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摩尔庄园】折子戏(全)

寒瑛:

前言:


1.RK中心。瑞R。


2.不轻快。半架空。人物OOC严重。小心食用。


 


折子戏:


(上)


  国家已如履薄冰。


  美酒,银杯,铁勺,供给贵族作乐的玩意一样也不能少。下层摩尔的油水已经榨干,先是取消最低工资与时限,接着较以往提高三分之一的税赋,到了教育经费也不得不压缩至百分之一个点时,贵族商人们有了新的计划。他们通过对外游历寻找宝物,通过战争夺得疆土,收获的钱财大都入了自己的口袋,只扣出指甲缝那么丁点上交国家,国库连年空虚。


  么么公主筹备发动改革力挽狂澜,铲除这几世代残存下面盘根复杂的体系,然而行动还没开始,一股吹自摩罗海岸的冷风给了这个行将就木的国家致命一击。


 


 


      战报——


  急喘的骑士手持羊皮纸卷登入议会厅,么么公主绕过想要为她宣读的大臣,走下王座亲手展开这张来自三百里开外前线的战报。


  “库拉带领大量兵马从摩罗地海峡攻入神秘湖。受不知名的邪恶法术,摩尔联军连连败退,现在已撤离海峡诸岛,全数聚集在神秘湖畔。”


  远方传来令人难堪消息,谁能想到昔日庄园被驱逐的罪人,且被多次打败了的手下败将,会有如此惊人的实力反掰一局?


  明明以前是连摩乐乐都不如的家伙。


  么么公主姣好的眉头微皱着,一双温和的眼扫视过底下的大臣们,上代贵族元老们都是表情各异。他们都避开了么么公主眸子,害怕自己的小心思在女神纯洁的目光下显露无疑。


  唯独洛克行政官还硬气地走前一步:“公主,洛克愿意前往神秘湖与库拉一战。”


  “洛克行政官,明天我会亲自往神秘湖督战。”


  么么公主有自己的道理,身为公主的自己到前线虽不能领兵,但也能增加士气,而洛克必须留在庄园里安内,压制住有人可能趁机的异动。


  但洛克没有理解她,继续争辩道:“公主,不行啊!您是国家的灵魂,怎么能去前线督战!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您让我怎么和先王交待。”


  “庄园里的大小事情都依赖您的照顾,我……”


  繁琐地争论被打断,因为大殿之上传来了阵阵龙鸣,像是耀金色的荣誉在嘶吼。不顾还是早会时间,么么欢喜地走出城堡,红色巨龙稳妥地停在了花园前的草地上。


  红龙上的骑士跃下背来,走到么么面前单膝下跪,虔诚亲吻她的手背。


  “么么公主,瑞琪回来了。”


  瑞琪三个月前受到公主的秘密调动,与各个异域周旋谈判,规避内乱时可能出现的风险。没想到异域没有动静,同族的库拉先发制人了。


  骑士团飞了三夜的空域,终于在开战第七天赶回王城。


  “瑞琪团长。”


  公主露出了三个月来真心的微笑,“你回来了真好。”


  瑞琪同样抱以真挚的微笑,他的目光和么么的交汇了,在流光的眸子中,他看见信任,希望,还有深藏缱绻着的喜欢。


  不,喜欢是危险的。


  对于一个不知道会死在哪场战争的骑士。


  于是他移开视线,循规蹈矩地说道:“么么公主,骑士团上下整装待发,请您下达命令。”


  眼见切入了正题,么么提起裙子走回了王座。她敛起笑容,俨然与王座融为一体,坚不可摧:“我拟派瑞琪团长带领龙骑团去支援神秘湖,明晚动身。各位大臣有不同的意见吗?”


  阶下一片肃静。


金发的骑士团长接下了又一场战斗的指令:“是的,公主殿下。”


 


    带着临行前么么所送的龙涎花,瑞琪来到战场。神秘湖依水而生,水质冰晶,底下游鱼舞动看得分明。库拉一时半会还没有攻入。


  聚集在这里的各个部队自动自觉地把统帅权交给了瑞琪,他们或多或少听闻过这位年轻团长的传闻,打败过红龙,穿越过时空,拯救过海妖,纵使年轻,却代表了一个庄园的希望。


  瑞琪先在休息室呆了半日,把库拉相关的所有资料都看了一遍,其实也不必太细看,他们早就是老朋友了。而后召见了一干将领,与真正从库拉手下逃出来的残兵。


  他问向残兵:“士兵,告诉我当时的情况。”


  残兵顿了几秒,答:“我们暗袭队刚潜伏到库拉的房梁上,耳边传来一阵蜂鸣,库拉守卫队的人发现了我们,他们的速度很快,我们来不及格挡身体,就已经被贯穿。整个暗袭队只剩下我一个人活着回来。”


  他点点头,又问向将领:“库拉一时是用什么方法聚集到那么多军队的?”


  一个将领说道:“一部分军队是用金钱买来的雇佣兵,另一部分则是他的信徒。”


  “信徒?”


  将领咳嗽了几下,答:“传闻说,库拉宣称自己获得了永生不死的方法,成为了神明。只要追随他的人,都能获得永生不死的泽服。他曾经施法,让被砍成几块的老母鸡起死回生,并回复到年轻时的状态。”


  “你呢,你相信他的话吗?”


  “我们自然是……不信的。”


  提到黑魔法时,大家面上都透露出一丝诡秘地气息,触及到了禁忌的话题。瑞琪只是笑了笑,轻而易举地化开了这个小阴霾:“如果是这样,我宁愿被他剁成几块煮一煮,年轻十岁就不必上战场了。”


  大家都笑了笑,寻开心而已。


  而后行军地图被摊开,神秘湖一方靠海,两方连接着摩尔大陆,西侧是陡峭的山峰,难以攀登极易跌落。库拉要选就只能选正面强攻,用人去换城。


  他相信库拉那么冷血的人可以做得出来。


  而且很快。


 


 


  白天的时候看得太清,所以势必是晚上。他布置了士兵守住城门,晚上的时候要用双倍的数量,随时准备应付库拉的来犯。但是仅仅这样是不够的——


  兵戈之声传来的那一瞬,黑暗的天际中无声滑过几头幼龙。瑞琪带领着他的团员,乘着黑龙藏于夜空,顺着库拉军队点燃的火光逆行而上。


  库拉会派大部分兵力去攻城,但库拉本人是主帅,按照交战资料来看,库拉一般不会去前线,只呆在自己的大本营中。没有黑魔法攻击的威力,主城他并不担心。


  今夜,他要带领骑士团,直捣黄龙。


  飞龙盘旋在半空,底下便是库拉的本营。营地里灯火通明,酒肉国香飘蓬回荡,提琴弦管之声络绎不绝。换上夜行服放下绳索,骑士们身姿矫健地蹿入墻后街巷里。小心翼翼地来到中心地,透着玻璃彩窗隐约看见高座上有一个人影,正在对着镜子喃喃自语。他们知道,在库拉的世界观中,最美的男子非库拉自己莫属。


  院落的门票还有几个黑衣守卫,按照先前分配好的,由其余人拖住守卫,瑞琪先行进入杀掉库拉。库拉的魔法深不可测,唯一一颗扛魔咒的海蓝之星就挂在瑞琪脖子上。


  瑞琪破窗而入。


  眼前是无尽的黑暗,只有海蓝之光能为他点燃一条道路。


  他沿着道路走下去,在尽头处灯火通明,他看见了王座上的,


  RK。


 


 


  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张扬狂放的紫色外袍包裹着匀称身躯,青年斜倚在高座之上,用玩世不恭的笑容看着他,清辉的月光从天窗漏入,侧脸弧度无端增加了几分邪魅。RK 的手中拿着一枝黑色的玫瑰花,花瓣饱满丰腴,却被一瓣一瓣的撕下。


  怎么会是RK?不是库拉?


  瑞琪用力地眨眨眼,不愿意相信自己眼前所见,他宁可以为——


  “你以为这是幻觉?”RK忽然开口,连声音也是那样熟悉,“由库拉魔法所造的幻觉,让你看见最厌恶的人,是吗?”


  “不是。”


  “哦,那是什么?”


  瑞琪苦笑了一下,然后答:“我以为这是幻觉,让我看见我最思念的人。”


  RK沉默了几秒,也仅仅是为这句话动容了几秒,脸上就已勾出一抹冷笑,端正了坐姿,正襟危坐地气势压盖了全场,与夜色相融相生,与么么完全相反的,成为了暗夜的君王。“别说的我好像和你很熟。”


  “难道不是吗?”


  RK似乎被呛到了,没有说话。回想从小到大,他看着RK藏于树上,他会假装不经意的留下食材;红龙之战,他看着RK潜行于高塔,他会奋不顾身把RK推出攻击圈;海妖宝藏,他与RK联手击溃了库拉的阴谋。是了,明明他和RK曾经携手挫败库拉,现在为何又兵戎先见站立对面?回神于正事,他问道:“RK,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等你。”


  “等我?”


  “对。”RK终于掌握到了上峰言语,一字一句地解释:“瑞琪团长必定思量库拉呆在本营不出,会趁大营人员空虚时前来袭击。魔防宝石只有一个,你便会戴上宝石身先士卒的来到这里。你甚至想好了退路,如果库拉心血来潮不在本营,由于他们攻打的是正城门,你还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回援。“


  瑞琪有些慌神,他以为他的计划理应是完美的。但他没把RK算进去。


  RK又说道:“对了团长,忘了告诉你,库拉走得是西侧的山岭。我想你应该没在那里放下重兵吧?”


  没有。他知道西侧的山岭可以进城,但这种兵行险招的术略只有RK会用。脑海因为太过相信,自动自觉就忽略了这条可能。


  可RK怎么能够——!


怎么能够与库拉为伍!


  RK可以做所有事情,除了叛国。以前的偷窃啊,恶作剧啊,都并不能证明什么。最多就是有些小孩子心性,偶尔不见他犯事,还挺想念的。


  于是他质问了,通过直接问解答心里的疑惑:“RK,你为什么会和库拉联手?”


  “不为什么。”RK说,“庄园已经腐朽,新的时代要来临了。”


  “庄园的贵族制的确存在很多不良,但么么公主已经在改了,至上而下的改革假以时日必定会成功。”


  “改?怎么改?几代遗传下来的坏体系,你要拔除多久?若有那个时间,到还不如推翻了重建。”


        RK说得有道理,自以为年轻而什么都可以去尝试,只是岁月不等人。但一切都不能成为罪恶的理由,RK这次犯了无人能原谅的大忌。


       瑞琪还在思考,RK就已经行动了。RK站起身,手中的花瓣一把撕碎,残片飞散四周,宛若分裂重生般衍化出两瓣四瓣,向前延伸铺满了脚下的道路。


       踏着脚下的芬香玫瑰路,在花影交错间第一闪剑光袭出,瑞琪来不及格挡,脚尖踮转往旁边一跃,顺势斜侧了头,剑刃轻擦脖子而去,清浅的血香溢出。强行抬手用护甲震开花剑,系在腰间的剑阻压迎面而来的一击。


      翻转,侧拉,左攻右挡。


      相持。


      相杀。


      久攻不下,瑞琪抓空喘息,插口问道,问题还是相同:“RK,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和库拉联手!”只是联手,并非叛国。请让他再问一次吧。


      双剑相持,RK忽而笑着答:“因为库拉掌握了时间,他的眼里旋转着时流,你没可能打败他。”


      所有法术中,只有一种法术无人能达。


     空间为尊,时间为王。


    “我的团长,你怎么还不急着回去看一看呢?”


      瑞琪愣了几秒,想起了传闻。此时压面而来的剑气消散,RK溢散了玫瑰花,往后跳了几步,带着优雅的笑容,遁匿在夜色当中。


 


     思忆着神秘湖战况,瑞琪破门而出,带着骑士团火速赶回城池。


     然而太晚了,城门已开,火光冲天。






(中)
神秘湖失守。


沿着神秘湖水平纬线守军溃败,库拉军队虽无天时,但占足了地利人和。摩尔庄园区域大体成岛圆状,以皇城为圆心,一层一层向外扩张。环形的工事自第一层开始剥离,剩下的虽然能重组成圆,但动态不稳定性,加之地方守备不利,圆弧周圈已退至大学城底。


好在杰克王子有先见之明,令外圈居民都撤回了内圈,只损失了土地与财产,大多摩尔的安全还是得以保障。


连夜有战报送来,繁多如鸽毛。


“瑞琪团长,现在战况如何了?”


撩起帷帐,么么公主穿着元素骑士特质的铠甲跨步而入,走进了前线最高的指挥室。


“公主。”


瑞琪倒也没有很吃惊,公主的性子他太了解,让公主当个红釉花瓶置放在珍宝库,么么公主更宁愿玉石俱焚地战死在沙场上。


不消说,又是不顾劝阻地逃出来了。


他尽可能简洁地阐明情况:“联军驻分为三路,守着爱心教堂粒粒广场和警署。库拉的军队大多囤积在神秘湖,向外港口收集从外国买来的精装武器。目前我们还在相持阶段。”


“相持?”


“是的,他这两日没有进攻。”


占据港湾扼守交通咽喉,却不向前进军,这种情况能分成好几种。瑞琪一一解释道:“入神秘湖以来,有乱心的摩尔都投向了库拉,兵源足武器缺乏,他正加紧从外国购入武器。”


“瑞琪团长,你之前去外国交涉,难道没有达成协议?”


“我与所有能想到的国家都达成了协议。不过不少国家认为协议只是一张可以单方面撕毁的黄纸,他们更愿意两边讨好去发战争财。”


“难不成没有国家愿意支援?”


“有的。”瑞琪顿了顿,“我以为,现在庄园还是扛持,能没有到非要起用他们的地步。”


外域之兵并无忠诚可言,非到紧急之刻不得起用,以免反咬一口加速内乱。


现处相持,到底是对庄园有利,还是对库拉有利?全权相较,局势恍惚如雾无法看清。么么公主回想起日前战报,不由得压低声音起问:“我听说库拉掌握了时间……”


“时间——”


一切问题都出在了时间上。瑞琪手中画图的笔往下拉了竖折,声音放温和了些许,似乎在讲述一个并不可怕的故事:“库拉他,的确掌握了时间。”


“库拉的影响范围很大,那日在神秘湖与库拉战过的,无论有没有带魔防的武器,他们的时间都不对了。”


“不对?”


“他们的感知随力量的强弱而出现迟缓。”怕么么公主听不明白,他便举了个例子:“比如公主殿下的上一句话,我是现在才听见的。”


这期间过了五秒,瑞琪是通过自己的推测,来回答么么公主的问题。


么么公主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那他们……”


他苦笑一下:“五秒到两分钟不等。”


现场上的每一分秒都是致命的,当庄园联军的摩尔们上了修罗之地,神识还未来得及挣扎,心脏已被剑戳出千疮百孔。


要治疗好这种状况,必须击败库拉。要击败库拉,必须赢得战争。事实就是这么残酷。么么公主不语,退出营所走入各个驻军中,做自己现在力所能及的事情,为士兵增加士气。




五天后,么么公主作为精神支柱,被强制性请回了皇城,但无论留在哪都不能闲着,她开会整理事项。


她坐在王座上抚摸着小黑猫,正准备发问,没想到第一个听到的并非前线消息,而是来源于贵族大臣们的诉苦。那些贪婪的,敛财的臣子们,这次可是损失不少。


“公主殿下,摩尔难民们越来越多啦,纷纷向我们宅邸冲击,四天前,陆伯爵的大门都给炸啦。”


“公主殿下,摩尔大学城的学生们都停止上课了,他们和难民一起哄抢粮食,把曹公爵家的粮仓都给抢了。”


“公主殿下,难民们不仅仅带上自己的拉姆在抢,甚至连自家跟随而来的动物,白狗啊黑猫啊也在抢。。”


民众的暴乱为食为生,生存资料不足,是国家亏歉了他们。么么公主以为这无可厚非,甚至刚开始想时还有些小开心,贪官污吏们搜刮的民脂民膏,粮食谷麦,从哪来也就该往哪里去。


短期虽是好事,但长期就会内乱。特别是在外敌入侵的时段。么么问:“这两天呢?难民们还在抢吗?”


臣下答:“比前两天稍微好点,还是有很多难民涌入爵士家抢东西。”


“城堡的卫兵没有守着吗?”


“城堡的卫兵,他们……”臣下支吾了一会,“不堪重任。”


是同情摩尔民众所以假装打不过吧?么么公主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安慰说:“相持就快结束了,等打完了库拉,一切都会好的。”


那要相持相杀到什么时候?


战事现下是他们吃亏。


但她始终相信,只要等待,一切都会好的。




第七天上午,么么公主做完祈祷,忽然感觉很困,就在秘密卧室里睡了一觉,她做了个美梦。梦见她最喜欢的两个男孩子回来了,给她带来了喜欢的饼干,公主的娃娃,和远方的消息。


那天么么的确收到了消息,一共两条。


么么先收到的是那天私人的秘密传音。丫丽的父亲汗青从东方乘坐快艇回来了,也不顾得风尘仆仆就直奔公主书房而去。


么么微笑地接见了他,又微笑地送走了他。


接着有卫兵跑过来告诉她瑞琪回来了,有重要事情告知,她跑到大厅赶紧召开议会。


“么么公主。”


“瑞琪团长。”


瑞琪并不是一个人回来,他身边还有一个人。那人自称是库拉的使者,有事来访,一定要面见么么才肯说明来意。瑞琪只好亲自带他来见么么。


“使者,请说出你的来意。”


使者站在瑞琪的身后,仰着脖子鼻息冲天:“么么公主,我主神大库拉爱好和平,不忍生灵涂炭,听手下公主也是善良之人,所以让我来求和……”


在场之人都愣了愣,直到使者说出了下一句。


“主神库拉,想要七日后在神秘湖迎娶公主为妻,从此永结同心,庄园和美。同时库拉也会退兵三十里,表示诚意。”


煮沸的水炸开了锅,厅堂内哗乱之声连片而起,议论不能止息,争吵不能整停。每个人都抱团扯对,你一句我一句的争吵开来。当事人么么反而没有一点插话的空隙。


不一会,瑞琪击鞘于地阻止了这一场宫廷闹剧。呲啦的划壳声刺入耳膜,弄臣们闭上了嘴。


么么开口:“如果我不愿意呢?”


使者扬起手:“那就别怪我神无情,不能拯救抵抗的摩尔,三日后我们将发起总攻。”


她起身,黑猫跳下她的膝盖隐遁而去,她走下台阶直面使者,露出足以迷倒人心的微笑。


“这件事情我需要和群臣们商议,使者请先在这里住下,两天后会给你一个回复。”


使者含笑而退。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可么么不能不吃这套。底下的大臣纷纷起身,表达想法。


“公主欸,您千万不能答应。库拉说话不能做数的!”


“公主,我们可以假装答应,等库拉退兵了,再打它个措手不及啊。”


硬币只有两个面,战或者和。么么微笑地挥退了人群,说自己会再思量,大家不必担忧。之后,单留下了瑞琪和洛克。




厅堂的三人中先开口的是洛克:“公主!您不能嫁!库拉是个小人,说话不会算话的!”


“但大势并非在我们一边。库拉掌握了时间,中坚士兵的作战能力过度折损了,不是吗?”


“我们还能相持,大不了鱼死网破罢。”


“瑞琪团长以为呢?”


瑞琪抬眼,冷静地回答:“昨天的暗报,库拉从各个国家所定的军火已经出发,最晚那批会在六日后到达。他要娶您,是为了拖延时间。”


不是她怕库拉,而是库拉怕她。


怕她一不小心在七天里真豁出命去,完成双杀。


瑞琪的结论是:“公主,您没必要嫁他。”横竖都是战至将亡才见休止,又为何要损失一国之尊。


么么微笑着点点头,又摇摇头。洛克有些不解,直接问道:“公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瑞琪团长,话只说一半不大好吧?”


么么安静地站着,气场却震慑了房廊。瑞琪看着么么,眼神闪烁了一下,最后说道:“库拉武器卖主国,很多在暗中与我们达成了协议,运送的是只耐看不耐用的军火。”


瑞琪原本的计划是,让库拉换上那批劣质的新装备,扩张敌方的自信心,再出手揍它个措手不及。然而库拉却提出要娶么么延长时限,无意中冲击了他的计划。


只是冲击而已,公主不嫁,照样打库拉。


所以他说道:“库拉在武器到达前一定不会出兵,我们也不会出兵,公主没有必要嫁。”


么么忽然走到他面前,几乎与他相撞贴面时才停下来。他听见么么坚定地说。


“我嫁。”






(下)
么么并非没有血亲在世,她首先,也必须要来到这间建在偏僻一隅的书屋,走过帘下的阴影,推开厚重的大门。


“哥哥。”


她在书本堆积的角落里,蜘蛛破网的覆盖下,找到了么么公主的哥哥。她叫了声哥哥,红发的王子没有动。她以为是自己声音太小,于是又叫了一声。这回,年轻的王子总算站了起来。


捷克王子从书堆中打直起身,念唱道:“我若生活在坚硬的胡桃壳内,仍以为我是无限疆域之君主。”


么么并没有被吓退,反而理智的引接了下去:“捷克哥哥,你早该从哲人王的睡梦中醒来,去看看这个世界了。这个国家早已残破不堪。”


“不,我宁愿永不醒来!”


“哥哥,你为何总是那样疯狂?”


么么提高了声调,让高昂的女声的回音入耳,又很快的降了下去:“哥哥,我也是没有办法。前线调动兵力还需要一段时间,我要是拒绝了库拉,三天后他打过来,我们一定会两败俱伤的。”


“啊!男人啊!你的名字是脆弱啊!”


捷克王子抽了两下鼻息,似乎为自己保不住妹妹而感到愧疚难当。 她眼角的余光扫过门外阴影,最后又落回红发的王子身上。


她走到捷克身旁,瞳色冷焰入骨,她握着捷克的手,声语具断地说道:“放心好了,在第七天黎明,东方的曙光一定会普照大地的。”


光影散去,她安心地离开房间。






后事已有交待。两日之后,在厅堂之上,底下大臣面色惶惶,执政官站东侧,骑士团长站西侧,凛如寒冰。城堡外面聚集了无数的居民,静候着这场世纪的决断。


么么见人已来齐,站起身,举起力量的权杖,代表至高的命令:“我决定,嫁给他!”


权仗末端所指西侧,神秘湖所在地。


他敢嫁,他敢娶吗?


阶下一片抽泣之声,有真的哀鸣,也有假的抽泣,洛克行政官面如土色,仍旧笔直的站立着,全场最镇定的莫过于瑞琪团长,但按照事后士兵回忆,瑞琪团长的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么么坐下,对下面群臣们的情况选择性忽略,只看向一脸满足的使者:“使者,库拉答应会退兵至水晶湖,对吗?”


使者笑道:“是的,我尊贵的公主。”


“好。”么么点头,忽而又问道:“他会派人来接我的,对吗?”


“那是当然,我尊贵的公主。”使者说,“库拉主神适时会谴派一百摩尔入城接您。您完全可以放心。途中完全不会有问题的。”


这时,大殿内传来别样的声音。沉默已久的瑞琪走上前,单膝跪地:“公主殿下,臣下愿意随同您一起前往。”


话音未落,么么就果断拒绝了他:“不需要。听来使所言,库拉的迎亲队很安全。瑞琪团长还是留在城外吧。”


然而使者表现出了截然相反的态度:“保护公主是瑞琪团长的天职,既然瑞琪团长想去,那就一起跟来吧。”


厅堂一片沉静。么么闭上眼,终究回答:“好吧。”






流言四起。


公主的出嫁是在城里放下了一颗重磅炸弹,还没等火线引燃,庄园里的每个角落都能闻到浓厚的硝烟味。


人心正如其物理结构一样难以揣摩。


有人说么么公主是国家的象征,义愤填膺地声明宁愿流尽自己最后一滴血也不能眼看事情的发生;有人说以和亲换取和平的这种事情早有先例,既是都是摩尔一族,总不算太亏。


也有人以敏锐的眼光指出这是一场不可度量的阴谋。


相同点是他们都是纸上谈兵,真正的实践者正在摩尔城堡中消磨时光。






嫁衣罗裳,翡翠黛玉,宫里忙到宫外,拼凑少女的嫁妆。入夜,已是第六天晚上。


么么起夜溜出房间,才踏出城堡的第一步,腰线上的蝴蝶节就被强有力的双手拉扯住。么么回过头,瑞琪正现在她身后,对她微笑。


她眨眨眼,“瑞琪团长,你……”


“么么公主。”团长答,“这么晚了一个人出去很危险。你想去哪里?我陪你一起去。”


么么扭头看了看自己的蝴蝶结,瑞琪大有一种不让他陪同就不会放手的趋势……


她笑得有点僵:“我只是想去教堂。”


“正好,我也要去教堂。”


她任由瑞琪团长拉着她的手,趋步走向教堂。教堂的灯还是亮着的,为么么公主的出嫁祈福,中间的事情盏长明灯彻夜不息。


神父隐去了别处,为他们留下了单独相处的空间。两人坐在最前面的长椅上,十字架的影子被窗户射入的月光拉的老长,摩尔的祖先神明侧面打上了柔和的光。


神圣与高洁在此渲染,威名在此留芳。


两人坐了一会,瑞琪问道:“么么公主,您有信仰吗?”


“你呢?”


“有。”瑞琪侧头对她笑,“我的信仰就是您。”


“真高兴听到您这么说。”


“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的信仰?”么么抬起头,看着经纬交织的雕像,认真地回答:“我信仰我自己。”


而自己忠于国家。


所以,这两个人,不会也不能卖国求荣。


两人相视一笑,这之中包括了太多的含义。也许他们都
不清楚。过后,瑞琪站起身,站在她的前面,骑士般地伸出手。


“公主,介意我为你唱首歌吗?”


么么摇摇头。瑞琪就开始歌唱,声音沉稳气度开阔,锐利地破开啼晓前最深沉的黑暗。渐渐的,整个教堂似乎出现了回音,千人的奏响。






天亮了。


迎亲的队伍很长,占据了一整条街巷。么么走上花车,瑞琪骑着马护送。送别的人很多,但熟识的不多,捷克,菩提,弗兰克,他们都没有来。怕是太伤心,不忍离别之苦。


队伍走得很快,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神秘湖。连带着传送点的运用,到了的时候东方的鱼肚子开始泛黄。


么么在钟楼底下踏下马车,离库拉建造的海上花园不远了。


这时她扭过头对骑士说:“瑞琪团长,你请回。我到了。”


然而骑士团长很坚决:“护送公主是我的职责,我必须亲手把您送到新郎手上。”


么么呵了一声,往前走去。她不用亲自动手,两边的卫兵自动自觉地就把瑞琪挡在了外面。


她走得很快,扯着自己的领口深吸气。


一刻钟后,她见到了红毯,卫兵队,和紫色的库拉。库拉穿着黑色的西服,眼角是轻佻地笑容。她看了眼库拉妆容,怎么说,一直令他不敢恭维。


谁教的审美!


简直黑紫黑紫像是茄瓜。


忍住无数腹诽,她走向库拉。库拉手中攥着戒指,明晃晃地钻石亮瞎人眼。在她快走到时,库拉制止了她。


“你真美啊,请停一停。”


她止步,两边各有卫兵跑了上前。红色的玫瑰花束被掰开来检查。她看着库拉,轻笑一句:“库拉,你以为我会在花束里放刀放枪?”


“不,不,不。公主当然是不会的,但我怕公主被有心之人利用了,那可就不大好了,对吗?”


卫兵确认无误后把花束还给了她。她往前走,每走一步神思就开始游离一分,个体的感官被剥离得很厉害。


她有过这样的感觉,在决定合作的时候。她看向钟楼,很快就到六点了。仪器是不会骗人的,骗人的只有感官。


“哈哈哈哈哈——”


库拉从花束从抽出一枝花,把它高高抛向天际,衬托自己的胜利宣言:“今天,我将娶庄园最美丽的女子为妻。欢呼吧,整个庄园的都将落入我的手中!”


底下一阵热烈地掌声。


和城外传来的炮火声交融。


库拉握着他的手,力道大的有些吃痛。她还是微笑着的,库拉露出八颗大牙,狂笑着问她:“公主,心疼吗?我骗了你呀。”


“你说哪件?”


“我没有退兵!我娶你的时候,就是我们大库拉联军发动全面总攻的时候!”库拉凑近她一些,“而你不但是我的战利品,也是我们的护身符!”


“只要有你在,他们就不敢进攻这里,只有挨打的份!”


“我真是个天才!哈哈哈哈!”


么么站在那里无动于衷,似乎对库拉的话不敢兴趣。库拉哼了一声,挖出更深地阴谋刺激她:“啊,么么公主,你还不知道吧。在接你过来的时候,我早派人潜入了城堡。这个时候,城堡早在我的控制之下。”


么么终于有了回应,她向前移动了点,花束刚好夹在两人之间。六时的暮钟来回摆动了好几下,日月的交替即将来临。 她笑着,眼眸骤然冰冷失温。


“我只听说过,反派死于话多。”


芬香的玫瑰化作了杀器,银色的枪托极速抽出,最近距离的射击脾下肝脏心房,以及嵌在瞳孔中的时间流沙。子弹向前飞去,库拉躲闪不及,但受到固有结界的影响,在最后偏离了轨迹,库拉的心口和眼俭只有中度的擦伤。


压着膛线最后一颗子弹射出,库拉往后退去。躲闪过子弹,库拉正想叫卫兵护驾,环顾四周,发现卫兵全部晕倒在地上,不过眨眼的事情。


钟楼的时间停在了六点,巨大化的催眠法术。


前方,张狂的披风,遮眼的面具,怪盗的行头一样也不能少。


“rk——!”


库拉咬牙切齿地看着罪魁祸首,愤怒地喊道:“你这个手下败将,居然破坏我的好事!真正的么么公主在哪里!?”


“我想这个时候,应该在城堡里和捷克王子喝茶?”


“城堡?!”库拉惊呼,“不可能!今天中午城堡已经被我攻下了!捷克王子早就被抓了!”


“你的那些蠢驴们在一进城就被抓了。”RK嘲讽地笑,“哦,对了。捷克王子让我谢谢你,打着你的旗号在城里杀人打劫铲除政敌,感觉不错。”


“你......”


“你想问我为什么当初帮你攻下神秘湖?”RK截断了他的话,“与其让敌人冒失地打进来,还不如控制他的行踪为自己所用。”


“改革,总是需要一个魔王,不是吗?”


RK负责控制库拉行进方向减少损伤,捷克王子负责借名拔除政治上几大毒瘤,两人重组整个庄园的体系。


库拉,撞在时间点上的替罪羔羊罢了。


“你的其他军队也不用想了,今天早上,汉青请来的东方援军加上庄园里的士兵,足够打败你。”


”不过我得称赞你,让么么公主嫁你招数用得不错。“


这侧面证明库拉还是有能力当魔王。


智商80,有。


“哈哈哈哈——”库拉狂笑起来,他的耳膜有点疼。库拉笑道:“RK,你没有办法打败我!我可是掌握了时间的男人!”


是的。


在这个计划中,只有一点缺陷。RK打不赢好歹还挂着魔王名号,开了金手指的库拉。


放在往常,一件东西偷不到,没关系,那就先走,还有下一次机会。可眼下放了库拉,就会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春天放走一个库拉,秋天就会收获好多好多库拉。


妈呀,太可怕。


黑色的玫瑰花瓣闪现空中,RK身影变换,率先移步攻向库拉。库拉挥动双手,一堵巨大的火墙直袭而来,消磨心口的呼吸。玫瑰花边环绕着RK,迅速的旋转起风,形成了一圈小型的风卷,弹开火焰。


库拉见状加大了火圈,炽热的火焰点燃了外圈的花瓣。RK挥手变花为水,四周飞散,砰啦地一声,火墙与水瓣同时消弭与空中。


受到相消产生的气压,RK连连退后几步。


“RK!你当时打不赢我!你现在也打不赢我!”


库拉双手高举,高喊着神秘的法咒:“恢复,复制,强化,结界,爆炸,实现愿望,发动吧!时空错乱!”


幽暗的光从库拉的掌心往四面放射,黑色的花瓣无力抵挡时间的侵袭,RK渐渐感到头晕目眩了。


心脏的感知与身体不同步。血液堵塞无法流通。


不妙,完全走不开。


耳边传来锐利的蜂鸣,忽近忽远的炮火声,火焰灼烧声,兵刃厮杀声。焦急的人声。


眼前陷入无尽的黑暗。




醒来的时候他躺在黑龙的背上,飞翔在天际。旁边是那张熟悉的脸庞。绅士的金发团长对他微笑。


“RK,穿着女装行动很不方便吧?”


“哼,开什么玩笑,一个合格的怪盗是不会介意的穿女装的。”


......


“我说团长,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你可以猜猜看。”




就这样,一龙载着两个摩尔,飞往了幸福的地方。(什么鬼




FIN


后记:


一万二完结。


这篇文我花了很长时间写。我本来想写一个大背景下壮阔式的故事,所有人物智商都在线。强强。出个无料本。然而写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笔力不够,在提升人物年龄和心态扩张后,人物性格出现了OOC。


原本三万字的大纲,一万二完结了。一些隐藏的线没有表现出来,章节之间有些奇怪。而局设得太大,逻辑细看存在一定问题,就结局而言,库拉智商还是有点低。


文词上仿西式没成功,想塞进一些外国文学的词句和梗出现部分违和和不兼容。


很抱歉。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3)

  1. 艾丽丝寒瑛_已闭关零产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