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扉泉】《泉与泉奈》10

青菌:

《泉与泉奈:秽土转生之术的理论背景与历史起源》10





“你想好了,佐助君?”大蛇丸忍不住说,“那么首先需要准备活祭。”

“这个我知道,每通灵出一名死者,”宇智波佐助放下卷轴,“就要杀死一名生者,生死偿还,我已经有这个觉悟了。”

“没读仔细呦,我的佐助君,”大蛇丸呵呵的笑出了声,“这个术是需要活祭,在二代目的记载中,并未说必须用活人祭。”

佐助看了一眼对方,“你和兜都用了活人祭。”

“一流忍者的石子也是致命武器——学艺不精就只好拿着上等武器胡乱挥砍,”大蛇丸叹了口气,“千手扉间并未详细说明,理论上来说即便只有一条鱼也可以。”

“难道不是用活祭来做死者的肉身吗?”

“几乎所有人都这样认为,但他们错了,”大蛇丸颇为得意的解释道,“用做肉身的是秽土,即死者世界的尘埃,而活祭同药引一样是用来将死者灵魂召唤到尘世,也有一说是作为打开黄泉入口的祭品。施术者能动用的查克拉量越小,祭品的生命力就必须相应增强——所以兜不惜到处抓有实力的人,是因为他本身的能力很小,我也一样。用活人,至少转生出来的还是个人。”

“所以秽土转生,以通灵术为 基础,到最后还是靠查克拉量吗。我有点明白了,”宇智波佐助迅速在空白的新卷轴上做下笔记,“假设‘死者的世界’或是‘黄泉界’……叫什么都无所谓,将那里想象成一个类似于湿骨林一样的地方,以通灵出忍兽的方法通灵回死者的灵魂,需要耗费常人难以承受的大量的查克拉……并非传闻中的死者能力有多强就要耗费多少查克拉。”

“哈,马上就理解了。”大蛇丸情绪高涨,脸上露出笑容,令人看起来有些恐怖,然后塞过去一卷修复过的卷轴,“这是二代目研发秽土转生时的笔记,读了就会明白。”

奋力读懂卷轴里涂涂抹抹凌乱的笔记,佐助皱紧了眉头,“……这么说秽土转生就是通灵术的一种?”

“严格来说,通灵死者唯一的不同是无法像通灵忍兽那样与之签订契约,而且无法全力保证唤回的就是施术者需要的那名死者。这如同在黑暗中失去五感捉迷藏,只有熟悉的人之间不会出差错。”

“所以被称作‘宇智波专家’的千手扉间才那样成功的转生出宇智波泉奈?”佐助自语道,“似乎千手扉间所付出的代价并不大,不论是祭品还是查克拉。”

“在历史上,秽土转生所用的查克拉都是巨大的,没人知道‘黄泉世界’和现世有什么差异,甚至连死者都说不清,假设连结两个世界需要活祭、需要查克拉;那么连结、寻找特定的死者、远近都需要查克拉;再勾住死者的灵魂将其强行带回现世,还需要查克拉;最后还要将灵魂与秽土聚集在一起附着在活祭上浮现出死者生前的样貌,还要查克拉——这些加起来太巨大了。千手扉间的秽土转生,也只在宇智波泉奈一个实例上没浪费过查克拉——我推断出要转生特定的死者,就需要高度的熟悉程度。一击必中。”

大蛇丸一口气干巴巴的说了出来,佐助却沉吟片刻,抬起头。

“可四次忍界大战时,药师兜秽土转生并没浪费很多查克拉——”

“那是因为兜根本不用去转生特定的人,他用每天积攒的查克拉随即转生,再从里面挑出最厉害的用作棋子,当然不用浪费那么多查克拉。”

“我看到二代目后来的记载中没再提到过,似乎在那之后他无法再次转生出宇智波泉奈了,兜可以转生出宇智波斑,你可以转生出历代火影,你们两个谁都没再转生出过这个泉奈了。”佐助强迫自己打起精神继续翻看卷轴。

“佐助君,转生过一次的死者,就没那么容易再转生出来了,甚至永远也不会转生出来了。”大蛇丸继续说道,“有说是因为他们成佛了、也有说投胎没有留在那个‘黄泉世界’了,所以通灵不出来,”皮肤干涩的大蛇丸脸上的油彩都一起暗淡了下去,“在我看来,或许会是因为死者也并不知道召唤通灵自己的到底是谁……所以知晓这个术的死者们躲到了更深更远的地方去,不愿意再被召唤出来了。”

佐助呛了一口,冷笑道,“看来自来也躲的地方,你还没能力找过去呢。”

“那么即使你的查克拉量足够,你的兄长宇智波鼬也有可能不想被打扰呢。”

“……我更愿意相信他已经成佛赶去投胎了,”宇智波佐助闭上双眼,“永远不要出生在这种充满仇恨和痛苦的家庭了。”

“佐助君,想要转生出的死者,必定爱着,但结局往往是死者与施术者永远不相见,”大蛇丸收起笑容,“虽然这并非禁忌,但无数忍界的、民间的例子,生与死的人都会无法承受内心的煎熬……如果是宇智波鼬的话……”

火苗摇曳,少年看着那团光亮,过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

“……我希望他快去投胎,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亲和蔼、母亲疼爱……最好是家中的独子————我希望……”

希望他永远也不会遇到像自己这般愚蠢的弟弟。


爱与恨的轮回转生。




如果是宇智波泉奈的话,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  






“我还要!还要!”


“你感觉不到吃饱了吗?!!!”


“……”


“你果然感觉不到饱了是吗!!!”


面对秽土转生的肚子和自己的钱包,千手扉间不知道到底该心疼哪一个,他将这个归结于秽土转生之术的瑕疵。


但是泉奈拉着他的手,对他笑呢!


“好啦,‘扉间老师’!我就再吃一串团子……哎……我还想吃那个寿司!”


自由的放学下班时候,暂时收留的学生腻着自己老师吃食,怎么看怎么和谐的画面在千手扉间看来简直比兵戎相见更可怕——这就是宇智波一族对于课堂罚站的报复?


更令他没想到的是,经过那些嘲笑以及罚站的锻炼,宇智波泉奈似乎更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眼光了。


千手扉间明明在这之前还对了解泉奈这小子自信满满!


不不,他可不要晚上再扛着对方偷偷跑回研发室处理对方撑烂的肚子!


“好吧,不开玩笑了,白毛,”宇智波泉奈收起假笑,正色道,“我们晚上吃什么?”


“……适可而止一点!”千手扉间一拳揍到对方头上。


秽土转生出来的宇智波少年忽然笑了,千手扉间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那是发自真心的笑容,这样反而叫人束手无策,一丝柔软的东西触动了他,甚至扉间突然幻想这样或许可以和对方一起生活下去。


以这种奇怪的、禁忌的补救方式。


他们玩到很晚,开满食屋的街道、泉奈同被刚刚搬来的日向一族对骂、在演习场用飞雷神捉迷藏结果被泉奈一记手肘打脸的扉间……


仿佛要将成为朋友需要做的事情在一瞬间花光。


仿佛要补救他们充满恐惧和嫉妒童年时代。


“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我受不了了……哈哈哈哈……白毛你松手啊哈哈哈哈哈……呼呼……哈哈哈哈……”


泉奈被扉间挠痒痒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阵挣扎就被千手巨大的身体压倒在草地上。


“……呼呼……让……让哥哥他们说去吧!……我才不在乎他们说什么呢!替他们操心已经够了!”泉奈边喘边笑,“如果早就这样,说不定当上火影的是你,而我才不会让宇智波一族欺负别人呢——对手只能是千手、千手!”


“……”


“……村长叫火影真俗。”


“……哈。”


入秋的野草泛着黄尖,夕阳沉底,天空不再是火烧的颜色,如同那生与死之间巨大的隔阂,令人无法阻止对冰冷夜晚到来的恐惧。


夜晚是个痛苦的时刻。


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乏力的穿过宇智波大院,就远远看到一群人围着千手婆婆和大伯的杂货店。


火光冲天。


大火完全吞没了木屋。


警备队的人们狼狈的拎着水桶想要扑救比人还高的火焰。


“着火了……喂!白毛!喂!”泉奈不得不猛地撞了对方,才把呆住的千手扉间撞醒,“房子里还有没有人?还有没有人?”


“……什……”


“感知!笨蛋!快感知!”


成年忍者这才发动了感知能力,“还有……还有一个……在二楼左边。”


“白毛,你去灭火,我去救人!”泉奈边说边结印聚集起脚底的查克拉。


“可是……”


“你傻啊,我又不会死!用你的那个水断波!高压的水遁术!”泉奈瞪了一眼对方,冲过去越过人群,身后一股细水柱斩开猛如腾龙的火焰,泉奈飞身跳进那个缺口里。


“左边……左边……真是,”泉奈觉得自己在被火烤焦之前要被熏死了,他撞开烧的一塌糊涂的堂屋门板,眼前的景象令他不寒而栗:两个老人倒在桌边一动不动,一个宇智波家的孩子爬倒在地,背上绣着团扇家徽的衣服贴在皮肉上,泉奈顺着那个倒下的宇智波,发现一个瑟瑟发抖不停咳嗽的少年。当他看清那是谁的时候,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镜?”


泉奈甩了甩头没再拖延,一把拉过对方发动逆通灵之术——曾经用来应对飞雷神的办法,一同转移到了不远处野猫横行的树林里。


“到底发生什么了?宇智波镜?你是宇智波镜?”


借着月光,泉奈终于看清楚,镜的眼里不停涌出血水,满脸都是。


“……是……是哥哥……是……哥哥……”


刚刚镇定下来的少年看清是泉奈后,终于大声哭了出来。


名为宇智波镜猩红的瞳孔里,不再是血红的三勾玉图案,而是变化后的图案。


泉奈知道这个,因为他见过哥哥的,并且自己也有。


那被族内称之为万花筒写轮眼,也是被扉间曾经在战场上辱骂为受诅咒的病症。


“到底……”泉奈扶住对方的肩膀,一口气聚集查克拉到自己瞳孔内,“看着我,到底发生什么了?”


“是哥哥……哥哥他……他……”哭到哽咽的小镜被迫对上视线,他眼前曾经看到的景象被泉奈用瞳术强行扯了出来。


片刻后,泉奈一字一句的说,“听着,你和你哥哥,是去千手婆婆家玩,然后留在那里吃饭的。”


树林里响起了人声,泉奈抬起头喊了一声,赶忙用袖子将小镜的脸擦干净。


少年似乎被催眠了,迷惑的点了点头,“我和哥哥,去,千手婆婆家吃饭。”


“到底怎么了!镜!”领头赶来的是一个宇智波族的中年男人,看见倒坐在树边上的孩子焦急的奔了过来,“到底怎么回事?伤没伤到?”


宇智波镜抬起头似乎吓坏了,“我……和哥哥……去……千手婆婆家……吃饭。”


隐匿在人群里的泉奈松了口气,扬长而去。


忙乱到半夜终于得到平息——千手的两位老人和宇智波的两个孩子吃饭时不慎失火,只有弟弟宇智波镜幸存了下来。


人们感叹着这场意外离去,宇智波大院后面的街道变得寂静清冷。宇智波泉奈呆立在路中央看着烧成灰烬的房子,黑暗的街道看不到尽头,一阵冰冷的感觉侵袭全身。


泉奈看了眼依旧灯火通明的宇智波宅,回到那废墟对面黑灯的房子里,在二楼冰凉的地板上找到躺着的千手扉间。


“之前杀害千手族人的凶手找到了,”泉奈端坐在对方身边,轻声说道,“放心吧,他已经死了……不会再杀人了。”


千手家的白毛只是呆呆的、面无表情的盯着天花板。


“那个凶手……是……宇智波镜的哥哥,”泉奈低着头,眼神撇向一边,“今晚是他毒死了婆婆和阿伯,在放火的时候撞上了镜……是镜把他的哥哥杀死的,用了……月读。”


千手扉间的眼珠似乎活动了一下,他慢慢扭过脸,带着不信任的表情。


“因为他的哥哥扬言不仅要杀光千手,接下来是日向、志村、猿飞……一个一个杀下去……我在镜的眼里看到的,”泉奈说道,“我破坏掉了那孩子的这段记忆,否则被知道了,对自己族人用写轮眼的罪是死罪。”


好一会儿,成年忍者眼神涣散的才回应到,“小镜……没有万花筒……”


“他的万花筒写轮眼是为了保护木叶所开,”泉奈苦笑道,“族内说万花筒必须杀掉血亲,显然不是……就像你说的那样,是我们的眼睛受到了诅咒……我们……”


万花筒写轮眼,总是伴着伤痛和灾难而来。


冰冷的液体顺着面颊留下,泉奈拼命握着拳头,咬住嘴唇,忍受着从宇智波镜撕心裂肺的哭喊中夺取的可怕记忆。


泉奈的泪水被长了茧的大手擦去,他睁大眼睛却看到千手家的白毛在对他笑。


“别难过——即使是诅咒,”千手扉间惨淡的笑着,“你们的写轮眼却也是我见过的最美之物。”


下一刻,宇智波泉奈一把拉开对方的手腕,吻了上去。


“……带我去找哥哥……”


泉奈的双手搂住了对方的脖子,固执地埋头寻找嘴唇。


“……我一定会让斑回来……我一定会让他回到木叶……”


他柔软的双腿夹在那成年人的身体之上摩擦着,渐渐变暖。


“我答应你,白毛。我答应你。”


























PS:塞不下肉了,太长了。啊啊啊求大家的交流……(躺)



评论

热度(35)

  1. 艾丽丝青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