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阴间三梦

叫我大葬:

*依旧泉扉,谨慎食用。
*虽然比较扭曲但还是he啦哈哈哈_(:D」∠)_
*大葬是爱你们的【比心


那么,以下。

正文开始……

=======================================================================================================================================================================

他行走在一片漠土之中,天边的月色都是血红。比良坂的马车踏着鼓点匆匆驶来,歌舞在车坐上飘渺扭曲。

他低头看看,三途川的河水汹涌的拍打岸沿,把不甘心惘生的灵魂卷席的支离破碎。

“过路人啊,你在等谁?”


“仇人。”


包裹在黑色斗篷里的摆渡客问他,他微笑着舀起三途川的河水。



于是他做了第一个梦。



年少轻狂不知外面凶险,仗着几分身手就偷偷溜到族地外练习忍术,烧毁一大片林木之后他蹲着河边洗手,却不知早已被敌对忍者盯上。


接着便是一番苦斗,他的查克拉已经在训练时消耗了一些,平常这样的流忍他就算打不过也不至于丢了命,可这回……


他感受这体内寥寥无几的查克拉,捏紧手中的长刀。


怕是要倒霉了。


“啧,围攻一人可不算什么本事啊。”


少年冷漠的声音响起,泛着寒气的长刀出鞘,横劈直砍,带起无数鲜血。


“喂!你叫什么?!”获救的自己站在远处看着那个孩子,然后那人自然无视。


不过他终究还是记住了那头白发。



……




“过路人啊,你在等谁?”


“对手。”


黄泉之神的声音响彻天地,高大的身躯拿着钟鼓敲击驱赶。他靠在枯朽的树下,任由雷霆击落身旁。


第二个梦如期而至。


“千手扉间。”


“啊,宇智波泉奈。”


少年的孩子们举着刀剑在河岸对峙,他们的兄长分别站在两边。黑色长发的孩子看着自家兄长逐渐变得鲜红的双眼,兴奋的转头看向自己父亲。


“太好了,哥哥开眼了!”


“嗯,虽然没抓到那个千手的小鬼,但这趟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年长的男人眼中满是欣慰,合上刀剑转身离去。



“走吧。”



离去前转头看向对岸,却只能看见那双漠然的眼睛,那家伙愚蠢的兄长满脸难过,可他却不见丝毫波动。


是不在意么?



不在意,所以冷漠。



……



“过路人啊,你在等谁?”


“恋人。”


身穿华衣的骷髅轻撵衣角,白色的驱虫从身上的孔洞里掉落。他笑着这下花枝,放进那具骸骨的眼眶里。



“大人身上执念太重,看来是求无所得。”骸骨手执小扇,跳着伊邪那美在黄泉的神乐。骷髅花枝华服香扇,骨架在扭动中居然显出一种别样的凄艳。



“所以,我在等。”男人微笑着捧住骷髅,微微凑近那句骸骨眼眶中的花枝,俯首轻嗅。


“不会让他逃掉的。”



第三个梦在浓香腐臭的间隙中展开。



没有硝烟,没有血液,没有厮杀。



只有绚丽的花车,漂亮的游女,缤纷灿烂的宴会。男男女女穿着漂亮的衣服在一个个小摊子前驻足停留,他咬着糖苹果漫无目的的走在祭典的人潮中。



那是难得的休战时期,他跟随父亲来到邻国参与议事,碰巧赶上了这次的烟花祭。




然后就不知不觉的远离人群,来到一处偏僻的寺庙。



“谁!”



感觉到草丛里出现的想动,他从袖口捏出苦无,投掷出去。



不出意料的被躲开,也不出意料的看到那人的脸。



“是你啊。”他对着那人说。


“……”



对面的人影一下子往后窜了几步,从架势来看明显是对他抱有警惕。



他突然就笑出声来。



“我要回集市了,你也要吗?”



黑发青年的声音温暖,还透着几分软糯,无害的很。



身前的影子愣了一下,也点了点头。于是干脆就几步上前,牵住了那只微凉的手。



“不管怎么样,现在一起去集市吧。”




他觉得那时候不光自己,千手扉间的脑子肯定也有点问题。




……




最后两个大男人傻不拉几的牵手走了一路,在最后一阵烟火绚烂下分别,都没有看到彼此的脸。




只是,宇智波泉奈在最后转身的瞬间,看到了一片湛蓝的浴衣衣角,以及那头沾染上烛火暖色的发。

……


“过路人,你在等谁?”



天际的游魂哭泣着询问。他笑着指向前方,拉住那人记忆中冰凉的手。



“我已经等来了。”


************终幕************


“走吧。”

“嗯。”


比良坂的马车踏着鼓点远去,歌舞声在漫天黄沙中越来越远,黄泉的尘道上缓慢行走着两个人。

一个眼眶染血没有眼珠。

一个战甲破碎伤痕遍布。


……


——“过路人,你在等谁?”


THE . END

评论

热度(38)

  1. 艾丽丝大葬_泉扉lo上停更想要继续看请私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