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原创】冰雕之城

林朵:

我曾在小城广场的喷泉旁边遇到过一个陌生人。


 


那年冬天特别寒冷,连喷泉里的水都凝成了冰。我只在喷泉边缘坐了一小会儿,,就已经冻得快受不了,缩着脖子起身想要离开。


 


没走几步,突然发现原来喷泉另一边也坐着人。


 


本来我是不该理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家伙的,可经过他身边时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因为天色很阴,我没太看清对方的面容,但应该不是本地人。他裹着非常厚实的冬装,坐在那儿一动不动,肩头甚至起了微微一层白霜,简直跟被冻住了没什么两样。


 


喂。我稍微有点担心。这么冷,再这么坐下去要变冰雕了。


 


听到我的话,他慢慢抬起头,动作一开始看上去挺僵硬,不过等开口说话了就还好:活着的人怎么会变冰雕?


 


这话说的太没头没脑,我听不明白。


 


然后他就笑了起来,笑声很低沉,还带点硬邦邦:在我的家乡,只有死去的人才会变成冰雕。


 


这话更让我吃惊了,不确定这个家伙究竟是冻傻了还是本来脑子就有点问题。


 


不过,我也说不上当时的心情究竟是同情还是什么,总之虽然天冷的不像话,我还是选择留下,跟这个有点古怪的外乡人一起坐在被冻住的喷泉边缘,聊了会儿天。


 


按照对方的说法,在他的家乡,倘若一个人离世了,留下的躯体不会像别的地方人那样会慢慢腐化,需要埋葬,而是会立即冻起来,成为一座晶莹剔透的冰雕。


 


就跟普通的冰一模一样?我指着身后的喷泉问道。


 


材质差不多。他点点头。造型和逝者是一样的。


 


听起来也不算很可怕,我打消了之前自己胡想的若干念头,接着问:那这些冰雕会被放在哪里?


 


没有固定的地方。男人摇摇头。说不好就会在哪个地方突然看到。


 


啊?我猜当时自己长大嘴巴盯着对方的模样肯定很蠢。


 


对方没有嫌弃我蠢兮兮的样子,而是仔细解释,那些冰雕的位置并不是固定的,而是会随着人们的生活,时不时出现在城里的任何地方。冰雕的模样也不是一成不变,同一个人的冰雕,有时可能是学校门口甩着两个长辫子的少女,有时可能是杂货铺门口拎着菜篮的阿姨,还有时可能是公园长椅上抱着猫咪的老奶奶。


 


虽然都不一样,却大多是让人印象深刻的样子。


 


就好像是被时光冻在了那里。


 


那么……我开始有些明白了,努力把敞开的衣领拉紧些,不让冷风找到机会往里钻。是不是每个活着的人能看到的冰雕也都不一样?


 


男人点头,肩头上的白霜随着他的动作簌簌往下洒落:有的多,有的少。


 


那岂不是认识的人离开的越多,生活中出现的冰雕也就越来越多。我心下犯着嘀咕,实在是很难想象那种身边都是逝者冰雕的场景。


 


彼时掠过广场的寒风好像更凛冽了,引的我忍不住对着人家打了个大喷嚏。


 


这可真够失礼的。我讪讪地摸了摸被冷风刮红的鼻头,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转而问他另一个问题:那冰雕会融化吗?


 


当然。男人回答,大概是发现了我的冷颤,于是从随身带着的背包里拿出瓶子,把里面装的热茶分到杯盖里请我喝。虽然贸然接受陌生人的茶水有点不合常理,但我得承认,在这么冷的天里,一杯热茶的诱惑不算小。


 


温热的茶水顺着喉咙留到胃里,辐射出的热度平息了寒颤,让我感觉舒服不少。男人自己也就着瓶子喝了一大口,表情和缓地看向我:冰雕也会被热量融化。


 


或许一开始融化的不算明显,人们依然能看到冰雕栩栩如生的样子。但日子一天天过去,渐渐轮廓就开始模糊了。等日子过去的越久,融化的也就越快,直到有一天,连最初的轮廓也辨不出来,所有融掉的水汽都会逸散进透明的空气里,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这么说,我突然为那些冰雕感到有些惋惜:那就没有不融化的时候吗?


 


会有人不希望冰雕融化的太快。男人放下手中瓶子,刚刚和缓下来的表情又重新变得凝重起来了。于是情愿离开家乡,一直追逐着冬天,生活在寒冷的世界里。


 


我抬头望着覆盖天空的那层阴云,厚实的连半点眼光也透不过,更不用说要融化身后喷泉里的水了。在这样的天气下热茶的效力维持不了多久,再次感受到寒意的我只好抱紧了双臂:那这样的日子未免也太难熬了。


 


男人收回已经空掉的瓶子和杯盖,重新放回背包里。他的脸色很复杂,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像既有失落,又有释然:但至少这样冰雕就不会化的那么快了。


 


反正迟早也会化掉的。我不明所以地耸耸肩,无法理解这种所谓的执着。是我就更愿意回到温暖的家乡。


 


男人苦笑一声,没有回答,就那么安静地坐着。他不接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个奇怪的话题继续聊下去,只能陪着坐了一会儿。可天气实在太冷,再这么静坐下去我都快感觉不到自己脚了。于是我站起身来,使劲跺了跺脚,哆嗦着告诉他自己得走了。


 


男人轻轻点头,算是应答了。我也没心思计较他这敷衍的态度,转身便走,但刚走了几步,又被他叫住。


 


你觉得……他的语气里掺杂着犹豫。冰化了以后会变成什么?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简单了,我想都没想就随口回答:当然是会化作下一个春天。


 


他听了我的回答便怔住,好像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我也说不上来,毕竟自己当时心急火燎地想要赶回更温暖的地方,回答完都没顾得上再看他就急匆匆地走开了。


 


只是在走出老远之后,我才无意地回头看了看,对方似乎还坐在喷泉边缘,轮廓却是越来越模糊了。


 


第二天是个不错的好天气,阴雨散开,阳光很足。我在小城里闲逛着,又转回了广场喷泉旁边。


 


但我没有再看到昨天遇到的那个陌生人。


 


一直到现在,也都没有再见。


 


大概是回到温暖的家乡里去了吧。


 


END




----------------------------------------------------------------------


此文为《地平线外的城市》系列文之一,该系列还存在另外若干篇(虽然目前就三篇):


(1)骸骨之城


(2)目光之城


(3)冰雕之城




 @归去归去   @大姝很淑 

评论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