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槍槍無奏。:

其实趴在咖啡厅做了一晚上噩梦。
有很多很多,从小到大的…我记住的记不住的那些……痛苦的事情。

这是…我的第三个七年。
它正走向终结。

请假了,也没有在寝室,今天也不参加早训。
昨天晚上看完电影去了医院,确实不想打吊瓶于是自己拔针走人了。
长春,常春,东三省也都慢慢开始,进入春天了。
zootopia真好看啊,完整的故事,个性迥异的主角,阶级冲突,种族歧视,本性,恶意,阴谋,欺凌。
“you can be whoever you want to be.”?


不知道这样一个动物城是不是在影射纽约,我好像记得很久之前看到有人说——这个星球上,可能没有比纽约更世界主义的地方了。有钱人占据顶端一掷千金,贫困
客居者背井离乡寻求梦想,钻牛角尖读科学家在这里找到博物馆,生计无着的工读生在这里小心翼翼地洗盘子。这是一个联合国政要们开会的城市,也是一个混混们喝酒打架的城市;一个可以在这个角落里能买到中国阿香婆,在对面就卖掉一块全世界最昂贵的手表的城市;一个大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中产阶级,无产阶级都有一席之地的城市。

“纽约就好像一座跨越寒温带的森林,所有种类的昆虫,蘑菇和参天大树都可以在这里生长,只要你的生命力足够顽强。”
如是,可一概而论。



嗯???我在写什么,我没有在写影评的。 ……吧。


哈,总之就是,想了很久,呆在低潮期不太合适,就干脆翻墙出去散心,正好带着公交卡,于是在大晚上的坐着车四处转。

这辆末班车上只有我和司机。
司机问我说你到哪儿呀,我也不知道我去哪随口说说那就终点站吧。
……也是,东北玩泥巴的人在大连没有家啊。

体验了一把老司机开公交,感觉在速激7的4DX场。时不时被座位狠怼一下。哎卧槽,心肝肺肾感觉都被怼到一团去了,很疼很疼,哎卧槽,想哭。


他还唱歌。
遥远的东方有一条龙…
一个急刹车。
他的名字就叫中国…
猛打方向盘。
后面的朋友举起你的手来跟我一起唱!——哎卧槽你怎么还在呢?
………


差点成为史上第一只被公交车甩哭的仓鼠。



终点站是机场附近,顶着零下的夜风走走就到了。
到的时候还有零星来往的人,在候机大厅的24小时咖啡厅里坐了一会,睡着了,回到开头。
梦到了些没人能分享的故事,从梦里仿佛能直接溢出的满满恶意,太多太多了。
……我不知道讲给谁听,因为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嗯,对…
没有。


对,写东西的原因是我分手了。
虽然是暂时的。




我在咖啡厅里坐到四点四十,想上楼去看看。咖啡厅不走心的小哥一点也不怕被人抢空店面,睡得满嘴满桌口水,还砸吧嘴说梦话。
饿着肚子爬到楼上是四点五十六,看了一眼手机。
四点半落了一个航班,协停十分钟以后下机,上楼的时候看到几个人零零散散地拖着行李蔫答答地垂着头往外走。
在楼梯口装做自己是在迎接一个等了许久的人,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我只是在这里,站着数秒,等他来。



五点十五,人去楼空,下一班飞机是六点四十。大厅里还没有人。
走过去的时候,在巨大的落地窗外面,看到了日出。
它从跑道灯的尽头升起来,浓郁的黑暗勾勒出它原有的轮廓,被云层侵蚀又冲出云层。
和以往几次在飞机上看到的日出不一样…。它从大陆的地平线尽头起来,亮出了埋藏在城府里的,骨子里天生的血性。
……

有人跟我说,日出是最能带给人力量的景色。
我想告诉他

没错,你他妈说得太对了。

(思量跟我说看到日出就脑补出了在日出景色下接吻的画面,你们快让他画)



这是新的一天,是新的开始,有人从从床上艰难地爬起来寻思着今天跑几公里,有人按掉闹钟躺回去睡一个半梦半醒的回笼觉,有人吻别梦中的爱人孩子早早到了工作岗位,有人值守整晚此刻正睡眼朦胧地将钥匙捅进门锁里,有人奔波在梦想的路上,有人正在回家的途中。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没有人知道这一天会发生什么,抽到ur氪到门票升职加薪突然放假或是遇到等待已久的,一见钟情的爱人。
而正因为没有人知道,所以它才值得我去期待。


人生还远远没有抵达它的尽头,未来还坐在红盖头里面挥发它的想象力,我还可以那么全力以赴的向它奔跑,并且从这全力以赴中感受到意义凛冽的吹拂。



…祁衍告诉我,以前奶奶说。难过是要难过的,但是不能那之后永远都难过。
“难过的时候就难过好了,难过着难过着,总会有值得高兴的事情的。”
“只要我还活着,反正今天,明天,后天,总会有开心的事。”
“哪怕是一点点点,都会有的。”


受过苦难,相信未来依旧美好。
是的,起码我现在如此相信。



跑偏了几步又跑回来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谢谢每一个人给予我的温暖。
2016目标依然是,征服星辰大海。


2016.3.23

评论

热度(38)

  1. 艾丽丝恋路十六夜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