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慕容黑x慕容白】恰将寡情作深情

北桦:

*部分内容由我以前写的一个白视角的自戏所改




【一】




慕容白不知何时开始发觉他的存在。




初时他如他多年宿敌一般,决意诛杀,手下无情。然而他总杀不了他,这实则也很无奈。




时间再往后推延一点,他却手下留情了。




父亲已死,慕容白逐渐很孤独。人总是要人陪的,而他与自己别无二致的面容,眼角眉梢藏掉那一段邪魅,不是不可依靠。加之别无他选,竟是惯了。




待慕容白出落成不似世中人的翩翩少年,他已经可以轻松防御掉慕容白软弱无力的攻击,虽慕容白白日里仍横眉冷对,但他却明白他已不会杀他了。




而至晚间,却是另一番光景。




他贴在慕容白身侧,柔软的唇自慕容白颈后一道磨蹭至腰窝处,激起那人细小的战栗。似情人般温柔。




慕容白压抑地呻吟,尾音一顿,复又忍不住拉长。缠绵不尽时,慕容白眼角忽而觑见他青绿的衣角仓促一闪。漠不关心。他披散的长发随着动作轻微地刺着慕容白裸露的皮肤,撩人的痒。他发尾处打了一个仓促的弯儿呢,似是不知该往哪儿走,于是才委顿在那。




鱼水之欢时,他与他是向来不语的。似在守着一个彼此都心知肚明的罪恶,倘若一开了口,便是将自身赤裸裸地拖在毒辣的日光下,此后无处可遁,无所隐藏。




慕容白不敢。




他几乎忘了这荒唐事是从什么时候起行,似乎先头只是一场各自不肯服输的角力罢了,而后来却觉出欢愉了来。




慕容白感受得到身体渐渐的虚弱,他不知自己还有几年寿数,索性将这许为死以前唯一的放纵。




慕容白深信只有他不会出卖他。自然,他是他的心魔,他便是他。




除了他,他还能信谁?




【二】




他们偶尔也有些安静的辰光。




那是黄昏时了,夕阳西下,又极度留恋地堪堪挂在山尖儿,不肯离去。总要离去的,然而那以前,他们总算可假作被昏黄的光影暂且迷掉心智,平心静气地说几句话。




那一回,慕容白正闭目养神。心头很快地拢过一片云,于是他知道,他来了。




慕容白忽而想起多时前便很想问他的一句话。今时终于有机会,便毫无顾忌地出了口。




你是我的心魔,何以如此对我?




慕容白听见他似乎顿了一顿,而后才慢悠悠开口。你猜。




慕容白忍不住笑开了,为这个几分调笑几分孩子气的回答。




他无疑是恨他的,却略掉爱恨本是双生,只一心一意痛恨他的顽劣他的恶他来乱自己心智。




恶念是他,善念亦然。黑白其实无分明,全皆拢在一片灰蒙蒙的影里。他是他拿心头血喂养的野玫瑰,却也是为烈火灼枯过的断肠草。




而此刻,他终于不再是这些毒艳的物什,仅是他指缝里的流沙。




【三】




不记得是第几百个夜里,荒唐过后,他却破天荒头一回开了口。




似是一定要揭穿这丑恶流脓的真相。




他说,我喜欢你。




稀松平常的四个字,却被这世间所谓的至恶一字一音珍重万分地道来。似掏出自己一颗心血淋淋供在慕容白面前,问他嫌不嫌腥。




慕容白唇角一颤,言语不能,半晌竟是笑了。




千百种情绪堆积于心,明明白白的欢喜却占了上风,自此朱砂痣永烙于心口。




多么荒谬。可这就是了。我心甘情愿自此永不得翻身,将身躯让与他,他所行之恶即我所愿。这是早年便刻在骨上的一句话,今日竟昭然若揭——魔性蚀骨。暂不管顾,且让那镇子上的愚民付出代价。




那群整日猪狗一般庸碌的麻木不仁之人,世世代代受慕容世家守护,可他们回报给他什么?没有,只有索取,只将他的付出当作理所应当。可是凭什么?




倘若他们当中,尚有人愿爱我一点,也许我会重归所谓的“正途”。哪知他们为我竟连一滴眼泪都吝啬,那么现今又有什么犹疑?我没那么无私。




索性蜷缩起灵魂,在这具身躯里某一处沉沉睡去罢了。




【四】




他终于占了他的身躯。




其实也没那样快活。仔细究其原因,大抵是因慕容白的沉睡。他见不着他了。




夜很沉,他孤枕而眠,忍不住去惊扰慕容白的灵魂。




你喜欢我吗。




这句话大约实在很好笑,慕容白于梦里听得这一句,唇角即勾起清浅的弧度。




你猜。




【末】




慕容白终于在人前紧紧拥住他,却是为了杀他。




他的手臂依旧冰冰凉的,如往日的夜。绿纱悄悄在慕容白手背上一闪,一点撩拨心底的痒。




灰飞烟灭,同生共死。他蛰伏于他心底原来已这数年。慕容白不合时宜地想起那片绿灵的叶儿上一点露珠,堪堪将要滚落,如他眼角一滴泪。




其实他法力已很高,假如一定要挣脱不是不可能的。可他心甘情愿地乖顺了。他是故意的,为了同归死途。




疼痛带来飘飘欲仙的轻盈。慕容白忽而心满意足。




世上仅两个人曾爱我,父亲与他。父亲早死,为慕容家可笑可悲的天赋。如今这命薄如纸的窘迫转来纠缠我了,可我却入了心魔,违背父亲遗愿。




这世间终于并非所有人皆有罪,凡人何辜?




终于顿悟。为了父亲,为了人间,我与他是一定要死。




所幸死在一处。




耳畔仿似又模糊听见他蛊惑人心的旧话。不如我们一同长生不老。




他笑了。不如我们一同长眠。






=完=




电影是几个月以前在电影院看的,现在忘了很多,就按记忆走了一遍。有点ooc?


我白超美。





























评论

热度(52)

  1. 艾丽丝南荣北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