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火影)15《原初》

青菌:

(火影)15《原初》


***


“……老夫可以放过佐助。”


名为志村团藏的老人眯起双眼,用手杖敲了敲地面。


“哎?”鼬顺着手杖向上望去。


“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都可以!”鼬焦急地打断道,“即使是我的性命……”


“哦,想要舍弃自己的性命么,”老人笑着摇了摇头,正色道,“鼬啊,老夫可以向你保证以后木叶绝不会对你弟弟佐助出手,而你需要替我去做一件事。”


“是什……”鼬不祥的预感更强了。


“杀掉所有宇智波一族的人。”


有什么终止了。


鼬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那声音在耳膜处鼓动。


他拼命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发抖——“你说……什么?”


“由你亲自动手灭掉宇智波一族,你就可以留下佐助,”团藏干巴巴的声音在空中像一条紧锁的绳子,令人窒息,“当然……你也可以拒绝,老夫会派别人去做,但那个时候,就连身为宇智波一族的你和佐助也必须一同处死——你选哪个?”


有什么断裂了。


鼬瞪大了眼睛,机械地仰起头,“团藏……大人?”


“鼬啊,老夫知道你有这个能力,”老人的面孔令人看不透,他沉痛的沉吟道,“你会成为木叶真正的英雄,更何况,木叶和你弟弟……”老人眯起了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冰冷的空气中像是有什么刺入鼬的骨髓,老人的声音令鼬的身体猛地一抖。


“——也就不必选择了。”


“我……”鼬抖着嘴唇,张了张嘴,却只发出一些喉音。


“那么这个任务就派给——”


“我——做,”鼬俯下身体,只从牙缝里发出声音,“我做——只要您能放过佐助。”


“呵,期限为月圆之日。”


“多谢——团藏大人。”


团藏的嘴角扭曲成一丝怪异的笑容,他跺了跺手杖,幻化做一阵旋风,消失在空中。


软瘫在地上的鼬呆呆的张着嘴,感到有什么灼热的东西融化在、滴在手背上。


泪水不断的从他的眼中涌出。


鼬慌忙低下头揩去泪水,眼前却更加模糊不清,大颗的泪珠滴在地上。


一直以来支撑自己的信念与对族人的情感令他支离破碎。


跪在地上的鼬颤抖着,冰冷的空气侵入他的肺部,疼痛而灼烧的感觉令他再也忍受不住痛哭出声——在上古之神因陀罗与阿修罗的巨大雕像之间,鼬哭的像个孩子。


谁能再度拨平宇智波与木叶的天平?


所有的黑暗此时有如万钧负在他看上去单薄而消瘦的肩上,而他早就忘了自己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如果只能有一个活下去,他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个机会留给弟弟;即使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即使……即使那会是最为艰难、孤独的一个人,他也希望是弟弟。


他怎样都无所谓,如果佐助能健康的长大就好了,就这样怀着宇智波一族的荣耀、在木叶温暖的阳光之下骄傲的长大就好了。


即使他的余生都背负着痛苦与憎恨、都不被弟弟理解也可以。


鼬哭着呢喃道:


“原谅我……佐助。”


***


“嗯……也就是说……你想把那个什么‘九尾妖狐’放出来吓唬大家哦我说?”金发男孩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将双手枕在后脑说道。


“嗯,听说它之前毁灭过木叶呢……有人把它封印在你身上——就是你肚子上那个螺旋的封印。”佐助也看着天花板,破旧的漆面剥落后露出破旧的花纹,在月色中显得阴森而诡异。


两个孩子并排挤到那张旧床上,横盖着散发着汗酸味道的被子,脚丫露在外面。


自从告诉鸣人从水木那里偷听而来的关于九尾的事情之后,漩涡鸣人便一直收声闭嘴,安静地躺在那里。


“……佐助,是因为九尾的关系,所以,他们才讨厌我吗……”金发男孩无聊的攥住佐助的手腕举起晃了晃。


“少自说自话了,你有没有九尾都一样讨人厌,”佐助并不反抗,而是深深的叹了口气,“不爱学习又没教养,捉弄人还有奇怪的口癖,而且九尾妖狐还有名字呦。”


“那只妖怪也有名字?”


“啊啊,刻在我们一族的石碑上,上面的话我也不是很明白,”佐助说道,“而且那石碑上的字有时候会变,嗯……‘阴阳相合,一即是全,全即是一,九喇嘛爱吃豆腐皮’我猜那是九喇嘛的名字。”


“哈?它还有名字?”


“在这之前石碑上写着是‘九尾的九喇嘛和一尾什么来着因为一块寿司吵架’不过父亲和哥哥他们都看不到,他们从来不信我。”


佐助说道这里,顿了顿,疲惫地闭上眼睛,虽然嘴上责怪着哥哥,但心里的某处还在期盼能被鼬找到,即使一只送信的乌鸦也没能来。


哥哥……根本没有来找他。


佐助紧闭着眼睛,泪水却还是顺着眼角流了下去。


时间仿佛凝固在月色之中。


“……九喇嘛、九喇嘛……爱吃豆皮的九喇嘛……九……”漩涡鸣人反复呢喃,一只手紧紧攥着佐助,另一只手拍着自己的肚皮,叨念着关在自己体内的怪物,试图沉入梦乡。


鸣人觉得,不管是真是假他都愿意相信佐助。


还有就如同佐助告诉他的,那个能让木叶消失的怪物。


但他不能对佐助说出真正的想法:他啊、是真的想让木叶消失。


让那些欺负他的人、将他变成众人讨厌的怪物的木叶都消失吧。


他侧过头,看到近在咫尺的黑发男孩的脸上悄然挂着一丝泪痕,他忍不住握住对方的手,一阵来自深处的慌乱与痛苦像是从指尖处流进,敲击着他的心脏。虽然一直都说着讨厌讨厌,但对方从未觉得因为他是怪物才讨厌,而是因为他是漩涡鸣人——是唯一一个愿意承认他存在的人。


如果真的让九喇嘛杀掉所有人……


一想到若是这样,佐助也会一同消失,那些黑暗的、邪恶的想法就四散全无了。


他看着对方黑色的发尖,终于沉沉睡去。


他幻想着佐助会变成他的亲人,会臭着脸到处埋怨自己有个讨人厌的弟弟,会在家对他说‘欢迎回家’,会……


“呵,小鬼。”


阴暗沉重的封印之门深处,传来了低沉而不屑的嗤笑。


****


注:关于九喇嘛爱吃豆腐皮这个……我没去翻公式书,不过稻荷寿司应该能满足九喇嘛吧……


作者:我发现还有人追我就特别高兴……~\(≧▽≦)/~电脑总算装好了~又可以写写写了

评论

热度(27)

  1. 艾丽丝青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