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

只想安安静静地自己屯文看。
自留转载屯文地,请把喜欢和评论送给原作太太。

《慕容白×心魔·灵柩长埋深谷底》

吧唧一声菠萝就掉了:




我是万万粉丝,我是马天宇粉丝,西游篇是个烂片,慕容白×心魔,马天宇水仙。
雷点已放,请注意避雷。


——————————————————


00.


有镇妖者,复姓慕容,承祖辈遗志,自幼修习法术,守一方平安,镇民无不敬之爱之。慕容白才武而面美,飘如游云,矫若惊龙,不似世中人。
慕容白本性娴静少言,不慕荣利,以降妖伏魔为志。才虽美,不敢以自骄;善未至,不敢以自怠。然天妒英才,身负短命之谶,又使邪魔扰其心智,慕容虽志坚,卒为其所惑,判若两人矣。



01.



心魔其实是个话唠。
除了慕容白自然是没人知道这一点的。
慕容白在阴阳阵修炼的时候,心魔就仰面躺在水里,墨一样的长发和墨绿袍子浮在水面,有一搭没一搭的逗着慕容白说话。
“我听那些村夫说你今天又赶跑一个妖怪?”
“你出去了?”
水面一荡,心魔踏水而坐。他青铜覆面,长长的黑发垂在水里,露出一双眼睛和精巧的下颚与慕容白竟是一般模样。心魔撑着脸,邪气的勾唇一笑:“没有,有两个女子今天来找你了,叽叽喳喳的声音在洞内也听得到。”他看着慕容白脸色有些不好,“你受伤了?”
慕容白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清俊的眉眼微敛:“只是小伤而已。”
“你这么拼命干什么?去守护一群比你还长寿的人。”心魔讥笑道。
慕容白看着他,有些怅然:“你因我的执念而生,我想要什么你自然知道,只是我慕容一族世世代代守护这里,这是我的责任。”
“责任!责任!全都是狗屁!”心魔勃然大怒,阴阵中水花激荡,绿袍无风自扬,他像风似的掠到慕容白身边,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你就甘愿为了他们牺牲你本来就不多的寿命?!”
掐住他脖颈的这只手苍白,骨节分明,上面纵横着暗红的血痕。
慕容白脸色有些泛红,他突然笑了笑:“我从没想到,第一个关心我的居然是自己的心魔。”
所有人都说他是大英雄,是村子的守护神,可没人知道慕容白也会受伤。
慕容白抬手一抚,心魔的手便轻飘飘的落下去了:“放心吧,我会尽力活下去的。”
“……”心魔微微瞪大了眼睛,随即化成一缕青烟,只留下声音,“谁会管你死活!”
怎么听都有些气急败坏。
慕容白微微一笑。



02.



心魔说的最多的话无非还是“炼化生灵、肉身成圣、长身不老”这种话。
慕容白坐在桌案前,翻阅家族留下来的书籍,心魔趴在他身边,兴致勃勃:“我教你怎么炼化生灵!”
慕容白翻过一页书:“李婶送了我一条鲫鱼,今晚做鱼汤怎么样?”
心魔歪头,青丝铺在桌面上:“我想吃红烧的。”
“行,那就红烧吧。”
反应过来的心魔怒气冲冲:“慕容白!难道你不想长生不老吗?!”
慕容白把他的头发从书页上撇开,轻描淡写的问:“你今天洗头发没有?”
心魔一怔:“啊?……没、没有啊。”
“来,我先给你洗头发再去做饭。”
“……哦。”



03.



慕容白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和心魔和睦相处的。
他盘腿坐在阴阳阵的阳阵里修炼,心魔就坐在阴阵里看着慕容白。
“慕容白,我今天看了你们家留下来的古书。”
慕容白神色不变:“看完了记得放好。”
“我还知道了你们慕容家降妖除魔的绝招。”
“哦?”慕容白听到这句话倒有些好奇了,他睁开眼看着心魔,“是什么?”
心魔墨绿色的眼眸有些狡黠:“说学逗唱。”
慕容白:“……”
片刻,温润的公子闭上眼,闪身出了阴阳阵,伸手捏了个诀:“胡说八道,你今天就在阵里待一天。”
阴阳阵里金光一闪把阵中的心魔禁锢住,心魔大怒:“慕容白你就是恼羞成怒了!”
正要出去的慕容白听到他的话转过身来,认真的反驳:“我没有。”
第二天的心魔砸了半个洞府。



04.




慕容白日常任务就是在镇上有妖怪时及时出手将其赶走,然后回家。
男神的一举一动都牵挂着小粉丝的心,头上顶着仙人掌的姑娘有些娇羞的朝他抛媚眼:“慕容公子这么急着回去干什么?”
慕容白下意识的往后一退,板着脸,惜字如金:“家里有事。”
“公子又没有夫人,哪有什么事啊~”
慕容白看着她,忍住了想笑的冲动:“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咣当”是少女心破碎的声音。
慕容白回了洞府的时候想到那姑娘目瞪口呆的样子还是有些想笑。
心魔看他的样子有些不满:“你这是见到心上人了,怎么这么高兴?”
慕容白一本正经:“是啊。”
“你有心上人了?”心魔在青铜面具下的表情有些狰狞,“我怎么不知道?”
他的绿袍隐隐有了雾化的趋势,脚下一片黑气萦绕。
慕容白站在他面前,握住他宽大绿袍下苍白冰凉的手掌温声道:“你知道是谁。”
黑气蓦然散去,心魔怔怔的看着他,半晌,他突然化成一缕黑烟一头栽进阴阳池里。
慕容白蹲在池边:“你害羞了?”
“闭嘴!”




05.




有时候慕容白会想,就这样也挺不错的,心魔陪着他,然后他会在自己最美好的时间死去。他不会娶妻,慕容族的诅咒,到他这里就可以了。
但这样的想法总会被心魔咬牙切齿的讽刺为不思进取。
“你知道我不会滥杀无辜的。”慕容白有些无奈道。
心魔揪着他的衣领,白色的长衫被紧紧的抓住褶皱来:“我帮你杀!”
他们的目光相对,那双墨绿色的眼眸里有水光闪烁,心魔面上的青铜微动:“这些人我帮你杀,我帮你长生不老!只要你愿意!”
慕容白看着他的心魔,手里白色流光的斩魔剑铮铮作响,他抿着嘴唇,淡然道:“我不愿意。”
“慕容白!!”心魔几乎要强行攻破他的神智,占领躯体。
慕容白握紧了斩魔剑。
“你要杀我?”心魔笑了,表情诡谲。
慕容白沉默,他看着心魔疯癫又绝望的样子,叹息一声丢开了斩魔剑,吻上了对方青黑却柔软的嘴唇。



06.



被剥去墨绿长袍的时候心魔没有挣扎,被压在阴阳池边的时候心魔也没有挣扎,只有那两根修长的手指刺进隐秘的时候他才咬着衣角哼了一声。
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占有慕容白,却不曾想到头来居然以这种方式被对方占有了。
他大概会成为心魔历史上的耻辱。
慕容白的嘴唇温柔的落在他苍白的背脊上,温暖着冰凉的肌肤。心魔没有体温,只是被慕容白顶的狠了,腰上和肩头脖颈都会染上红色。
慕容白捏着他的下巴,俯身去细细亲吻心魔脸上的青铜面具,最后还是辗转到了唇上,心魔对情爱懵懂,只能被他的唇舌带着走,发出类似啜泣的呜咽。
直到被刺中那一点的时候,心魔几乎要忍不住化成黑烟消失,羞耻和欲望来的过于强烈。把他抛来抛去,却只能蜷缩在慕容白怀里,像是融化的春水。
慕容白咬着他的耳朵,牙齿轻柔的磨着耳垂。
“我不会杀你的。”




07.



那天后,心魔好几天都没出现,有可能是恼羞成怒,也有可能是“养伤”去了。
心魔不想出来,慕容白也拿他没办法,只好随他去了。
镇上来了虎妖,慕容白本来游刃有余,却因为诅咒之力突然发作,被虎妖反击了个措手不及。虎妖逃走后,他背对着村民们指指点点的目光,强作镇定的回了洞府。刚踏进洞府一步,支撑他的力道陡然消失,慕容白闷哼一声朝地上倒去。
一个冰冷的怀抱接住了他。
那个墨绿色的黑影说:“慕容白,你真是愚不可及。”
慕容白醒后发现胸口上被虎妖抓出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
心魔却不见踪影。



08.



等到慕容白知道心魔要干什么的时候已经为时太晚。
他站在祭坛前,紫金葫芦悬在半空,镇上的村民都被他抓了起来,用惊恐的目光看着这位怪异的“慕容大侠”。
慕容白手持长剑,他注视着心魔的背影沉声道:“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心魔闻言转头,眼中癫狂如潮水褪去,他笑着朝慕容白招手:“到我这儿来,我同你长生不老。”
慕容白闭上眼睛,心魔坐在阴阳阵中看他修炼,心魔趴在他桌案边打扰他读书,心魔微微颤抖的蝴蝶骨……
他举起斩魔剑:“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孽障!”
心魔的表情突然变得狠戾:“慕容白,我在帮你!你会死的!”
慕容白伸手揽住他,斩妖除魔的长剑飞至半空:“死这么多人换我一个吗?”
心魔已然化型,又被慕容白用法诀顶住动弹不得,他厉声道:“值得!”
“别傻了,”慕容白惨然一笑,村民们恐惧的眼光看着他,他在心魔耳边说,“对不起。”


“纵横荡魔邪”


“一剑斩群妖”




09.


剑阵已过。
心魔因执念而来,不生不死,不亡不灭,要想彻底消灭,只有执念的主人一同身死。
慕容白曾想,为了心魔,他也要努力活下去。
可到底也是没办到。
灰飞烟灭的那一刻,心魔放弃了所有挣扎,他脸上的青铜花纹褪去,露出一张和慕容白一模一样的温润面孔。
他抱着慕容白,低声笑了:“好,既然你不想活着,我们就一起死。”
真拿你没办法,那么就同生同死吧。




10.


这里什么都没有了。
阴阳池里的水早已干涸,桌案上布满灰尘,书架上的书被虫子吃的只剩书皮。
没人再提起慕容大侠,就好像他从来不存在一样,也不会有人知道,他愿意为了一个魔而活下去,但最终还是因为更多的人而死去了。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评论

热度(110)