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K】黑童话:残酷仙境

深水之渊:

总是不记得上lofter……

新尝试【捂脸】


爱丽丝在哪儿。蘑菇扭着身体问道。

爱丽丝在哪儿。蚂蚁爬过树叶问道。

爱丽丝在哪儿。旅人走在路上问道。


在这里,在这里,爱丽丝在这里。白兔从树洞里钻出来,挥舞着手臂大喊道,他的怀表从衣兜里掉出来,咔嚓咔嚓摔成七份,白兔恼怒地跳下树梢,这相反的指针他再也找不到。

树洞吐出蓝色衣裙的少女,惊奇和恐慌占据了她漂亮的瞳孔,这大厅阴暗空洞还有七扇紧闭的大门,只有一扇小小的门半掩着光亮。她想找到出去的路,却怎么也走不到小小的门后,门那头的花园吸引着她的全部,她费尽心思也依然无助。

大厅有一个活着的灵魂,它呼喊着少女,咕噜咕噜地呼喊着少女,转过头的少女顿时笑容灿烂,她奔向桌子,急不可耐地拿起饮料。咕噜咕噜,大厅的声音从杯子里冒出,雏菊的花瓣在红色的液体中沉沉浮浮,少女闻到奇怪的味道,但她不在意,她怎么会在意,咕噜咕噜地全部喝掉了。

少女的身体缩小了,她蓝色的衣裙也缩小了,好看的蕾丝花边也缩小了,她满怀欣喜地冲出小小的门。在她离开后,大厅打开了其中一扇紧闭的大门,少女的姐姐倒吊在里面的绳索上,她还带着那本童话书,白色的雏菊撒在黄色的裙摆上,一朵一朵和着鲜血滴落。

咕噜咕噜,大厅咀嚼着,咕噜咕噜。


美丽的花园外是奇异的森林,树木摇晃着枝条在狂舞,花朵以芳香作歌唱,枝头上的雀鸟摇摇欲坠。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它们也开始歌唱,嫉妒的花朵攀上树木,忍痛拔掉花蕊,拾起了旅人的缝纫针,插在旅人眼球上的缝纫针,刺进雀鸟的胸膛。

花朵在欢呼,血腥的芳香就是融化的蜂蜜,少女惊恐的脸庞倒映在堆满尸体的河流里,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尸体们还在歌唱着,欢迎来到仙境,欢迎来到仙境。

爱丽丝,欢迎来到仙境。


白兔探出头,他的脸上只有癫狂的笑容,他的胸前还是那只破碎的怀表,转动着他偷来的时间,转动着不属于他的时间,崭新的指针涂满新鲜的红。

快吃!快吃!白兔拎起挣扎的少女,将她塞进大大的蛋糕里,奶油依然充满奇怪的味道,灌进少女的耳朵嘴巴鼻子中。

被塞满的少女会死掉吗?不,不,她可是爱丽丝啊。

她的身体长大了,她蓝色的衣裙也长大了,好看的蕾丝花边也长大了,但她不再欣喜,无法再欣喜,河流卷上她的衣裙和蕾丝花边,带着她冲向深渊。

上帝,救救我!少女发出嘶力竭的祈祷。

死掉了,已经死掉了,你的上帝已经死掉了。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尸体们继续歌唱。

森林里的动物争先恐后地来到岸边,它们摆出同样的笑脸,它们激动地附和歌唱,它们的声音扭成共同的旋律: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啊啊啊啊啊啊啊——!!!住嘴!!!!!!够了!!!!!!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尖叫着从噩梦中醒来,粘腻的水滴滑下她的鼻尖,滑下她的脖颈,滑下她蓝色的衣裙。

梦境?现实?梦境?现实?梦境?现实?

嘀嗒嘀嗒,崩坏的序曲开始演奏。


啧,在这里。树枝上响起柴郡猫的声音,他眯起蓝色的眸子,翘起紫色的尾巴,敛去所有显露而出的笑意。

救……救救我!少女跌跌撞撞跑到树底,粗糙的树皮刮破了她娇嫩的手心,她却什么都不顾,一遍遍,一遍遍,搅拌着鲜血的凄厉呼唤。

向前一直走,茶会就要开始了。柴郡猫垂下头颅,消失身影,留下的脸庞上是十足厌倦的微妙表情,他嘟囔着说他偷来的玫瑰正在枯萎。

绝望折断了少女的脚,恐惧与无助搀扶少女前行,舞会一旦开始永无结束。

为什么还要继续?因为是爱丽丝啊。

爱丽丝的故事还未结束。


疯帽子先生端坐在长桌的一头,他的发丝是夜空一样的绸缎,他的眼睛会掉下大颗紫水晶,他的声音是缝合灵魂的针线,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最精致的构图,完美得如同从他手中诞生的所有。

他说,欢迎来到茶会。

红豆面包的松软,草莓饼干的清脆,提子蛋糕的芬香,牛奶巧克力的甜腻,少女的心被这美好的景象安抚,她感谢着将她抛弃的上帝,她沉醉于疯帽子先生的优雅完美,她觉得这里是扭曲世界唯一的净土,她忘了茶会永远是仙境的一部分。

她捧起茶杯,她喝不到花茶的味道,她喝不出红茶的味道,她只喝下一份浓浓的苦涩,在她的舌尖上跳着荒诞的舞步。

哦呀,您似乎遇上了一些困难,不介意的话可以说出来,我帮您分担。疯帽子先生从帽子里拿出一个空茶壶,摆在离她最近的位置。

少女抛却所有的疑惑,她的眼泪滴溜溜转着圈,一滴一滴,一滴一滴,凄凄惨惨地滴落空茶壶里,她哭着倾诉一切的恐惧无助,她哭着重复我要回家,疯帽子先生扶着他的眼镜,微笑地不语地倾听着少女的心跳。

嘭,嘭,嘭,新鲜的,有活力的,心跳。

您若是想回家的话,不妨到红心国王的城堡去。疯帽子先生从帽子里抽出一张红心K,放在旁边黑白色的棋盘上。不过请注意,白兔杀死了两位红心公爵之一,三月兔带着白兔逃走了,这时候去见国王务必小心。

少女欣喜若狂地接过红心K,走上通往城堡的羊肠小道,她不在乎死去的红心公爵,她不在乎逃跑的白兔和三月兔,她只在乎自己回家的道路。

棋盘上对立的王棋在相撞。


城堡空无一人,她撞散两侧的盔甲推开大门,她看见王座上红衣红发的红心国王,她激动地踏上红色地毯,赤色的火焰在那一瞬间钻进她的身体,少女睁大漂亮的瞳孔,蓝色的衣裙划过一道又一道弧线,好看的蕾丝花边与她的呼吸一同发出焦糊味。

她不是真正的爱丽丝,她不是真正的爱丽丝,她不是真正的爱丽丝。

仙境又一次哀叹,一次又一次哀叹。

卫兵将尸体抛入玫瑰花园,不知疲倦地涂满整个玫瑰花园,柴郡猫依在玫瑰园的树枝上,他说他偷来的玫瑰又死了。

这是第十二个爱丽丝,我的陛下。疯帽子先生来到城堡,他走过少女死去的地方,他会掉紫水晶的眼睛注视着红心国王,白兔的身体在王座后面静静燃烧。

哦,他也不是真正的白兔,他抢了白兔的指针,杀了一个红心公爵,引诱着一个又一个爱丽丝被仙境吞噬。在高塔里,在房间内,蜷缩着的红心小公主这么说道。

也是你收集的第十二壶茶。红心国王摘下他的皇冠,金色的眼眸是跳荡的火焰。

哦呀呀,我的陛下,那只是我的个人兴趣,在你的玫瑰花园全部变成红色之前,请承担起一国之王的责任,去寻找真正的爱丽丝吧。疯帽子先生用着傲慢又谦虚的语气开口,他依旧在注视着,注视着红心国王,注视着整个仙境。

你不也是王吗。红心国王笑了,赤色的火焰肆意着,仙境也退缩了。

我的陛下,请别说笑。疯帽子先生也在笑,如料峭的春晨,如出鞘的利刃,如整个仙境最冷冽凛然的景象。

呵,你的皇冠就藏在你的帽子里。红心国王离开王座,踏上仍在燃烧的红色地毯。。

疯帽子先生无意识地用手杖敲着地面,叮当,叮当,清脆的剑刃撞击声。

红心公爵带着胸口的玫瑰从棺材里起身。

真正的白兔被三月兔推下树洞,仙境在他耳边嘶吼着,大喊着,低语着,呢喃着:

去寻找真正的爱丽丝吧。

真正的,在来到仙境之前,就已经扭曲的,爱丽丝。


爱丽丝在哪儿。蘑菇扭着身体吐出剧毒的汁液问道。

爱丽丝在哪儿。蚂蚁叼着猎物的血肉爬过树叶问道。

爱丽丝在哪儿。旅人腐烂的尸体走在死亡路上问道。

评论

热度(20)

  1. 艾丽丝深水之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