做梦时,应该都实现过了。这寥寥几行实现后他就别无所求了,可以去面对一个空无一人并永恒如此的世界——一个显然无法满足他任何新生愿望的世界,而他也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有什么特别想实现的新生愿望。而后他推己及人,觉得梦也能满足世人。

并不啊。地球上七十亿人,多数一辈子都在不停地许愿,不停地要新的、更好的、更刺激的东西,永无止境。

斑这种“至此足矣”的想法,是教科书式的“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和人之间是无法完全理解的”。

也许是因为所追求的目标是如此宏大,宏大得遮天蔽日,又是如此难以实现,难得折腾了三辈子都没成,宇智波斑才活成了这么单纯如神明的“怪物”,全心全意地,只凝视求索着这么一个梦想,觉得实现了之后便此生无憾别无所求了。

世人却并不如是。也许,当他终于实现了这个宏伟之梦,终结了漫长的求索后,他才会发现自己也并不如是。

理到这里时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人了。把事情做到“不管你们愿不愿意我就是要让你们去做梦”这种替世人做出决定并强制执行的地步,“世界和平”已是他的私欲了。私欲和大义都能名之为梦想,区别在于做决定的是个人还是集体。 但私欲是世界和平大家幸福我自己永远孤独守夜的人,也是天上地下少有,凡人如我实在不知如何判词也没有那个资格。

三周目死去时,这个人还在说着孩子气的理由,说着自己的梦想破灭了——他最终都没想到那个梦想根本就不能满足世人,只觉得自己力所不逮,功亏一篑。而世间最懂他的人,好声好语,安慰多于劝说,伴这个灵魂最后一程。

他知他始终心性至纯,一往无前。

此生只若初见。





评论

热度(63)

  1. 艾丽丝宇智波泉奈的黑暗行b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