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楼诚/台丽/风镜】【疯狂动物城半AU】疯狂上海滩

世界第一的小公举殿下:

*所有文目录


*时间线混乱,主要情节不全,只是段子集。拆狐兔cp。ooc有,bug有,私设有。




1.有一天,狮子镜在街上捡了一只小豹子回家,她一边给豹子台舔毛一边告诉狮子楼:“既然他跟咱们长得这么像,以后就是咱们的弟弟了。”狮子楼点头。


过了几天,狮子楼有样学样地在街上捡了一只小奶猫回家,他一边给猫诚舔毛一边告诉狮子镜:“既然他跟咱们长得这么像,以后就是咱们的弟弟了。”狮子镜欣慰。


又过了很多年,豹子台也有样学样地从军校捡了一只小白兔回家,他一边给兔曼丽舔毛一边告诉狮子镜和狮子楼:“既然她跟咱们长得这么像,以后就是你们的弟媳了。”


狮子镜&狮子楼:明·睁着眼睛说瞎话·台,你的生物课学的,very very good。




2.猫诚在厕所杀人,狮子楼在餐厅撩妹。


狮子楼看着那个把自己的玫瑰花一口吃掉还满脸无辜的山羊妹子,欲哭无泪:妹砸你知道我老婆赚钱给我买花玩有多不容易吗?


水獭萌萌呲着大板牙乱入:我知道。




3.狮子楼拜访完狐狸芙蕖,坐在车子后座说:“阿诚啊,经过这些年的历练,你真是长大了,我本来还担心你看见我和汪曼春在一起会炸毛呢。”


最爱干净的猫诚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没有任何一只正常的猫能够在满天狐臭里想起吃醋这回事吧。




4.汪家宴会,狮子镜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实力碾压狐狸曼春:“我明家可是猫科动物之家!”


狮子楼甩尾巴,猫诚“喵”了一声。


明家餐厅,狮子镜温柔和蔼地看着兔曼丽:“好孩子,我早就受够了这些傲娇的猫科动物了!”


狮子楼,猫诚,豹子台集体耷拉耳朵。




5.被蜂天风蛰后晕过去的豹子台睁开眼睛就被蜂天风用翅膀狂抽:“让你瞧不起个头小的!在军校,我会教你什么才是强者!”


由于蜂天风的翅膀太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的豹子台无语。




6.豹子台坐在窗台上看书,兔曼丽坐在床上绣花。


好动的豹子台没一会就坐不住了:“于曼丽,我可以给你舔毛吗?”




7.“……否则,我将解除你的一切职务。”


“是。”


狮子楼与猫诚互瞪了一会,狮子楼伸出爪子,把猫诚拨拉到自己的肚子底下。




8.豹子台和兔曼丽第一次出任务是在冰川区,兔曼丽以前没去过冰川区,回来以后还是冷得瑟瑟发抖。


豹子台歪头看了一会,伸出爪子,把兔曼丽拨拉到自己的肚子底下。




9.狮子楼喝了口酒,点评猫诚的画:“……弱了点。不如你小时候画的。”


猫诚瞪大圆溜溜的眼睛:“怎么可能!难不成我还退步了?”


狮子楼想起自己偷偷藏起来的那副画,笑而不语。


走路还摇摇晃晃的小奶猫,爪子上沾满颜料,在画布上跌跌撞撞地留下爪印。


嘿嘿嘿。




10.熊小丸子试图挖墙脚。


狮子楼威严地甩着自己的鬃毛:“阿诚来到我明家的时候,还是一个能藏在我鬃毛里的小奶猫,就算他现在长大了,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




11.樱花号行动,树懒惠子小姐在登上火车之前,被检查身份。


她用了一分钟眨眼睛。


用了两分钟张开嘴唇。


用了三分钟说出第一个字。


“我……”


豹子台看在他们同在抗日统一战线的份上,收回了利爪,开始打电话:“于曼丽,待命!”




12.除夕夜,狮子镜发现了豹子台爪子上被蜂蛰过的伤疤,意外地没有多唠叨,只是叹了口气:“这讨厌的毒蜂。”


豹子台,兔曼丽悚然一惊。


狮子楼,猫诚深谙内情,默然无语。




13.狼桂姨回来了。


猫诚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拼命呲牙甩尾巴示威:“在这个家里,我就是个仆人嘛。”


狮子楼把他拨拉过来,一下一下地舔他头顶的毛:“胡说!谁拿你当仆人了!”


猫诚熄了火气,恹恹地往狮子楼的肚皮底下钻:“其实我是相信她有精神病的。”


这狼要是没病,怎么会别人不告诉她,她就意识不到自己一只狼,是不可能生出一只猫的呢?




14.水獭萌萌告诉猫诚“孤狼”的存在,狮子楼和猫诚迅速确定了此人就是狼桂姨。


狮子楼无语:“这代号起的真不走心。”


猫诚深以为然。




15.狮子楼和猫诚计划以毒蜂为诱饵干掉熊小丸子。


“大哥,南田洋子为什么这么恨王天风?”


“我听说她年轻的时候喜欢吃蜂蜜。”




16.刺杀熊小丸子任务完成后,代号“毒豹”的豹子台感觉自己受到了深深的欺骗:“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毒蜂是蜂,毒豹是豹,毒蛇是狮子?!


尾巴都比“毒蛇”粗的狮子楼不屑地哼了一声,转头去给猫诚舔毛了。


都说了军统没前途。




17.狮子楼和蜂天风会面,蜂天风气得满屋子乱飞,还不停地嗡嗡。


猫诚站在门外,忍啊忍的,还是没忍住,一把推开大门,蹦跶着挥舞爪子追逐蜂天风。


“真好玩喵!”




18.豹子台和兔曼丽订婚宴的第二天,于曼丽笑容满面地接过树懒惠子小姐送来的礼物:“谢谢。”


祝福语说了一天一夜的树懒惠子小姐点……了……点……头……说……:“不……客……气……”




19.水鼬藤田找来狮子楼谈话。


狮子楼:“您等我戴一下眼镜。”


水鼬藤田:长得小怪我咯?!




20.“为什么,你的秘书明先生,会说汪曼春最想杀的人是他?”


“阿诚小的时候,有一次我带他一起去和汪曼春约会,没一会我就习惯性地给阿诚舔毛……汪曼春就不太高兴,可是狐狸啊,你懂的。”


我懂我懂,狐臭嘛。水鼬藤田点了点头,又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为什么明楼和汪曼春约会还得带着明诚?




21.猫诚一爪子挠死了狼桂姨。


让你瞧不起猫。




22.战后,巴黎。


蜂天风开启嘲讽技能:“别总把阿诚放你肚皮底下,我真担心哪天你会压死他!”


狮子楼看了看虽然体型娇小,但好歹也是只狮子的自家大姐,再看看虽然体型巨大,但怎么着也就是只蜂的姐夫——当然,他是不想承认的,不屑地哼了一声,把猫诚从自己肚皮底下捞出来,舔毛。




—完—

评论

热度(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