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黄喻/叶蓝]Kiss in the aquarium

小笔记织毛衣:

提前祝黄少生快, @Natsume 今天生快, @江月何曾皱眉 明天生快
还有亲爱的妈妈生日快乐^_^(并不能看到!)

我终于写了黄鱼终于!!!好激动!
原先年轻的时候在海洋馆做过一年义工,觉得饲养员和大鱼的感情真的很好呢。7月去了新加坡S.E.A.就有了这个海洋馆paro

自己喜欢得不得了,会做好看的折页无料,cp14.5发^_^

配一张在SEA拍的图,用autopainter处理了一下




Kiss in the aquarium
海洋馆之吻

(一)
“你们注意看,夜间在珊瑚礁附近的鱼类,比如雀鲷,它们的眼睛非常大,这是为了在晚上更好地吸收光线而发生的进化……”

这一年的暑假,市立的海洋馆开设了海洋科普夏令营,孩子们可以带着睡袋在海底隧道里和海洋动物们一起过夜。
小孩子们趴在隧道玻璃边上,对五彩斑斓的鱼儿都好奇得不得了。正在给孩子们做讲解的人叫喻文州,是这家海洋馆里的生物学顾问。
 
碧蓝的水域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带着潜水设备的蛙人,仿佛从天而降,大大小小的鱼立刻围了上去。
他从随身的鱼篓里掏了一小把鱿鱼,顺手就塞进身边一条圆梨头鳐大张的嘴里。鳐鱼扭着尾巴游走了,他又转身去喂另外几条。

原来是到了夜间喂食的时间。孩子们兴奋极了,围着玻璃又叫又跳。
 
蛙人喂完鱼也不急着浮上去,只见鱼群散开之后,他朝着隧道里的人挥了挥手。
他叫黄少天,是馆里的金牌饲养员,同时也是喻文州的同学、同事兼好友。
 
喻文州看时间不早了,就让孩子们躺下,安排妥当之后再抬头看,黄少天还在和一条牛尾魟逗乐,魟鱼扁平柔软的身体绕着他撒娇似地蹭,好久才游开。
最后黄少天游到玻璃边上,有节奏地叩击起来,戴着氧气面罩的他没法说话,这是二人之间约定的特殊暗号。

[文州早点休息啊明天一起吃午饭?]
听明白了之后,喻文州伸出纤长的手指,也在玻璃上叩了叩。
[好,你也是。]
 
(二)
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是海洋大学毕业的,两人住一间宿舍,从大一开始就是很要好的朋友。

黄少天这个人,用他同学的话讲就是鲤鱼精转世,从大一开始就包揽了校运会上几乎所有游泳项目的冠军。他的梦想就是做海洋馆的水下饲养员,这样就能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在水底下。全班都很支持他,不但因为他游泳厉害,更是因为这位鲤鱼精先生话特别多,只有在水底下的时候他才发不出声音来。

喻文州长得干净斯文,头脑又好,专业理论课每一门都是最高分,是那一届学生里当之无愧的学霸。海洋生物学是学霸最喜欢的科目,每当黄少天被课本上的一堆“外形”、“结构”、“习性”搞得一脑袋浆糊的时候,他就会用柔和的声音慢慢给他讲解。
 
对海洋生物如数家珍的喻文州却不会游泳,黄少天在大二的游泳课上才知道这件事。

黄少天的水性就像天性一样,自由活动一开始他就拽着好友往深水区跑,一头扎进水里很快游了个来回,动作敏捷得像一条鲨鱼。
喻文州只学会了一点,怕他扫兴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下水,胡乱扑腾了几下就沉了。幸好发现得早,捞上来的时候还没窒息,救生教练经验丰富,用力压了几下腹部,让他吐了许多水出来。
黄少天跟在边上,看到那张清秀的脸苍白得吓人,低垂着头绷着脸沉默不语。倒是悠悠转醒的人努力地安慰他:
“少天别担心……咳咳……我没事的……”
事后两人被体育老师骂了半天,喻文州是病号躲过一劫,黄少天被勒令罚抄安全守则50遍。
当然这50份还是学霸帮着他一起抄完的。
 
溺水的风波很快过去,喻文州心里却烙下了不小的阴影,一接触到水就会条件反射地想起上次的濒死感,手脚都不听使唤,渐渐连浅水区都不能再游了。那一学年的期末,他最后因为游泳课缺考而没拿到奖学金。
结果出来的那天黄少天懊悔得要命,当事人倒是不在意,还是一如往常笑眯眯地坐在游泳池边,看他游泳,等他上岸。

有时喻文州会想,幸好黄少天是人类,否则等他哪天长出两片鳃来,大概就会跳进海里游走了,连鱼尾巴都不需要。
 
两年之后两人从同学成了同事,到了同一家水族馆工作。喻文州习惯了这样,隔着海底隧道的玻璃,着看黄少天在人工海水里和水族们嬉戏玩耍。

只要是这片碧蓝海水里的东西,他都喜欢得要命。
 
(三)
海洋馆里有一头成年雄性白鲸,引进的那一年曾经轰动一时,堪称镇馆之宝。
白鲸的名字叫叶修,年纪不算小,至少黄少天和喻文州入职的时候他就在这里了,平日里好吃好喝地养着,脸型比野生白鲸要肿点。

前几年叶修会参与海洋馆的表演,近年动保宣传搞得多了,演出也停了。
但是叶修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每到周末,会有一群特殊的小客人来拜访他,都是自闭症康复中心的孩子。
这份重要的工作简单说来就是卖萌和陪玩,不过孩子们都很喜欢。
此外,他还会用嘴叼着彩色笔画画,虽然那色彩和线条略显奇葩,却往往能卖出高价。
毕竟四条腿的蛤蟆好找,会画画的白鲸就稀罕了。
 
这一年的实习生里有个男生叫蓝河,熟悉环境后就被分到了白鲸馆,协助这里的员工做照料叶修的工作。
换好工作服穿着胶鞋,腰里别着装小鱼的罐子,他蹲在池子边上试着和水里悠游着的巨大白色生物打招呼。
“叶修你好,我是蓝河。”

白鲸圆滚滚的脑袋浮出水面,头上还顶着几片绿油油的水草叶子,半眯着眼睛打量他。
见习饲养员内心暗暗吐槽:动物的表情难道也能看出嘲讽来?还有这头白鲸的脸,怎么看着像个馒头?
下一秒他就被馒头咬住了袖子。

成年白鲸的体重可达1.5吨,蓝河连惊叫都来不及就被拖下水了。
白鲸是极地动物,生活的区域水温很低。尽管蓝河的游泳技术算得上不错,掉进水里的瞬间还是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等他扑腾着爬上岸,遇上了路过的黄少天,直系学长听了这事之后挺惊讶地说:“老叶是喜欢你,以前除了那些自闭症小孩,他从不和人类玩的。”
一周之内四次落水导致了重感冒,蓝河吸着鼻子想,这份喜欢可真凶残。
 
(四)
镇馆之宝生病了。
蓝河从学校办完一些实习手续回来白鲸馆,看到同事们围着养殖池子,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

叶修似乎得了肺炎,连着两天,除了浮上水面换气,其余时间都躲在池底不吃不动
。抗生素塞在鲜鱼肚子里,任凭饲养员们怎么在岸边吆喝,他也都不理。
有人试着下水去喂,还没靠近就看到白鲸烦躁地甩着尾鳍赶人,翻了个身游到更深的水域去。
黄少天试了试,也是一样,还险些被叶修拍了一尾巴,上岸的时候气得直骂:
“卧槽老叶你懂点事行不?大家这是帮你啊!”

想拿麻药麻倒了拖上岸吧,那也得近得了身才行。兽医哭丧着脸说他也没辙了,请了喻文州来看,生物学顾问翻了一晚上文献,回来眉头皱紧了,说再喂不下去药,感染恶化后的死亡率是百分之五十。
于是蓝河说我试试吧。

除了被白鲸恶作剧地拖下水,他还从来没进过叶修住的池子——确切地说他还没正式潜过水。
叶修早就往深的地方游去,水里冷得要命,可他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潜。万幸靠近了没被驱赶,蓝河试着伸手去摸他额头。他想像平时一样和叶修说话,话到嘴边却成了一大串的泡泡。
白鲸倒也乖顺地任他抚触,时不时挪动一下脑袋。
蓝河心都软得要化了,但没忘了自己还有任务,眼一闭心一横,把注射器里的麻醉剂全推了下去。
巨大的帆布落下来,把一人一鲸都捞上了岸。

做完治疗麻药的效力也过去了,叶修叫了起来。体长3米的水生哺乳动物,叫起来却像婴儿的哭声。
见习饲养员和他一起下了水,搂着他的脑袋亲吻了一下,随后额头紧贴着和他说话。
“你不是老要我陪你玩么?那就快点好起来吧。”
他冷得两排牙齿一直打架,却在水里陪了叶修很久。

喻文州抱着写字板蹲在池子边上,看看水里的一人一鲸,又看看黄少天,心里觉得有点羡慕。前几天不小心偷听到他和其他人的对话,说起结婚以后想和新娘一起潜水旅行。
不过他没听到后半句。
“可惜他不会游泳啊,算啦有什么关系呢,是他就好了嘛,不过他也不知道我喜欢他。”
 
两天之后白鲸顶着水草叶子游到岸边,蓝河给他喂小鱼,摸着额头粗糙如砂纸的皮肤,他突然觉得这份工作还是挺开心的。
又一次被拖下水的时候,他决定把这个想法吃了。
 
(五)
喻文州对自己不能和黄少天一起下水这件事,原先并不介怀,他觉得只要能一直看着水里的黄少天,就可以满足。
虽然因为不会游泳,他不能亲自去查看那些大型鱼类的健康状况,可他有黄少天呀。

那天巨型水族箱里的固定装置需要检查维护,负责的同事有事请了假,王牌饲养员临时接了这个活。喻文州一如既往地站在巨幕水族箱的外面,微笑着等他。
看到水下的人被生锈断裂的管道缠住了脚、挣脱不开的时候,他就一点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嫌麻烦,黄少天只背了一瓶快用完的氧气下去——只能在水里坚持五分钟,他又试着摆脱了几次,还是没辙。
喻文州第一时间用对讲机呼救了,可剩下的时间只能站在原地等人,指甲掐得掌心尽是红红紫紫的痕迹,眼睛却仍一瞬不瞬地紧盯着水底的情况。

黄少天挣扎的动作慢了下来,身体出现了轻微缺氧的症状,喻文州扑到水族箱边上,手指死死抠着玻璃幕墙,骨节泛白,恨不能把玻璃凿穿了似地用力。
那张总是微笑着、发生什么事情都能镇定自若的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已是泪痕斑驳。
可水底下的人却在这时抬起了手,用只有他俩懂得的暗号打了几个手势。
含着泪水的眼睛倏地睁大,脊背剧烈地颤抖起来。

[文州,别害怕。]
幸而救援及时赶到,黄少天不愧是个鲤鱼精转世的体质,换了氧气瓶适应了一下还能自己浮上去。
喻文州终于放下心来,腿一软,身体摇摇晃晃地就往下坠。
 
(六)
白鲸先生叶修,虽然独占了一个巨大的水池,还有小饲养员给他调戏着玩,但有时候还是会觉得寂寞。这天他冒出水面换气的时候,却意外看到了那个从来没下过水的生物学顾问,身上还穿着潜水装备。
不是小蓝啊,叶修在水里圆润地转了个身游远了。
 
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回想一下看了千百遍的理论知识,就闭着眼往水里跳。惊慌之中他没咬住面罩,冰凉刺骨的水猛地灌进肺里。
失去意识的时候他脑海里都是黄少天在水底和他打手势的样子。
 
科学研究表明,大部分的海豚救人事件都不是有意为之。但喻文州的确是被叶修托出水面又带到了岸边。白鲸先生还好心地叫唤了几声,这次是呼救般的尖啸。
 
最先赶到的是还没走远的蓝河,他马上喊来了黄少天和其他人,随后就捧着救生箱跟在旁边。黄少天少见地阴沉着脸,跪在喻文州身边给他做急救。
那人双目紧闭,全身冰凉,检查下来心跳还在,但没有呼吸。

黄少天使劲拍着肩膀唤他,没有回应,心底的寒意顿时蔓延开来,全身的血液都像是要被冻住。他咬咬牙,俯身做起了人工呼吸。
幸好人工呼吸管用,喻文州睫毛抖动了几下,随后眼皮掀开一条缝,又吐了好几口池水出来。
那一瞬间,黄少天突然觉得,也许全世界的美丽海洋加起来,都没有眼前的这双睁开的眼睛好看。
 
喻文州裹着毯子晕乎了好一会儿才彻底清醒,他试着活动一下手脚,浑身都是麻的,呼吸也不太利索,一吸气肺里就痛得要命。
还有点耳鸣,他听不清黄少天用着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不停地在说什么。
他动动嘴唇想说话,黄少天连忙俯身去听。
“换了少天一个吻……我很开心呐……”
 
(七)
黄少天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喻文州,还是刚工作没多久的事情。某天路过外围展区那个浅浅的鱼池,看到好友穿着工作服在给墙面上做彩绘。
喻文州赤脚站在水池子里,裤腿卷到膝盖上面一点,小腿匀称修长,并且十分白皙。几条漂亮的慈鲷围着他的脚踝打转。
话画完最后一个花瓣,喻文州弯下腰去,拿手指戳了几下脚边的鱼,脸上带着他从未见过的温暖笑容。发现黄少天在看他,便抬起头来,隔着鱼池子对他笑。
那一刻他忍不住想要抱住这个人,然后狠狠亲吻。
 
没想到两人的第一个吻是人工呼吸,可喻文州告诉他,他很高兴。
“文州,文州你……你你你喜欢你就开口讲啊……别说吻了你要银行卡密码,你要我家门钥匙房产证我都马上拿给你啊……你不讲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怎么给你……你高兴吗真的高兴吗不是溺水的幻觉吗?”

喻文州的声音依旧微弱,但清晰而坚定,“我喜欢,不是幻觉。”说着努力抬了抬指尖去够对方的手。
黄少天一把攥住,温暖的体温包裹住冰凉的手指,寒意一点一点被驱散。那人的眉眼微微弯起,血色不足的唇边漾起了笑涡。
他忍不住又低头覆住那两片苍白的唇,喻文州撑着昏沉的意识,轻柔地回应着。
 
“咳咳……”
“咳咳咳……”
前来帮忙的同事在边上围了一圈,看到这一幕都觉得自己快瞎了,不断地提醒这两个人边上还有围观群众。
一大堆单身汉跟前秀恩爱呢?还能不能有点同事爱了!
 
连叶修都在水里嘎嘎叫了两声,听着格外嫌弃。
蓝河跑到岸边去安抚他,谁知白鲸探了大半个身体到水面,对着他的嘴就是吧唧一口。
宽大的鼻突撞得蓝河眼冒金星,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这大概是一个吻。
 
无论陆地、天空,还是海洋。

如果你喜欢谁,而他又刚好也喜欢着你,那就不要犹豫,给他一个吻吧。
End

 啊啊啊啊啊一定要说表白的银行卡是源于 @雁无心 太太的画地为牢!

评论

热度(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