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柱斑)假如明日

十八里青:

  已经是春天了。


  


  宇智波斑倚在窗户上,黑色的指套衬得他指尖冰冷如玉,身上缠绕着的浓重血腥味被很好的收敛起来,唯独眉眼间挥之不去的煞气,怎么也消除不了。


  


  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平波无澜地诵读着刚刚出版的《木业基情史1.0》。狗屁不通又异想天开的文字让他好几次都快要爆发,火属性的向来心高气傲。但是一对上撑着下巴兴致勃勃听着起劲的泉奈,这火气又好像是被一个水遁砸上去,变得有气无力起来。


  


  使唤宇智波的族长帮忙读自己的风流八卦这种事,也就只有宇智波泉奈干得出来了。


  


  “尼桑尼桑!给作者的建议就写希望他明年可以完成他的脑洞吧vvv!”


  


  宇智波斑:…………


  巨大的须佐能乎完全体和木人大战三百回合这种脑洞也要认可?!


  


  仗着泉奈双眼失明什么都看不到的大人斑毛笔一挥发泄了一肚子怒火:


  


  【西奈!】


  


  拿到信件的某白毛:……好像哪里不对等等不会是大嫂吧真可怕现在就这样子到时候当了主母怎么办=。=


  


  不疑有他的泉奈轻轻笑了一下,侧过脸转向宇智波斑的方向,语气很轻快:“今天是尼桑第一次对宇智波的小孩子进行测验呢,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斑冷冷答道,形状优美但杀气腾腾的眼睛扫视了一眼几个扒着门缝QAQ、满脸写着“有个大魔王来唠泉奈哥哥快点跑出来”的学生,


  “警惕性差的要死,查克拉少的要死,天资烂的要死。”


  


  冷哼一声,满意地看着几个小孩子瑟瑟发抖的样子:“上战场妥妥死。”


  


  “不好吗?”


  泉奈抚摸着膝盖上的猫,反问道,斑的口是心非让他忍俊不禁起来。 来路不明的白毛红瞳的猫似乎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一刻不停守在泉奈身边,给泉奈引路,看着它勉强有用的份上,斑也就勉强无视了这只猫的由来,最近和它的关系也改善了不少。


  


  春日的阳光稀稀疏疏的洒落下来,一旁小孩们送的盆栽细嫩的幼芽伸展了一个懒腰。


  


  “这不是说明和平下来了吗?尼桑的梦想不就是让这些小孩子可以不用上战场么?”


  


  宇智波斑并没有回答。


  


  他转头看向远处的火影岩。


  空气里各式各样的查克拉汇聚又散开,孩童们嬉戏打闹的声音天真无邪,清晨归来时完成了任务而困倦不已的忍者向彼此打着招呼,眼睛有着浓浓的黑眼圈。


  


  这座村落彻底地安静下来了。


  


  时间仿佛在这儿永远停滞了。


  


  藤蔓轻轻缠上手腕带来微凉的触感,斑从走神中醒过来,似有所感地向下一看,某个人傻兮兮的笑脸出现在视线里,穿着照样是土的掉渣的火影服饰向自己挥舞着手臂。


  


  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有多么厌恶彼此,没有人知道他们之前的厮杀与奋斗。


  


  黑发的男人眯起眼睛,手里握着的《木业基情史》依旧是狗屁不通。可是他在心里想:


  


  这样子好像也还不错。


  


  “尼桑。”


  


  泉奈温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大哥,即使绷带盖住了双眼,他也可以想象泉奈的眼神。泉奈抚摸了一下膝盖上趴着的猫,猫懒洋洋地掀起眼皮扫视了一眼周围。


  


  “你该走了,不要在这儿停留。”


  


  宇智波斑愣了一下,泉奈摸索着站起来,猫轻巧地跳落在地面,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半响,泉奈微微一笑,“再不走的话,村口的限量版豆皮寿司都要卖完了!我要吃啦!”说道这儿他很不情愿地鼓起腮帮子,“你多久没回来了!——再说,那个笨蛋不是在楼下等你吗?”


  


  看到这个笑容,不知为何,宇智波斑有一种苦涩之感,好像是喉咙被粗糙的木片划过一样难受,泉奈的名字就压在舌头下面,却吐不出来半分。


  这不对劲。


  面对泉奈从来没有出现这种情绪的宇智波斑摸了摸自己的喉咙。


  


  泉奈在猫的指引下走向房门外,朝他挥挥手:“我要两份豆皮寿司!”他十分可爱地吐了一下舌,“——这一点也不多啦哥哥,不许骂我。”


  


  他愣愣看着泉奈已经快要走远的背影,平时是忍者大忌的分神已经连续出现在他身上好几次了。忽然熟悉的气息打断了他凝固的思路,宇智波斑啧了一下,往后就是一个肘击。


  


  男人低沉的笑声响起,堂而皇之吊在别人家窗户上的火影轻轻化去宇智波斑招式的凌厉,毫不犹豫并拢双指攻向对方的喉咙,不出意料被挡住,顺势又化为手刀。


  


  宇智波斑一挑眉,手下的动作又凌厉了几分。又在手上过了几十招,眼见得宇智波斑眼底开始泛红,知道对方兴奋起来的忍界之神苦逼兮兮地卖了个破绽,被擒住右手后愁眉苦脸:


  


  “斑,我都吊在这儿吊了半天了,”左手还扣着窗户的忍界之神晃了晃半空中的大腿,“让我先进去吧——”


  


  欣赏了火影的蠢样有一会儿后,宇智波的族长终于大发慈悲地冷哼一下放开了手。凉薄地看着火影跳进窗户,他勾起一个没有恶意、但也称不上友好的笑容:


  


  “你怎么来了?”


  不知为何,心底就是认为千手柱间不应该出现在此地的宇智波斑诧异于自己的提问,但还是顺其自然地问了下去。


  


  千手柱间苦笑着挠了挠下巴:“……那个,我翘班了。”


  


  宇智波斑:…………


  毫不犹豫一脚踹向傻白甜的火影:“是火影就给我负起责任来!”


  


  “不要不要,回去以后扉间的黑脸会吓死人的!”


  “那也是因为你翘班好吗?!给我滚回去批文件!”


  “我怎么知道当了火影以后会这样啊——斑你看看屋子里的那些文件,会死人的绝对会死人的!让我在泉奈欧豆豆这儿待一会儿,扉间不敢来这儿的——”


  “…………”宇智波斑满头青筋地看着面前用木遁把自己和门框绑在一起的千手柱间,条件反射想要化身拆迁办,但想想木叶财务部部长那让人背后一凉的微笑,又转向去掰千手柱间身上的木遁,“谁是你欧豆豆了,给我滚,马不停蹄地滚——”


  


  “你选择的不是村子吗?那就好好的给我负责起来——”


  


  这句话说出来,宇智波斑发现对面的千手柱间的神情变得奇怪起来,眼神沉了下去,他有点喃喃自语道:“…………不是这样的。”


  


  “…………”


  


  “这个不是我们两个人的梦想吗?”忽然间千手柱间拔高声音道,不知何时他身上的木遁已经解开。宇智波斑皱起眉头看着面前从来在该好好听话的时候从来都不听人说话的人,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胸口就被狠狠撞击了一下,比自己稍高的体温将斑完全包裹起来。一脸不知所措的火影紧紧勒住宇智波斑,因为用力过大甚至让斑有一种窒息感。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梦想,现在已经实现了,大家都好好地在这儿,泉奈也好、扉间也好,学校修起来了,战争平息下来了,这是我们两个人完成的事情啊,”他似乎想要好好平复一下心情,然而有点嘶哑的声音却暴露了他的悲伤。


  


  “你还要到哪儿去呢?”


  


  “你要丢下我们,去哪儿呢?”


  


  “…………”压在后脑勺的手将斑的头压进火影的脖颈里,并且丝毫不放松,这让宇智波斑的呼吸有点不畅通,向来毫不留情的话语居然有点闷闷的,“柱间。”


  


  “你知道肋骨断掉的感觉吗?”


  


  被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扯开的千手柱间愣了一下,很快被抓住机会一拳揍向腹部,知道宇智波斑的体术造诣丝毫不在忍术之下的他条件性后退数步躲开攻击。


  


  终于挣脱了怀抱的宇智波斑脸色阴沉地站在原地,冷冰冰的脸上,暴怒的万花筒飞速地旋转着,红色的花纹几乎要浓稠成血滴落。


  这和普通的杀气不同。


  宇智波斑对着千手柱间彻底动了杀意。


  


  明明不知道对方是在说什么,但契合的思路还是让彼此了解了对方的心声。斑傲慢地抬高下巴,与生俱来的残酷和强大表达得淋漓尽致:


  


  “那是你的村子,不是我的。”


  


  “我的村子不是这么软弱的东西。你所谓的和平是不存在的,只有力量才是永恒的——如果别人不了解我,那就用无法比拟的强大让他们乖乖闭嘴。”


  


  “这是不对的——难道你要让那些小孩重复泉奈的历程吗?”情急之下千手柱间连泉奈都搬了出来,“我们既然从小生活在这种痛楚里,为什么在拥有力量之后还要让这些小孩子们重蹈覆辙呢?”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宇智波斑脸上出现一种微妙的嘲讽来,下一秒却是轻微而又释然地笑了起来:


  


  “我总是争论不过你。”


  


  这么说着的时候,他的眼底居然有少许、转瞬即逝。但确确实实存在过的温柔。


  


  “反正我们两个的结论总是不能让彼此满意。”宇智波斑停顿了一下,“现在我不想和你吵,泉奈在外面,我可不想被他挥以老拳啊。”


  


  彼此间气氛凝滞无话可说,宇智波斑与千手柱间擦肩而过,从窗户跳了下去,本想着回到宇智波的驻地。谁知道始终热爱在奇怪的地方发挥作为火影优秀的毅力,一路紧紧尾随,不言不语,当斑回头望去的时候,千手柱间便紧紧盯着他看,沉默的眼瞳比什么语言都要有力。


  


  脚步声总是同时响起,同时消失,甩开忍界之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早些年见识过的宇智波斑有点心累,不想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了,毕竟今天刚好是新期刊发行的日子,自己还要念给泉奈听。


  


  于是他停下脚步,冷冰冰地瞪着千手柱间:“你还有什么事?”


  


  “………………”千手柱间继续沉默着。


  


  半响,在宇智波斑眼里暴怒的妖红终于忍不住之前,他呐呐开口:


  


  “斑,死亡是什么样的感觉?”


  


  千手柱间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们距离很近,却又好像小时候处在永远无法到达的彼岸——


  宇智波斑被他问得一愣。


  


  死亡是什么样的感觉?


  “不知道,”宇智波斑转过身去,毫不犹豫将千手柱间甩在身后,“虽然说忍者总是不知道何时就会被死神带走,但我又没死过,我怎么知道?”


  


  “说起来,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他侧过头,一挑眉梢,“你迟来的中二病犯了吗?”


  


  “死的时候,会感觉冷吗?”


  


  “会。”


  


  “会孤独吗?”


  


  “肯定。”


  


  “会害怕吗?”


  


  “有的人会,有的人不会。”


  


  “那么,会憎恨杀死他的人吗?”


  


  “有时候会,有时候不会。”


  


  一路上两个人一问一答有一句没一句胡乱聊着天,路漫漫好像没个尽头,忽然千手柱间听到宇智波斑低声说:“你还不回去吗?天都已经快黑了。”


  


  “我不要回去……翘了一下午的班一定会被杀掉了——呐呐,斑就帮我这个忙,让我躲到泉奈大哥那儿去吧。”面对着一脸可怜兮兮双手合十举到下巴处的火影,宇智波斑出乎意料地没有像往常一样生气或者揍他一顿。


  


  他在洒满夕阳的路上停了下来,露出一个有点无奈的笑容:


  


  “你想躲到泉奈那儿去?”


  


  宇智波斑垂下头,不去看一脸错愕的火影,转而眺望向宇智波驻地的方向,然后淡淡道:


  


  “现在还不到你可以去的时候,我再说一次,乖乖给我回去,批公文也好翘班也好,都随你。”


  


  终于撕扯下安静美好的外皮,露出腐烂可怜的内在。


  


  千手柱间心跳几乎停滞了一瞬间,他不知所措地、又急切地否定着:“为什么啊,难道扉间又惹你不高兴了斑?我、我——”


  


  他的话语被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宇智波斑慢条斯理地说着,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乎显得有点不近人情了。


  


  他说:


  


  “不,我不会生气,我再也不会生你的气了,也不会和你争辩了——”


  


  “反正,我们都已经死去了啊。”


  


  梦境戛然而止在宇智波斑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展现过的、罕见的悲悯和温柔的脸上,千手柱间感觉头疼得快要炸掉,一时间分不清楚究竟心脏是否还在跳动,医疗忍者们手忙脚乱着,自己的妻子悲伤而又坚定地握住自己的手,复杂的医疗仪器发出滴滴滴的声音。


  


  听说人在将死之时灵魂会四处游历,然后去到想去的地方。


  结果,却被斑毫不留情地驱赶回来了啊。


  


  柱间也想要给自己的妻子与弟弟一个微笑,却不知为何,一滴泪很快从眼角划过,流进发鬓里。


  


  【啪——】


  


  ——沉寂了许久的心脏终于跳动起来。


  


  “尼桑。”


  


  目送着满脸泪水哭的样子蠢得不行的火影一路离开,宇智波斑忽然听见背后传来泉奈的声音。


  


  ——一时间闲置已久的五脏六腑开始干涩的运行。


  


  仍然是死去时少年模样的宇智波泉奈对着自己的兄长极其温柔地笑了起来,眼底仿佛有着亿万星光。宇智波斑睁大眼睛一瞬不错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他知道着大概是最后一面了。


  


  “不只是那个笨蛋,你也不能停留在这儿。”泉奈笑得一如既往,“虽然不想承认,但也是多亏了那个笨蛋,之前怎么都叫不醒你,睡了那么久,太懒了啊,居然丢下这么多的事情来我这儿偷懒。”


  


  “下次见面,我要吃好多豆皮寿司!”


  


  ——肺部开始工作,胸膛开始有起伏,低低的喘气声回响在地下室里。


  


  “泉奈。”宇智波斑站在一小块虚无里,静静看着泉奈消失。


  


  “那么,快点离开吧,我们这些弟弟,就是从小时候开始,哪怕是只看着你们的背影,把我们远远甩在身后,我们也会非常开心,”泉奈的身影已经开始模糊,伴随着梦境的醒来,和四周的环境一起崩坏,然而他的话语却非常坚定有力:


  


  “继续往前行吧,继续奔跑,千万不要回头。过去的回忆就算再美丽,可还是不能丢下一切固步自封。哪怕是未来再痛苦,哪怕是泪水怎么也擦不干净,哪怕是被记忆死死拉住脚步,你也要咬紧牙关前行……因为希望,永远都是在前方,说不定,未来还会出现值得保护的人,值得珍惜的事物。”


  


  “再见,尼桑。”


  


  声音逐渐远去,伴随着泉奈的消失,梦境轰然倒塌。


  


  ——死去的瞳孔泛起光泽,伊邪纳岐扭转的现实终于到达。


  


  宇智波斑直起身子,轻轻摸了一下左眼。然后翻转手心,贴上左胸的伤口,心脏在生机勃勃地跳动着。


  


  我……醒来了啊。



评论

热度(70)

  1. 艾丽丝十八里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