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伪全员】开门!成精办!

看我一眼啊喂:

建国之后不许成精梗,新生代全员非法成精设定。ooc,ooc,ooc


==========================================


大家好,我叫邹远,是成精办的一名新职员。


是的,成精办。那个使人闻之色变虎躯一震的名字,那个风起云涌只手遮天的组织,那个走在路上回头率百分之百,使相亲成功率提高百分之二百的政府部门——成精办!


经过十余年的寒窗苦读,一个平凡的我,走上了这个不平凡的岗位,此时此刻,我的内心无比的喜悦和激动。在这里,我要感谢党,感谢组织,感谢养育我的前辈们……


没错,我也是一只成精动物。别担心,我这是合法成精,至于为什么六十多年才混到毕业……我们还是来谈谈工作的事情吧。


面试那天,我的天敌上司于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激动的对我说“小远,我们非法成精办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


非法成精办的工作并不好做。事实上,能开启灵智成精的生物并不多,而且不随着基因而遗传。很多的新生妖精,比如我,都是稀里糊涂的就成了精了。这要是在以前吧,也不是什么大事,顶多错过了最佳教育时机有点犯傻,可是在建国之后,随便成精它,它犯法啊!


所以我们的工作,就是寻找这些非故意的非法成精分子,登记在案,塞给有能力的大妖精抚养——成精的比例一直是男多女少,但单身率并不低。


因为今天是我第一天上岗,于锋打算带我去我们辖区走访一圈看看情况。于是我愉快的坐上了于锋的车,丝毫没有想到在几个小时后我的三观会受到怎样的冲击……


 


#


于锋的本体是我的天敌,然而我并没有对他产生什么恐惧心理,也许是因为我心太大的缘故吧……当车开出了市中心,我的表情是淡定的,因为我知道容貌不变的妖精避开繁华的地段是很正常的。当车开出了城区,我的表情是淡定的,因为有一些物种喜欢独居。当车开过出郊区,我的表情还是很淡定的,因为有一些动物对自然环境的要求毕竟严苛。但当我收到x市欢迎你的短信的时候,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上司真的不是想把我骗出来吃掉吗?!!


事实证明我真是一个浅薄的人。


当我看见那座黑黝黝的,用鲜红的油漆喷着“霸图”两个血字的大铁门的时候,我和于锋都不由自主的噗通跪倒,交上钱包。


给我们开门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斯文,整洁,鼻梁上驾着一副无框眼镜,显得十分谨慎精明。他朝我们微微点了点头,示意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当我把两个茶杯的扶手转向了不同的方向,他的表情变得有些许的不自然,吓得我赶紧把扶手又转了回来。


我以我食物链最低端的位置担保,他绝对是个非常可怕的动物,吃我还不够塞牙缝那种。


在他告诉我们稍等并上楼去的空隙里,于锋告诉我,他叫张新杰,是一只年轻的狮子。这家的户主韩文清,则是一只壮年东北虎。而他们家的非法成精动物宋奇英……于锋的表情变得十分一言难尽,宋奇英是一只小狮虎兽。


对不起,我笑了出来。


然而我很快就乐极生悲了,当他们家一家三口一起出现在了我面前。你们不会懂得的,那种看见了世界的终极的感觉,乘三。


按下家主韩文清不表。据说今年只有十七岁的宋奇英,已经很好的继承了前辈不怒自威的气场。他捧着茶杯,吹一下,喝一口,一丝不苟的重复着这两个动作,十分认真专注,和他旁边坐着的张新杰如出一辙!


我们向他们询问了近期的生活状况,顺便聊聊宋奇英的学习情况。宋奇英小同学性格十分认真,回答问题一板一眼,紧紧的绷着一张稚嫩的脸努力向前辈们学习。中途我试图从看起来毕竟好说话的张新杰口中套取情报,结果不知道怎么反而把自己买了个一干二净。


迫于韩文清无形中散发出的压力,我和于锋很快就从霸图告辞了,当然,钱包留下了。


 


 


#


我们造访的第二户人家经营着一家叫“蓝雨”的书店。


店主喻文州,有着亲切温暖的笑容,因为坐在靠进门的柜台而披着一件薄风衣,举手投足间透漏出一种从容的优雅。他的恋人黄少天——他们两个人这样介绍的——十分阳光活泼,自豪的向我们介绍了他们这家并不豪华却十分温馨的书店。黄少天热情的解说和喻文州温柔的微笑,十分有效的安慰了我与钱包分离的悲伤心情。


不久,还在接受义务教育的卢瀚文小朋友也回家了。他是一只非法成精的小鸡仔,据说是成精史上最年轻的的成精人员。


看得出,喻文州和黄少天对这个年幼的后辈十分宠爱——也许是因为一条鱼和一只柯基犬无论如何也不会拥有后代的缘故吧。


小卢和黄少天一样活泼,还没来得及放下书包,就开始向大人们讲诉起来在学校时的趣事,期间似乎还夹杂着一些早恋心得,比如小别前辈今天也特别特别帅之类的。


最后,我们的访谈录是由喻文州一个人完成的。卢瀚文在和我打过招呼之后就被愤怒而担忧的前辈抓走洗脑早恋的危害去了,在此期间他曾多次试图向喻文州求救,只得到爱莫能助的完美微笑一个。


在黄少天清亮又叨絮的背景音乐里,我们艰难的完成了本次的任务,此时他的话题已经转换到了刘小别的家长是如何的独断,如果小卢被为难了应该怎么办,却没有再反对卢瀚文的早恋。喻文州将我们送至门口,很是歉意的表示少天的话有点多,希望我们不要介意。说这这样的话,他看那一大一小的目光中,却充满了包容和爱意。


 


 


#


有幸的,我在不远的一栋洋房里见到了那位“小别前辈”。年轻的男孩儿,高挑,时尚,眼神不羁。然而他和其他的孩子们,都在王杰希医生这个大家长的注视下化身小绵羊,乖乖的坐在沙发上同我们进行这无营养的问答。


微草是个单亲的大家庭,据说当年家里的另一位家长十分喜欢孩子的缘故。不过在他离开后,一直对工作兢兢业业的大家长王杰希医生渐渐变得有些力不从心。即便如此,他也依然努力的抽出更多时间教育孩子们。


好在微草的生态结构并不复杂,一群小猫们也不会面临着每天要为食谱打上几架的问题。但即便如此,照顾这么多的非法成精动物还是太困难了。于锋告诉我,他家的小猫曾经被兴欣的大魔王叶修叼走过一只,所以他对失去好友的最小的那只小猫高英杰更是百般疼爱。


即使家庭不够完整,微草的孩子们也深爱着大家长王杰希。无论是淘气的刘小别,傲娇的袁柏清,还是乖巧的高英杰,无论在哪里,在做什么,只要一声令下,都会飞快的跑到前辈的身边。当然,离开了前辈的视线,他们还是会恢复成好斗的小魔头。


 


 


#


婉拒了王杰希医生留下吃完饭的邀请,第四个走访对象是刚成立不久的非法成精动物收容处兴欣。


严格意义上来说,兴欣也是一处民间组织。这里不只有年幼的非法成精动物,还有意外成精动物和成精多年无家可归的流浪妖精,甚至还有普通人类和天师。


可兴欣的人坚持宣称他们是世界上最亲密的家人。


我们来到时候,兴欣在吃饭,不,或许应该叫抢食。


因为我们的突然造访,一家之主叶修不得不从有利地形上撤退,当然临走前没忘从老犬魏琛那里顺走了一条鸡腿。


这只成精史上负有盛名的光辉人物,是一只大龄白狐狸,因为长期蜷缩在没有阳光的室内,显得有些苍白和臃肿。当然,这完全不会磨灭他出众的……嘲讽功力。


在填写完全部的调查信息之后,作为职场新人的我已经身心俱疲,不敢再爱了。而此时,兴欣的抢饭活动也已进入尾声。


经过叶修的介绍,我总算认全了他的家人们。正在专心致志同京酱肉丝作斗争的是漂亮的红狐少女唐柔。抢占了最后一条鸡腿的帅气哈士奇外号包子。被包子骚扰的没法好好吃饭的小白兔是叫做罗辑的数学博士。围着一盘干煸茧蛹的一白一黑两只大猫是目前同居一室的方锐和莫凡。想扑过来和叶修算账的是魏琛,吃完晚饭正嗑瓜子看戏的是苏沐橙,与她同族的老板娘陈果正试图力挽狂澜。人类安文逸和来蹭饭的黑狐狸邱非正在关注高英杰的好友灰色小猫乔一帆夹来的菜为什么一块都没有了。


“唉!我就出去做个调查,你们连个菜叶都没给我留啊,你说,养你们有什么用!”叶修一脸痛心疾首。


“老大!我给你留了鸡腿!”


“喏,你要的菜叶!”


“前辈,我这里有你爱吃的鱼。”


“那个……”乔一帆小声地“我每样菜都有留一点哦?”


原来是埋在饭底下了吗……兴欣,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地方。


 


 


#


为了能快点赶回去吃完饭,我和于锋来到了离兴欣最近的虚空。


一家之主李轩正在扎着围裙刷碗,小眼镜蛇盖才捷接待了我们。被指挥坐在客厅里,看着这个少年沉稳的端上茶水和饭后水果,询问我们来访的目的并表示可以独自完成调查,完全感受不到他还是个未成年的非法成精动物。


直到被提问对现在的生活状态有没有什么疑问时,他有些稚气笑了起来,他说他一开始并不是很懂得,同是从蛋里孵育出来,为什么李轩和吴羽策都是有翅膀的鸟类,只有他是光滑的长长的一条呢?


我了解到,另一个家长吴羽策的工作一直很忙,所以家务大部分由李轩来负责,盖才捷也不得不早早的学会自立。


不过盖才捷本人却很喜欢这样宽松的家庭氛围,“主要还是家庭成员互相爱护互相支持”他说“对于能为前辈们做些什么,我感到很自豪。”


在我们即将告辞之际,吴羽策和同事周泽楷一家回到了家中。


我怀疑他们从事的是演艺行业,因为他们俩,包括周泽楷的家人,都长的十分美貌——然而并没有一个雌性。


周泽楷是外来户,从南极远道而来的帝企鹅。他有着一切企鹅该有的美德,沉默,温和,坚强,以及美貌。他的伴侣江波涛是只海豚,据说是在海中偶然遇见一见钟情。非法成精的小公鸡孙翔,有着不输给孔雀的鲜亮的大尾巴,骄傲的小脸透露着青春的活力。但他的心情显然不是很好,据说是因为和另一只小公鸡唐昊打架输了。


吃过了盖才捷友情提供的水果拼盘,我们决定告辞回成精办。回去的路程依然漫长,偶尔有些堵车。我想到还有那些素未谋面的家庭,对未来的工作不禁产生了一丝忧伤……


 


 


“小孩子还是很可爱的啊……”于锋这样安慰我。“不如以后也领养一个吧?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嗯……男孩……还是女孩吧?好难选啊……”


“慢慢想吧,以后的日子,还有很长呢。”


后来于锋还说了什么,我已经听不到了,各自动物的影像在我眼前晃动,打闹,汇聚成一片白光……


夜深了。


END


 

评论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