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回首唯见慕容白——马天宇与电影《万万没想到》

沈腰潘鬓水仙教:

     从闷热喧嚣的电影厅堂走到长春冬日的街头,冷风袭面而来,眼前华灯映着积雪,恍如做了一场将将要醒的大梦,梦中光怪陆离的神魔鏖战、青山翠谷的取经路途、后悔做英雄的英雄王大锤、满口正经的唐僧和满口草叶的白龙马都迷离渐远,唯有那双在正邪两端苦苦挣扎的眼睛久久忘不了。游离在这出喜剧之外的慕容白,被马天宇演出了亦正亦邪的两种帅,两种见血封喉的震撼美。


      慕容白和马天宇,我要分开说。


 

慕容白:凌霄飞渡而来,破碎虚空而去


       慕容白作为片子的一条主要副线,出现并不多,三场打戏一场入魔一场伤逝,加上零散的几个片段,不过十分钟出头的时间,却令人看完整场满脑子萦怀的都是他的模样,这就是角色的魅力。    


       慕容白是在一片惊呼中出场的,经过片子前面的层层铺垫,当他白衣翩飞、腾旋而来之时,早已是正义与胜利的一个象征,这种基调也为后来的战败埋下巨大的落差,令他的入魔更加有易于理解。初战虎妖打法利落,胜券在握;二战虎妖勉力支撑,力不从心,魔化开始;三战大圣从占尽上风到全无还手之力……每场打戏都在电影的沸腾点上,紧张急迫鼓乐激昂,给这场轻松的段子电影里加进了不容置疑的力量感。


       要说出场惊艳的慕容白和中途魔化的慕容白哪个更有魅力,真真是个难题。一个是英姿勃发的大英雄,一个是狂霸酷炫的黑魔王,前者有正义在胸、有诱人的禁欲感和清澈的眼睛;后者有真我释放、有霸道的征服欲和邪魅的笑容,就像他所代表的正邪在心中角力,怎么选都是错,不能怨他逃避责任只顾自身,也不能恨他倾覆全镇以求长生,当他被打落八卦池如枯叶般飘然而下时,他只是一个挣扎着要改变命运诅咒却走错了路的可怜人,一个煎熬了十数岁月守护村镇却被一朝忘却的可怜人,一个嘴角噙血万剑穿心时还喊着“一剑斩群妖”的可怜人……


      慕容白凌霄飞渡而来,破碎虚空而去,生命于他好似一场硝烟散尽的残梦,没有得到,亦全部失去;于观影人而言,更深层的悲哀还在敲打着内心,付出抑或回报,那样更重要?又该怎么选?

马天宇:如臻不着意,化境有无中


      《万万没想到》的电影令许多人高呼被慕容白圈粉,可见马天宇将这个角色演绎得多么出色。叫兽易小星请来马天宇,是选角里非常正确的一步棋。《万万》无厘头网剧起家,这个喜剧中的悲剧人物,明显不适合万合天宜的演员路子,而马天宇恰恰是一个有着朗月明润之颜、春晓拂花之色,又兼具着追魂摄魄之眼、颠倒众生之魅的“安静的美男子”,饰演慕容白,再恰当不过。


       不少人曾对马天宇的演技一直颇有微词,然而事实上这个不声不响、低调从容的年轻演员从《怪侠一枝梅》时期开始,已经在凌厉帅气的少侠和妩媚俏皮的花旦中交叉演绎,游刃有余;《古剑奇谭》里精灵烂漫的方兰生和阴沉腹黑的晋磊有段秒切转换的戏,马天宇一身服饰一副妆容,全凭眉目神态、眼神更迭,就将两个全然不同的人呈现出来,他一串台词道来,哪句话该是谁说的,观众绝不会混淆。相信这种成功的双角色精分演出,一定为他出演慕容白奠定了绝好的基础。


       要演好慕容白,还必须驾驭打戏。马天宇有幸在前几部戏中练就了利落的身手,于是才有了“纵横荡魔邪”精彩打戏。《万万没想到》拍摄于2015年盛夏,电影画面里青天碧树、慕容公子翩若惊鸿的身姿就是在40度的高温炙烤中吊着威亚拍出来的,影片中马天宇的手背伤痕清晰可见,片尾花絮中剧组成员们顶着暴晒对招走位,潇洒的慕容公子人仰马翻的场面也不少见,所以说,打戏好看,但打戏之外,是辛苦、是危险、是敬业。



      说说电影里几个让我难忘的场景:


       二战虎妖一败涂地时,慕容白血染白衣,发如飞蓬,在被摔得一片混沌中露出的眼睛里惊恐万状,茫然无措;然而一瞬之后,他凌身而起,缓缓抬头,侧着脸瞥来的那一道眼光,却是睥睨众生如蝼蚁的高傲,魔已入心,不用一句台词,观者已明了。


       与大圣对决的场面是真真正正的被吊打,人仙殊途,纵使世代为善也不许一窥天境。慕容白像疾风暴雨中的一片树叶,在洞府中上下左右地急荡,每一个近景,都能看到马天宇口眼尽裂,眉眦狰狞,内心里的恐慌与身体上的痛苦都展现而出,好不惨伤。当心魔退散,大圣只手将人事不省的慕容白抛开,镜头推转,翻身飘落的人影缓缓而去,马天宇双目未瞑,长发飞舞,一张脸却美得像油画般肃穆安详,这种静美对比入魔之初的邪魅,更让人无端感伤。


       然而无论出场时那个惊世骇俗的飞踢,还是入魔时群灯闪烁的鬼脸,甚至疗伤时魅惑人心的裸背,都比不上“万剑穿心”时的悲壮让人动容。在此时,马天宇第一次没了黑眼圈,没了心魔萦绕,眼眸干净透彻,重着胜雪白衣,他对着心魔时眼睁得大大的,愣愣的,毫无心机与侥幸地拼尽全力;回过头对心爱的姑娘含着血一字字说出“对不起”时,却是眉睫低垂,不敢直视……万剑并起,引而不发,和着稚嫩声音“纵横荡魔邪,一剑斩群妖”,记忆闪回而来,利刃穿身而过,一生的不甘心都只能化为他悲愤无奈而又赴死救赎的仰天长啸……



      这个角色的演绎,不是一蹴而就的偶然,是马天宇对演技经年揣摩与积累的水到渠成。银幕内与外,一种由时光与勤奋合力锻造而出的光芒在他身上暗暗闪现,不炫目刺眼,却明如海上初月,无声息间,已辉映柔波万顷……



(配图摘自网络,来源见水印)

评论

热度(52)

  1. 艾丽丝沈腰潘鬓水仙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