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反逆白黑】流转千年(完结)

晓灵风:

旧文大修。








警告:LL设定有,CODE拿自CC,私设多,妄想多,历史口吻,略悲,请慎用。




  




那是地球存在于宇宙中的最后一天。




 




本应因自内部坍缩的恒星太阳最终幻化而成的黑洞所完全吸附、从而走向毁灭的地球被冲天而起的红色飞鸟之翼完全包覆所形成的巨大的结界所保护,两股宏大的力量在宇宙中相互角逐抗衡整整七日,为全部人类撤离地球争取了最后的时限。




 




最后一日,最后一批乘坐引力波飞船离去的人类停留在太阳系的边缘一致脱下帽子,向数十光年外那个最后一个停留在地球上的人最后一次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最终,地球在全体人类的视线中缓缓消失在黑洞深处。




 




至此,一个名为ZERO的奇迹在这一日,与整个太阳系一起走向了命定的终点。




 




千年之前,一场由正义的审判者——zero所引发的动乱自日本为起点,席卷全世界,最终彻底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走向,zero成为历史洪流的引导者。他凭借过人的智慧将历史推动,走过8000万人尸体的组成的血腥之路,到达了胜利光辉的彼岸。 




 




世界称颂他,历史赞扬他,无数可以被使用的赞美之词都被堆砌在他的身上,比起一个活生生的人,zero早已成为正义、公平的代名词,是神圣的符号。狂热的民众将其推向神坛,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他享受着一切光明的温暖,享受着世人的崇拜,而黑色郁金香面具的真实含义——“战争所在、腥风血雨”却无人探究。 




 




曾经,将其神化的民众有意无意的认为ZERO大人会自始至终的守护着他们,然而,在被认为是世界极恶化身的恶逆皇帝自高台上坠落整整六十年的哪个早晨,这个认定被打破了。




 




那个阴雨霾霾的早上,布理塔尼亚的代表前来一如既往的请示时,才发觉ZERO的房间空无一人,徒留那身服装与黑色的郁金香面具。 




 




ZERO走了,在超合众国体制已经成熟,整个世界体系都稳固的现在。




 




他完成了他的使命,他将世界带入了一个繁荣的新高度,然后,他像他出现时那样突兀的消失,仿佛世上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一般,走得干干净净,除了那个仿佛血染的郁金香面具还提醒着世界他曾经存在过。 




 




一时间,流言四起,世界陷入动荡,世人惶恐,他们不知道,没有了这位圣人的引导,世界究竟会如何发展。 




 




有人说,ZERO被劫走了,有人说,ZERO死了,毕竟他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早已超过60年,以凡人之躯那是早已步入迟暮之年,就此离去也很正常;还有人说,ZERO抛弃了这个世界,他厌倦了;还有人说,守护神ZERO的离去意味着战争将要到来。于是沉迷已久黑色郁金香背后真正的含义被人挖掘,世界陷入动荡,直到同样早已白发苍苍的超合众国第一任议长神乐耶公布了据说是ZERO留下的那纸留言才平复了世界。 




 




从留言来看,ZERO似乎是认为这个世界已经日趋成熟,即使没有他也应该可以运行的很好,他可以安心的退居幕后来观看这个世界的发展,享受世人因和平而露出的笑容了。 




 




不得不说,这是个很符合圣人这一身份的留言,他并没有抛弃任何人,他只是认为新世界这个他从暴虐的恶逆皇帝那里救下一手培养大的孩子已经可以独立成长了,他现在该去休息了。 




 




而与此同时的一个如血的黄昏,在ZERO最早出现的日本一个废旧的神社,一个生命存在过的证明被大火吞噬,冲天的烟火直上云霄,就像这个生命的父亲一样。 




 




唯一一个观看着这个证明消失的单薄身影在蒸腾的烟雾中若隐若现,他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只是状似漠然的看着,相较于70年前那场凄凉的葬礼,这一次更加凄凉,就连观看的人都从三个变成了一个,不,是只剩下了一个…… 




 




70年,两场葬礼,一对父子的葬礼,他都参加了,岁月未能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现在的他就像一个局外人一般,仿佛漠然的注视着一切,深的看不见底的瞳孔倒映着火光,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这是一场彻底带走他快乐的大火,那个和他一起走过来的人,走了。




 




烈火持续燃烧着,吞噬着朱雀的同时也吞噬了他的快乐,他原本就渺茫的幸福。虽然早在C的世界,早在他杀死他父母的那一刻,早在他毅然转身离开尤菲墓前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预见到了现在,曾经以为远离自己所最珍爱的东西可以让这种痛轻一些,但是痛却远比他想象的更加深,他曾经以为自己能够扛过来,他曾经以为这是自己应受的惩罚,是将8000万生命卷进来的代价,但是当仿佛连他的灵魂都能燃烧的痛楚席卷全身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当年是多么的天真,是多么的可笑。 




 




他从来没有比现在更加理解那个最终笑着死去的魔女的心情,他从来没有比现在更加理解朱雀想要死去的心情,但是,这对他来说,是最不可能的事情,鲜红的CODE篆刻于他的额头,被夜色的碎发所遮盖,这是他无法死去的标志,他必须背负着这一份远超他所犯下的罪孽相称的原罪直到世界的尽头。 




 




在中华联邦曾经有一句用来歌颂感情的话语——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曾经,那个用来形容最坚贞爱情的诗句是多么的讽刺,他有足够的时间来等到山无棱,天地合,可是他却只能躲在世界的角落通过媒体遥望着面具后的他,然后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还是等来了与他真正意义上的分别。他眼睁睁的看着朱雀躲在面具后从少年走到迟暮的老年,看不到尽头的时间之路,他只能一个人走下去,即使世界毁灭,他也不一定能够毁灭。 




 




可他不能让世界毁灭,他应该在暗处时时注意着世界的发展,要小心这得来不易的和平被什么人打破,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够用来转移自己注意力的方式了。




 




夕阳落下,星空璀璨,那天,他怀抱着朱雀的骨灰站在向日葵花田让他们消逝于空中,这样,无论他走到哪里,他都可以永远陪伴着他了 




 




这样只要是有风的地方,就有朱雀的存在。




 




他这样轻笑着询问夜空,回答他的,只有漫天璀璨无声的星辰。 




 




从那天起,他多了一个仰望星空的习惯,反正,他有的是时间…… 




 




世界从来不会因为少了一个人而停止转动,即使他是为这个世界默默奉献了一生的ZERO,一时的恐慌过后,没有多久,ZERO就彻彻底底成为了历史,成为了符号,也就是成为了过去,停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慢慢的,与他同时代,感受过ZERO风采的人们也相继离开了世界,记住ZERO的,只是那冰冷的书页和历史学家,以及,不得不避世索居的他。 




 




时间多到不知如何利用,他总是在夜晚仰躺在璀璨的星空下,用那双越发看不透的紫眸细数着无数繁星,用以打发最最寂寞的夜晚,即使阴天看不到星星,他那双美丽的,摄人心魄的紫眸也仿佛穿透了厚厚的云层,看到了璀璨的天空。 




 




据说人类离世后灵魂会化作天上的一颗繁星,也许朱雀正在哪颗行星上看着我吧。




 




他为自己毫无意义的行为找到了一个自我安慰的借口。 




 




他最后一次看到朱雀,是在正义的裁决发生没多久的时候。当时有人翻出了他当年在学校生活的故事,是那样的温情脉脉。这其中甚至还有他和恶逆骑士的合影,直到这时人们才发觉这两人竟然是多年的至交好友,从多年前交付人质的外交到八年后血染的富士山特区事件,两个人总是在重大的事件前后相伴;在他们的同学:布里塔尼亚帝国原第三圆桌骑士基诺•瓦因拜鲁谷和著名主持人米蕾•阿什福德所收藏的记录着他们学校生活的合影中,他们总是微笑着的。 




 




多少看过这些照片的人都不相信拥有如此美丽祥和笑容的他们会是后来张狂蹂躏世界的罪人,但也有别具想象力的人将他们重逢的时间和虐杀皇女联系到了一起,提出大胆假设,认为恶逆皇帝正是利用了枢木朱雀当时的骑士身份控制了尤菲米娅•Li•布里塔尼亚,缔造了耸人听闻的日本特区事件,而这就是著名的历史之谜:“orange计划”的真正内容。虽然无所不能的ZERO大人得知计划后将重要的计划执行人杰雷米亚•哥特瓦尔德一举挫败,却没曾想到被救下的枢木朱雀如此不知恩图报、执迷不悟,在与恶逆皇帝重逢后被花言巧语所蛊惑,竟将“orange计划”推至了另一个巅峰。真是可悲可叹! 




 




这种说法在布里塔尼亚帝国原第二皇女柯内利亚•Li•布里塔尼亚、原第七皇女现任布里塔尼亚代表的娜娜莉•Vi•布里塔尼亚和ZERO本人未加否认的态度下被世人所接纳,历史正如他之前所希望的那样,尤菲米娅的“罪孽”也终于因为其灭绝人性的本质和恶逆皇帝如此“相契合”而物归原主,与此之外一切一切的罪孽都被其所包揽。远远看着在终于得以正名的尤菲墓前哭得死去活来的妮娜和伫立一旁那抹漆黑的身影,面向漫天的繁星,他长舒一口气,叹息一声,转身悠悠离开,从此再未出现在那里,直到他在C的世界感受到那个被他施以活下去这个诅咒的人的灵魂之力越发微弱,他和朱雀的故事,在这一刻走向了终点。




 




恶逆皇帝的所作所为在怀疑派兴起后将近两百年的时间里成为世界争论的焦点,历史学家为其所作所为争议不休,分成无数个派别进行着激烈的交锋。 




 




一个雄才大略打败了无数英雄豪杰的人怎么可能在统一世界后蠢到自毁长城,将殖民地同本国一同实施最重的税负,将自己置于最最不利的境地,并推波助澜各种各样不利于自己的流言呢?(参考官方小说设定)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这么愚蠢的战略家。 




 




怀疑派的创始人正是恶逆皇帝的一个同学,历史学家里瓦路•卡尔德蒙德。正义的裁决发生没多久,他就毅然投身于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近现代史的研究,向板上钉钉,世人亲眼目睹的事实发出了质疑,并把他的一生都用来追寻真相,他好像知道些什么,但是每每面对媒体的询问,他又总是苦笑着摇摇头,声称空口无凭,自己要用真实的证据摆在世人面前。 




 




世人不理解他,说他是哗众取宠,但他还是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并用一篇又一篇论文为后世两百年的激烈交锋拉开序幕,直到临终之际神乐耶秘密送去的一纸信函让他笑着离开了这个世界。 




 




不过对于正统派来说,“真实的证据,那又是什么?真实的证据就是世界的人口少了8000万,这是无可辩驳的数字!”正统派的人如是指责道。 




 




正统派认为,既然他是恶逆皇帝,既然他罪恶到如此地步,他的行为有悖于常理也没有什么,反正他就是这个世界上邪恶的化身,他是和ZERO那样神圣的人处于天平两端的极端的存在。如果说ZERO是一切美与善的代表,那他就是邪与恶的化身,有什么好分辨的,世界上少了8000万生命这是不可辩驳的事实。 




 




从一开始的一边倒到后来的百家争鸣,激辩如火如荼的在学术界进行着,不过对于一般民众来说,比起晦涩的学术观点,还是八卦更能挑起人们的欲望。民众对于这位美的仿佛如天使一般的少年皇帝和他英气勃发的骑士充满了好奇心,他们的一切故事都成为了茶余饭后的谈资,无论什么都可以被演绎出无数个版本。没有经历过血与火洗涤的少女们为他和恶逆骑士几近完美的脸发狂,她们柔软的恋心轻易的原谅了这两个被正统史书所批驳的罪人,于是,恶逆皇帝与恶逆骑士的故事伴随着学术界的激辩与无数观点的抛出被写出无数个版本,演绎出无数的外传秘史,满足了人们的八卦欲望。事实的真相就被这些看似繁华的东西深深掩埋。 




 




而那个事实中依然存在的人冷眼旁观,偶尔,他会在感到疲惫的时候,翻上一卷别人为他写的传记,收看两场有关他的电影,故事里的人,离他好遥远…… 




 




“那不是我,那是其他什么人。”




 




将又一本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的传记放回书架,他转身离开。 




 




时间的长河还在流淌着,一些石头被锲而不舍的时间磨去了棱角,或者水落了下去,一些被掩藏多年的石头露了出来。 




 




神乐耶死后一百年,一份文件与大量资料终于按照当时所有在正义裁决现场的人的意愿被公开在世界面前,文件后那密密麻麻的签名属于响彻世间却早就消逝于人间的人们:神乐耶、黎星刻、红月卡莲、藤堂镜志朗、杰雷米亚•哥特瓦尔德、阿尼娅•阿尔斯托雷姆、柯内利亚•Li•布里塔尼亚、罗伊德•阿司布鲁徳……分属不同阵营立场的名字汇聚在一起无声的言明了这份文件的绝对客观性与可信性,由神乐耶主笔的这份文件与资料中所包含的事实震撼着世人的心脏,敲击着他们脆弱的心灵,女子娟秀的笔迹婉婉道来的,是零之镇魂曲的真相。 




 




世界为之哗然,即使最疯狂的小说,最不正统的电影都无法想象到真相竟然是如此的戏剧性,人们曾经将恶逆皇帝描绘成邪恶的魔王,或者是疯狂的邪教信徒,亦或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就连魔鬼、上天派来给与ZERO试炼的使者这种荒唐的想法都出现过,但是,从来没有人想象过把他和ZERO联系到一起。




 




光与暗,善与恶,白与黑,天平的两端分明是最远的距离,他们如何可能是缘于一体? 




 




但是,那个所谓的恶逆皇帝却跨越了也许永远不会被跨越的界限,他和那个与他一起被咒骂数百年的恶逆骑士枢木朱雀携手跨过了那道线,他们从天平的两端同时出发,经历无数理念的碰撞最终殊途同归,并肩作战后擦身而过,走向了与彼此的起点相反的方向,身份发生了彻底互换。 




 




那个笑得一脸邪魅的少年就这样和他最忠心的骑士共同导演了一出能拿无数艺术成就奖的戏剧,骗过了民众,骗过了天下,骗过了世界,他用一抹嘲讽的笑容傲视天下,笑着退出了人们的视线,世界被他玩弄于手中。 




 




世界就这样再次陷入动荡与混乱,人们彷徨与不知所措,在感叹一个舍弃了常人应有的幸福的少年默默的奉献后,又惊叹于光与暗,善与恶,白与黑自此彻彻底底的融合再也不分彼此…… 




 




“那么,这么厚重的历史长河,究竟还有多少零之镇魂曲?” 




 




有人这样询问着自己。 




 




不知道世界究竟会如何发展,这样颠覆历史颠覆真理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处世之外的他惊慌失措。 




 




出乎意料,一开始世界陷入了反思,人们翻出了各种潜藏在历史深处的历史碎片,按照文件的指导,将一个被打碎并深埋于历史的拼图完全恢复了原貌。 




 




不光是零之镇魂曲,和ZERO相关的一切甚至包括geass都完全展露在人们面前,他和朱雀的罪孽、他和朱雀的功绩,事无巨细,完全罗列,不加任何感情色彩,任世人评判。人们惊叹于真相的魅力,人们惊叹于真相的沉重。大部分人为这种精神所打动,悲伤愧疚自责反思充溢于世间成为主流,鲁路修•Vi•布理塔尼亚和枢木朱雀传奇一生的幕布终于被掀开,历史研究走上了新的台阶。 




 




短暂的反思之后,是混乱,世界甚至来不及为这个伟大而传奇的少年和他的骑士建一座纪念碑就陷入了动荡,价值观被颠覆,思想被颠覆,人们经常性的开始怀疑,世界陷入了不信任与猜疑,人们怀疑自己看到的一切,平静被打破,也有人借着这一态势兴风作浪,借着为鲁路修平反亦或是继承其意志的势头利用愚昧的民众使世界走向混乱。 




 




就在这时,仿佛早就料到事态发展的神乐耶自己另外准备的秘密遗书被公布了。 




 




这份遗书将世人的注意力引到了CODE上面,辅助大量的资料她明确的,也是暧昧不清的告诉世人,鲁路修•Vi•布理塔尼亚并没有真正的消失,而是真的躲藏到了世界的背面,观察着世界的一举一动,一旦世界重新陷入混乱,他必然会重新出现,再次披上那象征战争亦或是正义的黑色披风,将世界的轨道重新搬回来。 




 




“没道理只有你能将世界引向和平,我也可以。事实的真相不该被隐瞒,一切的罪孽暴露于阳光之下也总有被净化的那天,不管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如果你游走于世间无所适从,那就由我再次对你施加名为’愿望’的geass,ZERO大人,请你化原罪为守护,守护这个让世人能够微笑着追寻幸福与未来的世界。” 




 




遗书的最后一段一改面向大众的说话口吻,成为了面对他的真切独白。在朱雀离去的这一百多年里,他终究拥有一颗人类的心,面对世人的辱骂,他不是没有灰心过,不是没有迷茫过,他曾发疯的找寻能够死亡的方法,他也曾走遍所有遗迹寻找解脱的痕迹,世界长久的安逸让他无所适从,他不知道世界是否还需要他,不管是他还是ZERO都已退化为史书上冰冷的符号,曾经的决心、曾经的目标都在时间中流失,世界与他格格不入,世界之大,他却找不到属于他的位置。 




 




他不得不感谢那个女孩,是她让自己找回了目标,人类追求幸福的本能终究会发生碰撞,世界的混乱不可能消弭于无形,在这个信仰被颠覆的时代,现在他又是被需要的了,维护世界的责任任重而道远。 




 




“如果不能死去,那就好好找些事情来做吧。”他笑着仰对星空。 




 




面对这几乎有些天方夜谭的遗书,有人质疑,有人相信,在他们看到那个空空如也的坟墓辅助他几次刻意的暴露于人们的视线,人们不得不相信了鲁路修•Vi•布理塔尼亚永生的事实。




 




伴随着近两百年前他留给枢木朱雀用来教他如何统帅世界的指导书曝光,还有那跨度长达一百七十年的世界战略规划,世界这才发现自零之镇魂曲后整整一百七十七年时间竟然是在他的指引下前进,这是何等令世人为之拜服的大智慧。世界充分领略了“恶逆皇帝”与ZERO 傲视天下的才华,并为之倾倒、折服,他成为公认的最伟大的战略家、军事家、革命家、政治家。 




 




而忠实执行他命令的“恶逆骑士”枢木朱雀也成为世界公认最具大义的骑士,不是尤菲米娅个人的骑士,也不是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的圆桌骑士,更不是“恶逆皇帝”的骑士,也不是ZERO的骑士;他曾经被叫做杀戮骑士,他曾经被叫做白色死神,他曾经被辱骂为三姓家奴,他还有个名字叫作恶逆骑士。但事实上,他是世界的骑士,一个愿意为世界抛却所有名誉、幸福、生命的骑士。 




 




如果说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是指引世界前行的启明星,那他枢木朱雀就是为世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骑士。他一路破荆斩棘,穿越无数腥风血雨,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色战袍,最终和他的身份一起尽数被黑色所掩盖,彻底为守护世界而活,直到生命的尽头。 




 




这样一对青梅竹马,这样一对断金之交,这样一对革命战友,这样一对主君骑士,他们的故事注定要为世人所传颂,他们的信念注定要指引世界前行,他们的纠葛注定要为世人津津乐道,他们的大名注定要永远被一起提起、纠缠、直至永远。 




 




世界再次恢复了平静,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阴谋家有自信打得过神的化身,胜得了ZERO的影响力。 




 




再后来,出现了一个崇拜着他和他的宗教;乔装潜入后惊讶的发现他和他的雕像伫立在那恢弘雄伟的殿堂正中,愈发伟大的科技将他和他刻画的惟妙惟肖,他还是一袭白衣,笑的一脸邪魅,端坐于帝王之座,傲视众生;旁边的朱雀面容坚毅,身着ZERO服,仗剑立于他的身侧,深深凝视他的身影,眼里除了他没有别人。




 




黑与白的强烈反差给人予视觉精神上的双重震撼,即使是他也不禁要赞叹一句鬼斧神工。也许雕刻者只想表达骑士对主君的那一份不二忠诚,却不曾想这个姿势与眼神竟将属于他们之间那份最隐晦,最不为人所知的情感以忠诚之名,展现在了世人面前。




 




即使真相、罪孽、功绩都暴露在了阳光下,任世人评判,这份属于他和他的情感却注定永远无法得见天日,只能留存在他们彼此的内心。除了执意要将他的空棺葬在knight of zero墓地旁的娜娜莉,又有几个人知道,他们牺牲的不光是彼此的名誉、幸福与生命,还有一份艰难的爱情。 




 




他为此哭笑不得:“呐,我们成神了,托你那个古灵精怪的前未婚妻的福。”这一晚,他梦到了朱雀,他梦到朱雀哭丧着脸向他抱怨着神乐耶当年欺负他的种种暴行,他莞尔。




 




他将全部的智慧用以钻研遗迹的全部力量,偶尔出现在某个信徒那里,亦或是留下一些暧昧的符号,让世界为一个活生生的传奇的存在而更加敬畏,他开始依靠着信仰小心翼翼维持着世界的和平,在人类前进关键点上给予属于他的大方向上的指点。 




 




地球逐渐不再适于人类居住,日益荒废,越来越多的人搬离了这个母星,向着银河的深处进发,他也曾经坐上宇宙飞船,在宇宙间细数星星的个数,但是,即使他有无尽的时间,他也无法数清星星的个数。 




 




转眼,千年已逝,他还是不愿意离开这个人烟日渐稀少的星球。 




 




“只有这里的风才有朱雀。”他固执的自言自语。 




 




遗迹风化严重,鲜红的CODE也逐渐失去了那鲜亮的颜色开始慢慢的变淡,他受伤恢复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原来,即使是CODE也抵御不了时间的磨砺吗,他自嘲着…… 




 




有一天晚上,接受CODE后很少做梦的他梦到了朱雀,朱雀笑着对他说:“惩罚足够了呢,鲁鲁,我们就快可以见面了。”




 




骤然惊醒的他了然的看向越发炽热且不稳定的太阳,嘴角绽出一个释然的微笑。




 




第二天早晨,例行前来朝拜的信徒震惊的发现一抹白色的身影站在神坛之下,仰头将视线在世界守护神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梦幻的紫眸与守护骑士枢木朱雀坚毅的绿眸间来回转换;淡金色的晨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他夜色的发丝上,添上一层梦幻、神圣、朦胧、圣洁的光芒。清晨含着柔软草木清香的微风透过落地窗吹起他的留海,柔柔飘动,世间没有比这更美、更圣洁的景象了。




 




信徒呆愣在那里,不知所措,不敢打碎这一份静寂,任由时间流逝,拼命的瞪大双眼,生怕一个眨眼,他就消失了。 




 




这个身影他们看过无数次,信仰了近千年,他千百年来一次又一次将走向歧途的世界用他神赐的才华力挽狂澜,随即退居幕后,只在人们向他施加名为“愿望”的geass时才会出现。世界在他的指引下一步步走向未来,虽然冲突依旧不断,但终究比起以前要温柔太多,当年柔软天真的女声轻启薄唇,吐露于唇间的美好愿望他花费了近千年的时光,终于达成了。 




 




如此高调的行动前所未有,一改以往间接朦胧的方式,这一次,他站在神坛之前,肆无忌惮的将自己暴露在全世界的目光下,跳离于影像资料与文字描述中那种生硬的描写与人类的臆想,将一个活生生的他完完全全的展示在所有人的面前,淡然的接受身后万千信众的叩拜。




 




这是他用上千年的隐忍和实际行动换来的应得的尊崇。




 




终于,他在信徒的侍奉下到达了当年的日本岛,在那个据说千年之前是一座神社的地方,那个传说中他和他的骑士相遇的地方,也是他的骑士彻底消散的地方。




 




那晚,即使是千疮百孔早已不再美丽的地球也显得那样的美丽,一如千年前的那个黄昏,如血的夕阳映照着他美丽的脸庞,他站在那里,闭着眼睛,仰对天空,感受着风的和顺,是的,他能够感受到,他的骑士就在他的身旁,温柔的守护着他,笑着对他说:我来接你了…… 




 




夕阳落下,星空满点,人们还是不敢打扰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当星空达到最为灿烂的那一刻,他转过身来,夜色的头发与夜空融为一体,他的笑容是那样的明亮,即使是明亮的繁星也无法与之比拟,他的笑容是那样的温柔,即使是最柔和的风也要甘拜下风。 




 




他显得越发神圣,越发圣洁,在场的民众都看呆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开口了,从口中吐露的是感谢。 




 




他感谢世人愿意与他一同缔造一个温柔的世界,他感谢这个世界给与他和朱雀赎罪的机会,让他罪孽的双手能够被时间洗涤;他还感谢800年前,人们对他和他原谅的话语,虽然围绕他们的争议不断,但是世界还是认同了他们,给予了他们足够的尊敬。




 




“地球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作为守护他而存在的我一样也完成了属于我和他的使命,赎完了属于我和他的罪。世界发展至今,已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柔,我想这一回,我可以安心的、真正的退居幕后了。”




 




然后他下达了所有人撤离地球的最后一个命令。




 




恒星的坍缩势在必行,突如其来的坍缩与遗迹的风化相互呼应,他重返C的世界,以自己对遗迹最为深切的了解发动了原本要将CODE相关全部转移到另一个星球上的全部能量。




 




当坍缩开始的那一刻,红色的飞鸟之翼破空而出,巨大的红色能量自地球中心猛地向外发散,强大的超自然能量与黑洞的巨大引力在宇宙中相抗衡,为人类的撤离争取了最后的时间。




 




数了千年的星星,事实证明,只有地球才有朱雀的存在。现在,也是时候重逢了…… 




 




这是对他的惩罚也是对他的仁慈,他可以活着面对自己一手缔造的未来。他缔造的未来中,总算是有了他,他见证了世界的发展,他引导了世界的发展,他完成了娜娜莉的愿望,创造了一个温柔的世界,在他真正的大功告成后,他得到恩准可以离开…… 




 




七日后,这个曾经扭曲了无数人意愿的力量之源终于被最后一个CODE持有者扭曲了一切想要离开的意愿,守护着它想抛弃的人类直到耗尽全部的能量消散于宇宙。




 




即使地球消失,时间也会继续下去,人类终会向前发展,属于鲁路修•Vi•布理塔尼亚的故事终于画上了一个凄美但圆满的句号,他终于成为历史,彻底退出了人类的舞台。 




 




——FIN




 




后记 




 




  昨天拿到了最新一期动画基地,其中有一首虹色蝶群,旋律优美,轻快中掺杂着一丝感伤。当时我还在观看家教同人,听到那首曲子突然之间悲从中来,脑海中浮现了一身白衣的lulu站在夜空之下,长发随风飘舞,他笑着俯瞰众生,一点一点消失的场景。 




 




  之后我就像着了魔一般的反复听着这首曲子,阅读他的歌词,觉得他真的好像鲁路修与朱雀,一个离开,另一个渴望飞翔,直到最后得到翅膀飞向夜空,与那个离开的人重逢。 




 




  接着就不顾已经凌晨一点的事实,疯狂的打字,窗外就是无尽的夜空,凌晨两点多,周边的灯火基本熄灭,星星亮丽异常,又想到了银河英雄传说那个被人类抛弃的地球母星,不知不觉就打出了这篇文字。 




 




  写到朱雀消失那个场景时,自己痛哭流涕,写到世间无数八卦电视剧时,自己也哭笑不得于自己的脑子,等到千年的历史逐渐走完,lulu将要消失的场景我既期待,又不敢去写,但是,千年,太长了,这是一种解脱,这是一种仁慈,于是我一边哭一边写完了这个场景。 




 




  我知道我必须一气呵成,一旦停下来就有可能再也找不到当时的感觉,所以,我尽我所能将我脑海中的情景表现出来,当然,那种美感是神圣的,是很难描绘的,我无法描述其中万分之一,所以他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基本上,这6000多字把我这一年多来脑中想到的关于未来的妄想都写了出来,我曾经想要狠狠去对待那些让lulu不好过的人,比如扇什么的,但是,真的将背景置于千年之下,就发觉他们是那样的渺小与可笑,正因为有他们的背叛,lulu这千年才更显伟大,不是吗? 




 




  到这里,我释然了,这一年来对于他们的怨恨平淡了,我想我可以用一种更加纯粹的感恩之心去面对这个牺牲了我最爱的人物幸福的世界,而不是复杂的夹杂着一丝仇恨,这也是lulu所希望的吧。 




 




  虽然我为他哭过,痛过,但我从来都不后悔观看了这部动画,他会成为我记忆中最宝贵的一页陪我继续走下去,直到我也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中…… 




 




记于2009年11月15日凌晨3:22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吧,上面是我去年写的,当时只有6000多字,主要是lulu,朱雀只随便提了几句,这个月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搞得我又重新思考了这两只,尤其是朱雀,突然发觉以前对于朱雀的看法太片面,而且对于人生呀幸福呀有了点新的想法,加上实在是舍不得把这篇文继续扔在电脑里落灰,于是打算趁着朱雀生日的机会扔出来,又加了些对于这两只的情感描写,谁知道这么一写就3000多出去了=A= 




 




关于为什么让神乐耶来充当那么重要的角色纯粹是因为她的立场最客观,最有说服力。没让娜娜莉来就是不够客观,而且或多或少还是对她有一点芥蒂,这也是私心作祟吧w




 




神乐耶是最早开始支持他的人,某种意义上讲也是最了解他的女人,21集她含泪说出:“其实我们也不是真正的夫妻”时我深深的被她感动了。还有后来23集她回答鲁鲁那句:“是矜持,统率世界最需要的是矜持。”也让我感受到了一个优秀而又伟大的领袖所应有的气度。我想鲁鲁也是很欣赏她的,不然也不会评价:“你果然很优秀。”在政策、战略、谋略方面让鲁鲁夸人还是不太容易的~还有CC那句:“神乐耶,你最近才知道鲁鲁修的真面目,但是你却理解了一部分本质,你很温柔啊。”正因为我在她身上看到了一个具有长远眼光的精神和作为一个领导者所必需的气度与能力,还有作为一个可能爱着鲁鲁却没有表露出来的矜持的女性特有的温柔,这让我觉得,在我所希望的发展中,她是不二人选。而在别的角色身上,我并没有看到这一点。 




 




写这篇文是想要试着从历史的角度,尽可能客观的描述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所以试着按照历史书上后世对当时的评价和臆想努力写了一篇,当然,文中所描绘的未来还是太过温柔了呢www 




 




PS:本来是要在去年lulu的生日那天扔到私の女王论坛的,我攒了那么多天谁知道在离12月5号还有最后一周时他挂了=A=那一瞬间我心就碎了orz心灰意懒就落了这么久的灰,现在鼓足勇气扔出来了,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哪里写的不好或有错别字什么的请多多包涵哦>///<




 




记于2010年7月4日03:11分。




发于朱修吧。




——————————————————————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后一次修改。时隔六年我居然还会对这篇文章加以修缮,我是彻底放弃从这个坑里爬出去了。




 




因为这是我这辈子第一篇同人,当年稚嫩的文笔现在看起来好羞耻,所以大修了一下。希望现在可读性有提高吧。




 




看得开心~













评论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