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浅谈老乡和cp观

阿颜 ヾ(′▽‘*)ゝ:

这篇分析非常说服我,怎么说,身边人真的有基佬,在米国读书的时候隔壁就是一对。都是互相的,所以我一直觉得纯1纯0其实很少,而所谓攻受更是妹子们赋予了美感的妄想(抱歉说的有些重)火影我看了十年多,从中二看到现在快能生娃。从佐鸣到鸣佐到无差。我非常认同佐助不是傲娇这点,其实很多时候说他傲娇只是吐槽他面对鸣人的针对和不坦诚。尤其在殉情那集,谁来说什么都不为所动,鸣人说了两句就开始情绪激动。我觉得鸣人对佐助来说意义非常复杂,反之佐助就是鸣人精神支柱(没了胖助鸣人也不会咬着牙一步步成长)对少年佐助来说,鸣人显露的强怎会让他到那种无法忍受的地步?我说过我也是狮子座,非常理解那种异常的自尊以及宁可死也不示弱,套在自己身上,也许最初佐助心理的鸣人是需要他的,这样想仿佛就能痛快一样。而鸣人越来越强,让忍受孤独的佐助都忍不下去,是觉得被背叛还是不被需要,还有被追赶上的不甘。佐助根本分辨不出,对鸣人的需要,热情,愤怒,甚至有一点憎恨。所以佐助这个直球干脆就【来战】啊,好宇智波的行为呢。我不明白你到底对我是什么,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也许你能影响到我,但是绝对不可能绊住我的脚步。佐助一直以来不就是这样嘛?杀鼬,复仇,当火影。他想做的本就是鸣人拦不住的。所以复仇的时候鸣人才说了一起死,我知道我改变不了你的想法,但是我还是要带你回去,因为我也不要改变自己的想法。这两个人真是直球又纠结。某种意义上,这两个才是最了解对方的,更甚于鼬,更甚于鸣人身边所有人。他们了解对方,甚至理解对方,但并不会让步,哪怕死也不会让步。所以感化神马的真是ooc(欢乐文不算)不过这样矛盾又相似的死心眼少年,才是火影的魅力所在吧。他们在对方的影响下成长,一步步走向对方,却不知道是越走越远还是平行线。(抱歉胡说八道了这么多_(:з)∠)_真的好喜欢太太的分析)


我在地狱:



警告:




又臭又长伪分析文。




作者老乡无差,实则为了平衡,鸣佐/佐鸣都吃,并且有攻受立场分析,雷者请注意避让。




杂乱无条理,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由我前日在噗浪上发的几条感想简单整理而来。




相当主观臆断、相当个人的东西。如有不适请点叉。




ps. 还是少一点人看到的好,tag就加鸣佐鸣了。




















ok?




那么


























我喜欢看老乡无差。




所谓无差,就是攻受不分,势均力敌。有篇文章叫老乡(说不定就是老乡这个称呼的出处),鸣佐鸣,相当好看有趣,但是也确实因为它标注的鸣佐鸣,鸣人始终占强势,所以它不是无差。那么老乡无差文有吗?在我心中是有的,而且是只有唯一一篇,老乡还只是里面的副cp,这篇文章的名字叫《被嫌弃的带土的一生》。




别急,我开这个lofter以来好不容易写一篇和带土无关的文章,我保证他的名字不会再在后文里出现了。关于这篇文章里的老乡怎么无差了,我在后文会稍稍提一下。








首先得说清楚我的心中的cp观和攻受观念。




怎么看一对cp的攻受?对我而言,撇开攻受不谈,cp就是两个人之间强烈的情感羁绊,而这种情感必须包含但不仅仅限于恋爱感情。所谓的“攻”,就是在这种关系里【精神上】占强势、占主导地位的——所以我萌cp的时候并不关心体格高矮胖瘦。




但是这只是个表面,强势的理解并不在体格或者单纯的气场上,虽然气场很多时候确实会给这方面加分。在关系里占强势不等于他性格上是个强势的人,温柔的人有时候更能占据主导地位。




所以什么叫强势?什么叫占主导地位?




因为两个人的羁绊必须是双方共同维护(一个巴掌拍不响),那么任何一对cp中,能够更容易使这个羁绊“维持”或者“改变”的那方(通常,但不绝对,是对羁绊付出更多的),就是攻。这是我的理解。








好了,有了这个大前提,我们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要讨论老乡这对cp里面谁是攻,就得讨论谁在这段感情里的影响更大、在精神上占优。这不仅仅是代表了对这段关系的主动性,而是对这个羁绊的影响力。




我是从鸣佐开始吃的。鸣佐里的佐助是怎样的?被动、容易被影响、而且在很多作品中,他和鸣人在一起,或者说留在木叶都是被鸣人感动的。举个简单的例子,eita的无cp倾向老乡相杀条漫,佐助就是鸣人用他的行动挽回来、感化成功的。(说是无cp倾向,其实还是渗透了有对角色的理解在里面)和他从小就是弟弟(受保护对象)相符,佐助在鸣佐关系里也是被鸣人的强烈感情追求的一方。为什么说鸣人在这里是攻?因为鸣人在这段关系里的影响更大:如果鸣人放弃了对佐助的执念,被动的佐助也不会主动出击去弥补什么,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和羁绊就结束了。




火影看得越多,越是重复、反复品读,越忍不住去分析佐助这个人。于是在每一看火影的过程中,不断获得对佐助这个角色的新的定位,让我开始推敲鸣佐中佐助的性格。




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形象显然不是佐助的性格,特别是对我这个七班重聚了才开始看火影的人来说,佐助不可能情感上感动了就做出什么行动。




原作里的佐助是怎么样的?如果说他在鼬的秽土转生解除前和鸣人是这般处于被动的关系的话,那么他在鼬第二次死后就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独立。之前的他确实是被动的,虽然看似是主动——他的路都是由大哥铺好的,他要复仇是哥哥刺激的,他要报复木叶是被带土利用和引导的。就连鼬的真相,也都是他被带土绑着掐着下巴灌输的。他从来没有自己追求过什么东西。




但是以鼬的秽土结束为分界点,他开始行动起来,以自己的真心去求得事实真相。所以从这里开始,以他的性格,佐助必须是主动的。他有自己的想法,是不可能因为鸣人的付出和感情就随随便便改变,或者因为”被感动“所以做出行动的。不被感情左右、不会因为感情而做出某种行动,这点无论是遇到秽土鼬之前还是之后,都是没有变过的。他去做某件事,必定是因为自己内心有这个想法,做出了某种决定。所以在老乡的cp关系里,假如两人谈恋爱的话,能不能成、进展如何,他也必须该是握有很大一部分主导权的。




所以在被《嫌弃的带土的一生》里面,佐助和其他鸣佐里面的佐助只多了一个东西,那就是自己做决定和一颗时时刻刻不放弃思考的心,相信现在经过分析以后应该好理解得多。








我是鸣佐入门渐渐发展为无差的,所以在这个地方关于鸣人的讨论会比较少。鸣人很直接(cp中意味),他对佐助的执着都是外露的,也由于是主角,岸本对他的刻画也是相当多的。也可以说目前还没有足够多的(cp方面的)东西让我对他进行分析。(ps以前看过宅男分析鸣人的成长,写得也是非常好)




只有一点关于他的要拿出来专门说说。就是漫画683,大多数人都在讨论佐助呛声卡卡西小樱那里了,我的注意点却基本上都在鸣人身上。(或者说自六道老爷子那里回来后,鸣人的这个表现都特别突出)那就是他对佐助的态度。说个玩笑话,网上有一句话是说“放假回家前妈妈对我是xxx的,回家后妈妈是oooo的……”这里也能形成这么一个对比。想他回来念他回来的时候,和真正面对他本人的时候(尤其是两个人独处or只有七班在的时候)对佐助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鸣人在佐助决定守护木叶前,种种事迹大家都可以板着手指数出来:为他下跪挨打过呼吸,还不止。这两话协同作战以来,最大的感受就是:两个人拌嘴的感觉还和当年小孩子的时候一样。




乍眼一看没什么,糖糖糖,接着就好。一分析可觉得不得了。其实,终结之谷一战过后,两个人都改变了很多。如果说鼬的死亡和秽土是对于佐助的最大的改变的话,鸣人的改变就是在佩恩一战。发生了三件事:自来也之死,和长门的谈话,以及和四代爸爸的见面。这个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通过这个事情鸣人成长了很多,有担当了,有责任心了。从这里开始,他才算是真的走向成熟之路了——大家都信任他,他的身后有了无数的伙伴,他的身上承担了无数人的托付和重担……




仔细回想一样,从那个时候开始,从鸣人身上就基本上找不到以前那个笨手笨脚给大家添麻烦的吊车尾形象了。不管对小樱还是雏田,甚至对于卡卡西,他都是唯一可靠的精神支柱。




可精神支柱也是人,这样一个精神支柱的精神支柱在哪里?答案不说大家也知道,就是我们的佐助同学。




为什么这么说?通过他在佐助面前的表现判断出来——只有他和佐助在一起的时候才让我们想起当年七班拌嘴的一幕幕。只有和佐助一起的时候才这样。和小樱、和卡卡西,他们之前的依靠关系已经变了。换句话说,只有佐助才是他现在唯一的突破口和弱点,在佐助面前他才可以稍微放松下他身上称重的担子,做那个有些吵闹和活泼的自己。








本来分析着佐助,扯到鸣人身上就一不小心又受不住话匣子……




不过话说回来,重新回到cp上。无论是老乡哪一家,都认同他对佐助的那股可怕的执着劲。让我从鸣佐变为无差的正是因为我对佐助这个人性格的一次次重新的认识和解读。从反复对原作的阅读中寻找佐助的心理活动和视角,从而试图还原他对鸣人的最真实的想法。




有一点要特别指出。在我看来,佐助其实严格意义上不能算傲娇,至少离那种教科书式的差了十万八千里。他是直接的——佐助从不说假话。




我坚信,如果有什么台词让他显得傲娇了的话,那一定是因为他内心并没有认清楚自己,也就是表层意识和潜意识的差距,或者是他有时候不愿意有话好好说,以一个省略号带过(其实内心想了很多但懒得说)。他在终结之谷很明白地表达”你已经是我最好的朋友了“。就可以看出他其实不是不愿意说或者别扭。




所以在他们2年半后第一次蛇窝相见,佐助说”我不屑于按照他的方法得到力量罢了“也一定不是傲娇,是他真的就这么想的。至于他在终结之谷为什么没有杀鸣人(明明当时说了真的想要杀他),而这次相见却是要不是佐井拦下鸣人已被捅死了(而他却说自己不想杀他)……我一直都没有思考出一个结果。大概这也是关于佐助的分析贴那么多的原因。




我唯一能够想到的解释是,他自己的内心都是不清楚的、深层心理和表层心理是自相矛盾的,所以他试图自己给自己找出一个解释。他心里真的是想杀掉鸣人,但是潜意识中放不下与好友的羁绊,所以没能杀成。他自己无法在理智上解释原因,所以他只好自己硬塞一个解释来给自己一个交代,那个解释便是“不屑于”。这个解释的立足点,就是佐助否认了自己深层心理的那个“感情”,意为“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杀掉你。不杀你是我理智上不想罢了。”所以他在这次见面的时候一上来就要举刀杀掉鸣人,就是为了自己证明给自己的这个解释是正确的。




所以应该说,佐助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深层心理是无法割舍下鸣人的——或者说他隐隐意识到了(通过终结之谷放鸣人一马),但是不愿相信,所以想去试探和证明。在这点上不得不说久经人事的九喇嘛是看得最清楚的——他看清楚了佐助的表意识和潜意识,所以他才有信心和把握对佐助说“不要杀掉鸣人,否则你会后悔的。”而至于鸣人……他从来就没想过那么复杂的事。他根本不在乎佐助怎么想,他只要佐助回来和他一起守护木叶就对了。








回到我们最开始的攻受问题。




既然佐助有了那么多的主导权决定权和影响力,为什么我最后变成无差、而不是佐攻?这个我觉得和我本来就是从鸣佐入手开始有关,完全自逆过去还是难了点。第一印象就觉得鸣人的主动、热情和执着绝对不应该使他处于受的位置。




而且,假如没有鸣人对于佐助的信任和执着(这真是世上独一无二,连喜欢佐助的小樱都下决心杀掉佐助了),老乡之间根本就不可能有未来……就像自来也和大蛇丸一样,最后只能完全以对方为敌。




参照佐助夺还作战失败后医院里的对话。自来也放弃了大蛇丸,而鸣人宁愿“一生都当个笨蛋好了”都不愿意放弃佐助……如果他够聪明,和他的师傅一样,就绝对不会有这么一次次出去寻找佐助的任务,他和佐助根本不会有这么两次相遇。老乡之间最多也就一个旧情人关系,说不定还只是小孩子过家家,更别提什么N年后设定的cp了……












最后一个ps: 虽说是自己噗浪那边的一个整理,实际上多码了好多字,累死了………………orzzzzz




如果能够有什么地方让你眼前一亮豁然开朗的话,那便是我的荣幸之至。


评论

热度(213)

  1. 亚蕾克西儿的罗洁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单纯觉得追的人是攻,兼之主攻控,代入主角后真的不喜欢主受,总攻大人多好,所以鸣人在我心里一直是大...
  2. 亚蕾克西儿的罗洁千手阿颜 转载了此文字
    的确很多无差的,所谓的纯1和纯0真的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或者说他们的一些形象行为套在我们喜欢的角色...
  3. 带土大仙 法力无边千手阿颜 转载了此文字
  4. 布言布语我在地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