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随想小句子

自在逍遥:

她凝视着那仿佛随时会熄灭的烛光想着,虽然这只是一点小小的烛光,但这是在我孤单的时候可以照亮我的世界的太阳。


他来到这座儿时常玩的房前,抬头仰望高挂的牌匾以及用眼睛描绘对比出时间在这座房子刻画的斑驳痕迹,摇摇头,轻笑一声,推开朱红的门扉,“吱呀”这座房子好像是在欢迎这位以前的常客,跨过门槛,进出每一个房间,看遍每一处角落,好似儿时在这里玩的场景重现在眼前,最后在后院的那颗老树下站定,手放在树干上,说一句“我回来了,只可惜物是人非。”


【只要你相信我,甚至只要不在我面前表现出怀疑的态度就好,但是为什么不信任我。。。】他看着眼前看到地上的血渍后失控的对他大喊,摇晃他的衣领的心上人。看着心上人晕倒,沉默片刻,向前一步将其抱起送回房间,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抬头仰望天上悬挂的星河“我是冷情却不是无情啊。”事后他向他道歉,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没有相信你,他没有出声,只是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他以为他不生气了,高兴的起身对他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接了一通电话,电话里的人问,“呐!你的心现在的感觉是怎样的。”他轻笑一声“我的心吗,它大概是已经死了吧。”


突然想说句,有些情感,比友情更深厚,比爱情更纯粹,只想着你好,将你放在心里,你是唯一,真正的唯一,时刻保护着你,你的一切都是我的责任,你的一切我都铭记于心,即使远远地能够望见你一眼,我就心里安定满足了。


小卡卡西在房子里透过窗户看着卡卡西双腿交叉,左手插兜,右手拿着苦无,用仰望的姿势,闭着眼感受月光,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显得他更孤单,冷冽,犹如盛开在天山之巅的雪莲。


她看见他和她的好朋友在一起用餐,他漫不经心的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暖黄色的灯光反射在装着红酒的玻璃杯上,刺痛了她的双眼,“呐,要来一起吃吗?”她的好朋友问她,不等她回答,朋友端起一盘沙拉就朝她走来,她看着向她走来的朋友,脸上突然呈现惊恐的神色,“啊!” 因为她看到她的朋友,正在腐烂,身上的肉已经爬满了蛆,露出惨白的骨头,一边说着“要吃吗?”一边发出行走间骨头摩擦的声音,她想要逃跑,离开这个地方,却被地毯绊了一下,跌倒在地,只能惊恐的看着朋友一步,一步,的接近她,一步,一步,终于马上就要走到她面前,她闭上眼睛不想看到这恐怖的画面,却感觉到自己的脸被人用手轻轻抚摸,她试探的睁开眼,发现她的朋友不见了,取代而之的是眼前的他,不待她质问这些,只见他用手抚摸她的脸,然后用舌头轻舔了她的脸颊说:“真想将你拆吃入腹啊。”她呆呆的看着他的嘴角的红色液体,不知道是刚才的红酒留下的还是血液。突然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用力推开他,拼命的跑出城堡。只留下身后的他看着她的背影,“啪!”打了个响指,城堡陷入黑暗,“还是只留我一人比较好,这样才能不伤害到你。”




在儿时他看着她的背影,想着一定会跟上她的脚步,然后他慢慢的学会了很多东西,超过了他,这一年在桃花树下,他看着桃花从树上落下,伸出手接住落下的桃花,而他身后不远处的她,看着他在风中吹起的白色长袍,桃花飘落衬得他不似凡人,更像高高在上的神砥,风姿无双,心中酸涩的想到儿时的她总是不在乎紧追着自己落后于自己的他,现在他超过了自己,自己还在原地踏步。忽地她听到了一句话,看到他转身对她温柔的微笑,眼中似有眼泪流下,擦干眼泪,挺直脊梁努力做到与他相配,走在他的身边说一句“不会让你等太久,一定会与你并肩。”他说的那句话是——“快点追上来吧,我会等着你,永远。










黑童谣


“一个男子恋慕一个女子,约了女子去山下。


却被山贼杀害,男子不知女子已不再,执着在等待。


但是男子被家人发现,想要安葬却不得要领。


只能摘来美丽的鲜花,让男子停留。


可是想要离去的人啊,你为什么染上怪病。


美丽的花啊,你为什么染上鲜艳的颜色。


这一切都是山贼的错,都是山贼的错。


是山贼导致了这些,是山贼使父亲停留村庄的时间。


是山贼使父亲迎来往来的贵客,是山贼让男子的心意无法传达。


那什么可以结束这一切,是男子的心意。


男子的心意可以使村庄恢复本来的面貌。


男子的心意可以使村民得到想要的东西。


男子的心意可以结束这一切,所以往来的贵客,请您要找到男子的心意,传达给他。”




看到XX情不自禁的放出了自己恶劣的本性


恶劣的我是绅士


因为XX是很可爱的生物呢


情不自禁的让人想亲吻她的双唇,顺着眼睑划下,划过脖颈。划过胸,绕过去,划过脊椎带来一丝丝的电流


阿拉,好想把你吞吃入腹


呐呐,成为我的人怎么样


与我融为一体,让我感受着你


将你的血肉与我融为一体,将你的尸骨吞噬入腹


呐呐,成为我的人怎么样


你将成为这里的王后


你将成为这里的王者


只要你与我融为一体


只要你让我感受着你


将你的血肉与我融为一体,将你的尸骨吞噬入腹


今天也是很美味的一餐啊


如此的可口,如此的美味


啊啊,真是让人欣喜


真是期待着下一餐


谁是我的猎物呢


谁将成为我的血肉


快来吧,快来吧


我在等待,等待着你的到来



评论

热度(2)

  1. 艾丽丝自在逍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