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楼诚/台丽/风镜】【疯狂动物城半AU】疯狂巴黎

世界第一的小公举殿下:

*所有文目录


*可看做《疯狂上海滩》续篇


*强行挽尊:虽然ooc到飞起,但我认为这是主角们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的自然状态!




1.拍全家福。


蜂天风:全世界都在针对我的美丽。




2.某天,狮子楼和蜂天风吵架。


狮子楼:“你咋不上天呢?!”


蜂天风“嗖”地不见了。




3.蜂天风和狮子镜结婚第一年的春节,豹子台前去讨红包。


蜂天风慷慨地赏了他一脑门。




4.猫诚和豹子台小的时候,在上海,明家总会出现这样一幕:闯了祸的猫诚和豹子台被狮子镜追得满屋乱窜,最后跑进狮子楼的书房。


狮子楼懒洋洋地睁开眼睛,伸出左爪把猫诚拨拉到自己的肚皮底下藏好,再伸出右爪把豹子台死死按住,最后才喊狮子镜:“大姐,明台在这儿呢。”


狮子镜进来,一起按住豹子台,四处找猫诚:“阿诚呢?”


狮子楼:“没看见。”


战后在巴黎,明家还是总会出现这样一幕:闯了祸的猫诚和豹子台被狮子镜追得满屋乱窜,最后跑进狮子楼的书房。


豹子台得意:阿诚哥现在长大了,你没法藏他了吧,哼哼哼。


结果狮子楼懒洋洋地睁开眼睛,伸出左爪把猫诚拨拉到自己的肚皮底下藏好,再伸出右爪把豹子台死死按住,最后才喊狮子镜:“大姐,明台在这儿呢。”


狮子镜进来,一起按住豹子台,四处找猫诚:“阿诚呢?”


狮子楼:“没看见。”


可怜的豹子台只记得猫诚长大了,却忘了少年狮子楼已经变成中年狮子木楼。




5.猫诚在 @清月疏钟 的怂恿下,趁着狮子楼午睡,用红头绳把狮子楼的鬃毛编了好几十个小辫子。


狮子楼醒过来,大发雷霆,遂把猫诚绑在床上,自己坐在旁边,慢悠悠地晃悠一个毛球球。


猫诚圆溜溜的大眼睛跟着毛球球晃悠的方向来回转,爪子痒得不行却因为被绑着无法动弹,整只猫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喵——!!!”




6.猫诚敏感的猫鼻子不喜欢花,可怜的蜂天风便被狮子镜勒令如果眼馋新鲜的花粉,必须出门吃。


某天,蜂天风出门觅食后一时高兴,忘记把身上沾的花粉清理干净就回家了,迎面撞上猫诚。


蜂天风虽然疯,但是只要狮子楼不在,他对猫诚还是很友好的:“对不——啊!”


猫诚看着被自己一个喷嚏喷到地上,摔得头晕眼花的蜂天风,乐呵呵地回答:“没关系。”




7.阳光明媚,巴黎的下午一直如此慵懒。


狮子楼伸出爪子把猫诚拨拉到面前,舔毛。


豹子台有样学样地伸出爪子把兔曼丽拨拉到面前,舔毛。


狮子镜也有样学样地伸出爪子把蜂天风拨拉到面前。


蜂天风,骨折入院。




8.狮子镜怀念小时候的明台,和蜂天风商量了一番,领养了一只小豹子当儿子,取名王珏。


狮子镜慈爱地看着豹子珏:“以后我就是你妈妈啦。”


豹子珏很开心:“妈妈!”一边说,一边不耐烦地伸爪把围在自己身边来回乱飞的一只蜂拍到地上,“那爸爸呢?”


房间里陷入诡异的沉默,好半天狮子镜才回答:“在你爪子下面。”


蜂天风,年内再次骨折入院。




9.猫诚虽然不吃老鼠,但是骨子里对这类生物还是有着难以言说的执着,于是和狮子楼领养了一只仓鼠当儿子,取名明凡。


仓鼠凡来之前,狮子楼做了一个跑轮,还没做好就发现多了好多不明来源的牙印。


“阿诚?”


猫诚左爪踩右爪按了按,又换过来,右爪踩左爪按了按,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咪!”


仓鼠凡来了以后,他跑转轮,他的猫爸爸在旁边玩猫爬架。




10.豹子台和兔曼丽领养了一只跟小时候的狮子楼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狮子当儿子,取名明阑。


豹子台每天都给狮子阑舔毛:“爸爸爱你!”


豹子台搬到了蜂天风隔壁病房。




—完—

评论

热度(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